长夢集2014

巍L2014-7-31
Share:

1wG8764da.jpg

夢(245)胖金鱼

2014-02-10 10:56:09

夏季的午后,炎热,昏昏欲睡。

家里有几条金鱼养在洗衣机里,可怜兮兮。

两条红白色的,一条蓝白色的。色泽含混,食欲不振。

我说这可怎么办呢。想到后院有个小池子,琢磨着去看看情况。

水还挺清澈,阳光很好。看到水底角落里隐约有一条红色大脑袋胖乎乎金鱼。于是就跟着去寻它。

一直绕出了水池它还在游,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胖胖圆圆的女孩子,冲着我乐。我急忙跑过去和她聊天。问她住在水池里感觉好不好。她说她自由自在很快乐。

我说起我家里的鱼,请求她同意我有时候也放进水池里住一阵。她却未置可否。

但她看来很喜欢我,挽着我的手臂,带着我往后山溜达,一边有说有笑。她说她从来没遇到一个人能让她自由转换的。但是她在我面前毫不紧张。

回家的路上路过一段无人走廊,她纵身一跃变回一条巨型大红胖金鱼,往前摆尾游去,惊艳无比。

后来我们一起去见一个作家,那个作家说,鱼和鱼之间的关系是需要距离感的,他们很沉默很少互相说话,因为他们的语言只为战斗而生。所以平日的交流方式及其少也及其难学到。

夢(246)H

2014-02-15 11:37:08

我是一个健硕高大的光头黑人。花了许多年时间潜伏在一个印第安血统的白人H身边。H是一个职业杀手,神枪手。我接近他,做他的朋友,取得他的信任。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今天我备好一把手枪在大楼外部中段的一个小凹槽里。午夜我依旧从露台往下爬玩自己的游戏,H在相邻的另一个露台上喝啤酒看书。

我拿了枪爬回露台,犹豫再三还是举起了枪。当我把枪口对准他的时候,我再次犹豫了。

我看到他转头过来,双眼如同利剑般静静刺向我。

我终于还是开枪了,但是并未击中。他的双眼竟然一眨不眨。

我感觉到有些手脚瘫软,再瞄准,再开枪,仍然不中。接着又是两枪,但是要扣动扳机都越发困难。

我终于承认自己失败了,于是开始逃走。我从大楼外部迅速下滑,我知道这时候H正在从露台另一头飞奔过来。我刚到地面,他也到了露台边缘。我看到他举起枪,我无处藏身,只能任由子弹飞来。

最后我看见的夜晚的星空,还有身边经过的一个瘦厨子。厨子倒地死了,但我没有。H的子弹穿过我的肚脐,连续两发钻到了我的肚子里。

我转头往山下的父母家爬去,来开门的是父亲,他刚洗完澡裹在浴袍里。

他拿了我的枪转身扔进一口锅里,放满水烧开。又去关紧前门和窗户。但是后院的门他却敞开着,只整理了一下窗帘。

这时H已经推开了后院的门。父亲对他说,你看我手里的遥控器,我随时可以杀了你,但是我需要和你谈谈。母亲在一旁,说,是的,我也有同样的伤痕在肚子上,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夢(247)疯女人

2014-02-28 18:54:00

我回老家去。路上分别遇到两个女人。她们都揪着我不放。说她们和自己的情人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都在场。后来那些男人都离她们而去。最后她们就都变得有点疯疯癫癫的了。

我说这个不关我的事,你们去找那个地方,你们遇到他们都在相同的地方,也许是那个地方的问题。

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找那个地方。

路上有墨绿色的木头片搭起来的台阶,还有一辆自行车从我们身旁飞下楼去,轻盈着地。

其中一个女人带我路过她自己的房间就进去休息。被子里都塞满了小石子,晃一晃就唏唏嗦嗦的响。

我抖一抖,觉得小石子里面藏着什么东西,翻出来一看,竟然是两片人的肩胛骨。忽然觉得后背发毛,这女人是杀了那男人取了他骨头盖着睡觉吗?肩胛骨莫非被她幻觉成了那男人的肩膀?

我却没有逃,拿着骨头去问她。她说那是她上医学院的时候解剖课完了以后留下来了,据说是一对老夫妻的。我听完竟然就放心了。

夢(248)恩仇记

2014-03-24 12:08:31

我从小在家族里就是一个有点沉默疏离的男孩。当时家道还好。家族里的人也就任由着我这脾气。

隔房有两个小表妹那时候经常来我这缠着我玩。她们当时非常小,只有小猫般大小,喜欢卧在我身上睡觉。我很喜欢其中一个z,喜欢抚她头发,和她打闹。

成年以后我的脾气也没什么变化,但是家道中落,使我们这一房和其他族人更加疏远。小表妹们也长大了,很少再被允许出门。

最近天阴沉沉的。不祥之兆。家族里有一些丑闻正在被传开。

这天我被带去深宅里。是z的母亲,一个浓艳肥胖的女人。z站在一旁,身怀六甲,低头一声不吭。原来他们早先想把她许给一个公子,但是这公子又花心又犯了大事,被拿进了局子里。族里人就慌了,才想起我来。就和z商量说,当时你们俩不是亲梅竹马情投意合的吗,现在我们准了,成全你们。虽然我的确一直爱z,但是我父亲和他们家里后来有一些恩怨,搞得我们也只能两不相见。而如今这般景象真是五味杂陈。

此时z的母亲说,不过你得付出点代价,你选一个自己的脚趾头,我得留下。

夢(249)温凌烟囱展

2014-04-01 11:37:29

去看烟囱和温凌的展。遇到烟囱和温凌。

我跟烟囱说:嘿,我喜欢这一面墙的白色,好美。烟囱说,我喜欢中间的煎饼车和上面吊顶下来的这张作品。光说,我喜欢窗户边上这一张。

我又去问温凌:温凌,你为什么要画这个羊角的人,它看起来好悲伤。温凌说,你没发现我每次画他的头的时候都用了磨砂的铅灰色吗?我看看,那些铅灰色的头明明是温凌自己。温凌又说,你看左上角那一张,只有他的脸是扁平的。我仔细看看,那张脸也是温凌自己。我说,我只看到侧面的光,脸都在暗部里,身体是扁平的。温凌说,那是因为他的灵魂是扁平的。

这时候烟囱拿着一张纸过来,说:还是来帮我们看看这个胡子大王拿过来的一个孩子的梦吧,我们一直不能解。我说,好呀。

我接过那张纸,纸上画着一套在奔跑的又被压平的西装。傍边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些字,每一句有一半是中文有一半是英文:“。。。tell me,。。。突啊突。。。”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无数长脚的月亮在一片旷野上和什么对弈的场景。

夢(250)俄国将军

2014-04-07 10:20:25

战争时期。一位高大瘦削的俄国将军因为负伤被送去疗养。疗养院建在一座山上,与世隔绝。刚到的时候护士分发给他几块蛋糕,他把蛋糕放进了冰箱里封存起来。

等他好起来以后他推门出去散步。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座皇宫的后院。高层有一座广场,住满了绝色女人。她们身着希腊时期的白色衣袍,走路非常轻。维持一种在梦里才有的稳定姿态。但是楼下开始有人策反。传到楼上的时候女人们还以为是谁生了四个小王子。

生活了一段时间,将军觉得这个地方太安逸无趣,只有些小打小闹,想回到战场上去。也开始思念家乡。他告别三宫六院的生活,乘了飞机回去。他的母亲来接他,是个肥硕肮脏的卷发女人,只拥抱了他一下就说自己要去另外的地方旅行,就把他落在机场自己赶飞机走了。

将军走出海关看见硝烟弥漫,战场又回来了,到处充满血腥的场面。有个胖肚子士兵在与海关道别,肚子已经被被炸开一半,后面跟着个高个子的一只眼睛已经没有了。将军忽然觉得不寒而栗,再也无法迈前一步。但从前那座疗养院是在他的一个梦里,当他醒来就再也不能回去。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店,手里还拿着他刚去那的时候女人们分发给他的芒果蛋糕,惶惶坐在一张床上,双手颤栗。他一边打开蛋糕包装,一边嘴里说:我才是这部电影的唯一主角。

这时候镜头切换,平移到一张床的侧面。一个女人从梦里醒来,她是这部电影的编剧,导演,同时是一位玩偶艺术家和修女。电影显然来自她的一个梦。结束。黑屏。字幕缓慢爬上。

我在电视机旁慌忙要把dvd取出来。我心里想,这太可怕了,我不要做艺术了,我要过普通人的生活。

夢(251)婚礼

2014-05-26 11:44:29

 婚纱其实不太象,只是一条有点普通的白色裙子。身后是腰带系成的蝴蝶结,下摆有点蕾丝。

亲戚们挤满了整栋楼,等着开饭。这时候小妹跑过来悄悄跟女孩说,W来了。女孩转身便看见他,没怎么变,还是很高很瘦很帅气。只是多了个女人和孩子在身边。女孩心里忽然就有点酸楚。想起来她曾经在梦里和他在一起过的场景。他们并不合适。

在那个梦里,他花光积蓄,千里迢迢来她的学校找她,和她住在宿舍的上铺。外面寒风萧瑟,冬雨连绵。客厅里有人在弹钢琴,没有灯,只有昏暗的月光。他们蜷缩在一起,他的身体有点太大了,险些把她挤下去。哎,任何地方都不合适,他吻她的时候她也不喜欢他的嘴唇。甚至他过长的手臂,也让她无法适应。还有这糟糕的天气,无论他怎么握着她的手,她都只能感觉到彻骨的寒冷,甚至能从手心里滴出冰水来。最后她醒来,恨透了那个梦。

而今天她看见他又觉得有些愧疚,因为当初他并不曾真的去到过她的梦里就被拒之门外了。现在他带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还来参加她的婚礼,真是有点让人揪心。

欢宴之后她凑过去和他礼貌道别,他送了她一本东西,她翻开来看,都是他的画,全是奇幻场景,轻纱一样的调子,有裸身的女孩在气泡里沉睡,还有些圆睁的眼睛,没有惊恐,只是充满失望和忧伤,背景都是柔软无尽的虚空。

女孩心里唏嘘不已,忍不住轻抚他的背,推他下楼出门。他的妻子是个短发齐耳的隐忍女人,儿子才3岁,蹦蹦跳跳的上蹿下跳。送到门口,女孩却不知道如何道别,只能转身默默的回去。

回到会场,只剩下女孩的父亲,催着她一起回家。这时候,我看见镜头拉长,整栋楼里布满了缤纷的艺术品,才恍然发现至始至终并未见到新郎。

夢(252)因

2014-06-08 12:56:06

 所有的城市都在策划逃离。洪水漫上来的时候正好是可以撤退的时候。各式各样的大船背脊上托着各种色彩的城市,在洪水里鱼贯而行。

我们是一团在野的黑色舰队,每个队员都有一架黑色坐骑。这坐骑有黑色的巨型翅膀,和狭长高大的船身。可以飞在空中,又可以浮在水上。

队长是个毁灭性的人物,带领着舰队在撤退的城市间穿行,遇到没有缝隙的时候就直接从大船中间破墙而出,弄得很多城市船毁人亡。

我和几个队友实在看不下去,便决定脱离组织,于是放弃了自己的船身装备,只保留翅膀,腾空而去。这时候,我的翅膀忽然变成了白色,驾驶舱外壳上出现了一个“因”字。

夢(253)X

2014-06-28 12:52:19

 一个白发老教授住在巨大的庄园里。我是他的仆人。

他每年春天都在等一件事情发生。却一直没能等到。

这年春天,一切都有些萧瑟。木质地板干净又冷清。

忽然间地板开始晃动。有东西在下面窜行。教授疾呼让我把外面的门关住。

最后终于堵住了那东西。

那是教授的儿子X。他曾经用他进行过秘密的实验。如今他的儿子是个会飞会隐身的人。但却无法进入社会生活,又似乎逃出家里很多年,这次终于回来见他父亲。

但是他们的谈话很不愉快。X冲出窗户飞走了。只剩下教授瘫坐在扶手椅上。

儿子飞出庄园。来到一座山脚下。山间拥簇着暗绿色植被和紫色雾气。他看到雾气间有个女人,黑衣黑裙,身材高挑,头发束成结,正在往山上走。他不禁悄悄跟在她后面。

到了半山腰忽然开始出现更多的人,男男女女,一起沉默而巨大犹如浪潮一般往山顶上涌。

到了山顶,所有人都同时脱去深重的衣服,女人们把男人搂在怀里,顿时漂浮起来,在空中此起彼伏的交欢。X也被涌动的人潮拉了进去,一个女人挽住他的脖子,脱掉他的衣服,把他拥进自己身体里。

夢(254)案

2014-07-13 09:42:25

 这个案子非常棘手,连警察局长都被开了。

这是梵蒂冈的事情,在世界上最高的人工山的山顶有一座世界上最高的塔楼。塔楼里最关键的东西丢了。但是梵蒂冈并不愿意透露详细的细节。

于是塔楼的每一层都安排了不同职业的人用自己的专长去查这件事。但是这件事安排下去以后,很多人都悄悄的逃走了。第一他们觉得没有希望,这件事不可能被查出来;第二他们看到这种层级关系下的一些腐败,害怕自己也被卷进去。

我由于开始并不知道内情,只是履行了个人职责,查到后来就牵扯到了下层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里有很多演员和道具。当我下去找他们的时候,发现其实他们早就把案子搁在一边,开始做自己的选角工作,很多演员被蒙在鼓里,还在卖力争取。我拉出其中一个管事的来问案子的事情。他说警察局长不是都被开了么,你得先去找他问问,我们这里管不了这么多了。

于是我便去找警察局长。局长显得有些憔悴,但还是正义凛然。他说我们得先去找到第一个逃走的人问问。

夢(255)白粥

2014-08-13 10:58:27

天空有点低,没有表情。

我拦了一辆出租,叫他带我去最近的地铁站。

转来转去司机却带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停在一个偏僻的货运火车站门口。

我说你瞎眼了吧,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司机把我拉进一个屋子,叫我有话好好说别嚷。

我仍然很生气,拿起一根鞭子抽他。这时我才看清他是一个长发瘦削的男人。他的衣服破了掉下来,背上胳膊上都是伤,反而让我更加生气。我一边抽一边说:打死你这个自虐狂!

发泄完以后我沮丧的走出屋子,想要回去。火车站外面停着一些黑车和一些马车。马车由巨大的淡蓝色或者淡黄色鹦鹉拖着,后面是一匹马。我想想还是决定步行往外走。冷静下来我又想到,这个司机其实和从前的我很像,为什么我不同情他呢?

 往回走的路并不顺利。开始记得只有一条狭窄的胡同,现在回去却生出了很多没见过的岔路。有时候还要从一些废弃的建筑里穿过,越来越像一个迷宫。还好所有极难分辩的叉口我都走对了,最后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那里我来的时候就记得,停着一辆黑白色的出租车,车窗上贴着一个奇怪的字,车里没有人。这里有两条岔路选择,我正在犹豫,来了一架红色的轿子。由一个侍女拖着,上面下来一个贵妇人。这女人穿金戴银,华丽又庄重,但背后透着股杀气。她笑嘻嘻的走过来,说道:恭喜你啊,你竟然能够忍受那么多诱惑,那么现在你已经可以做欲望的王母了。最后我们要为你沐浴更衣,再送你出去。

 我将信将疑,跟着她上了一个高塔,好像进入了一个梦里,梦里我见到我的一个女朋友,我高兴的和她抱在一起,说想和她一起去吃日本料理。梦境醒来我仍然在石梯上往上走,最后到了狭小塔顶,塔内有好几把软椅,地面铺着地毯,有侍女正在等我去换洗。

我被要求坐在地毯上,面对椅子。接着我被换上一套精美和服。有个女孩还给我一个黑色小面具,这面具还不到一个巴掌大,镶着黑色花边。我把它带到脑门儿上,她们还七七八八的帮我化妆。最后她们说好了,你把头仰起来靠在椅子上。

接着只觉得有个人在我脑子后面一敲,我就不省人事了。

侍女们开开心心揭开我的面具,面具底下是一碗白粥。我听见她们说:这样就好了,就不那么可怕了。

接着又听见她们冲着外面喊:小姐回来吃饭啦!

塔外的深渊底下是一条浅河,有人从河里沐浴起来,正是我梦里那个朋友。

夢(256)龙凤胎

2014-09-30 10:01:57

 一对年轻夫妻。妻子怀孕生下一对龙凤胎。伴随孩子的整个成长过程,妻子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对于她来说她只记住了非常少的几个片段,而其余时间里甚至连空白都没有,更没有留下任何其它记忆。

第一个片段是妻子去看刚生下来不久的孩子。是女方的父母在照顾。孩子们非常小只能抱在怀里,他们显得很开心,一直咯咯笑个不停。

第二个片段,丈夫和妻子同道去一所公寓,从一个阿姨手里接过孩子。似乎是每天如此。这时候孩子已经长大了一些,会听得懂也会说一些,女人叫孩子亲亲自己的脸,孩子很开心就一把抱上来,狠狠亲了一口,女人感动得快哭出来。他们把他们带回家,放在一张大床上。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样子。妻子说,似乎还是看不出来谁像谁,怎么起名字呢。

第三个片段,孩子们已经会跑了。女孩子开始变得漂亮聪明,男孩子很莽撞,在屋子里撞来撞去,经常摔倒。第一次他摔倒的时候年轻的母亲还去扶过一次,但后来觉得不对,便再也没有扶过。这时候年亲的母亲才想起来从来没有过和孩子们的合影,就叫了丈夫抱着两个孩子去天台上,天台上种着些花,不算繁茂。妻子选了个角度,还看看自己的小腹,好像身材已经恢复了。妻子想,大概可以告诉自己的朋友们,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第四个片段孩子们已经七八岁了。这天母亲发现男孩长得很快,头发卷卷的,已经和自己一样高了。女孩子还是个小公主的样子,但行事已经开始变沉稳了。所以她宣布自己从今天开始要有自己的生活了,要求孩子们自己来照顾自己。父亲开始和儿子讨论一些价钱,做饭洗碗打扫家务,一天能拿到一块钱。儿子很不高兴,说爸这怎么可能,我这零用钱随便一掏就是几百块呢。父亲说,所以挣钱是没那么容易。准备好以后,夫妻就出门了。丈夫还兴致勃勃的说怎么样我们去喝一杯吧!但是妻子看来并没有心情,她甚至情绪有点失控,想呆在孩子们身边和希望建立自己的生活两个方面开始拉扯她,所以我看到她一边大哭一边更快的跑起来。另一方面她也觉得很惶惑,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是有问题的,被压缩的。而此时是清醒了么,还是陷入了更加深的混沌中,不得而知。

夢(257)一次死亡或天堂

2014-10-15 09:30:56

 道路是红沉沉的,下着雨,一路往山上去。我和我的爱人一前一后走着,都一言不发。

当我回到毕业晚会彩排现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赶上了最后一个动作落地。

女孩子们散场出去的时候,一个老师去叫另一个男孩,悄悄跟他说,到时候有什么意外你去换上她。男孩子不太情愿,但是很骄傲的点头同意了。

场景转去了进场。大家都在忙慌慌换演出鞋子。我的爱人也在里面,他只出来跟我说,你想买什么先去买着。就进了旋转门。

所有的人都进了旋转门。门里是一座旋转舞台的宫殿,有无数个场景开始轮番上场。还有一整个摄制组在跟拍。他们把男孩女孩简单的分成一对一组,放进不同的场景,要求他们做爱,并且拍摄整个过程。还听见有些女孩嘴里说,还有这么多人来看么。而之前的彩排显然毫无用处。

我没能再找到我的爱人。但我决定独自逃走。

我出门换鞋的时候正看见工作人员在收走所有的鞋。我也没再找到我自己那双。于是我穿着舞鞋跑了出去。我心里问,我会死在这里么?一个声音回答我,会的。但我跑得更快起来,沿着峭壁下山。我又问,死亡可怕吗?那个声音说,可怕,但是你至少不会再被伤害。这时候后面的追兵已经赶来,有零星的箭开始撞在侧面悬崖上。没过几秒就有万箭飞来,我的胸腔似乎立刻插满了箭。但并没有太疼痛,只是慢慢虚弱下去,感觉到死亡来临。原来死亡是如此静默的。它什么也不是。最后我已经到了悬崖底下,那里有白雪轻托起我的头。我自由了。

穿过死亡我的灵魂也自由了。她重新在学校上空欢快醒来,越过宫殿大厅,那里有巨大的白石头和深色柏树在不停旋转;飞过楼道和围栏,又撞见升腾的云气和纷飞的鸟。整个世界都在我周围如海浪般翻腾。我的同学和爱人犹如背景上的配角,只在平常的来去生活。还有一首美妙的曲子一直回响在周围,我的心里充满自由,也升起无限眷恋和悲伤。我只感觉到我要离开了。

最后我告别这里下了山,穿过一些坚硬的建筑,再回到空中,最终消失在了世界里。

夢(258)毕业考试

2014-11-06 12:57:48

这是一次毕业考试。我一直在光着脚奔跑。

所有人要从一座庙里出去,最后回到家乡。出门的时候庙里正在装屋顶,很多人在抱怨屋顶太低挡住了光线。主持陪我们默默走过一条下山长廊,把我们送到门口。

 但起跑以后无人知道路径,只能一路跑一路问。

开始经过平原,有桥和浅绿水域。后来慢慢遇到山势起伏,有沙地和斜坡,不久大家就三五个的散掉了。

最后阶段我们这一组遇到了光滑的峭壁和各种巨型建筑结构。而峭壁如皮肤般有弹性,你能抓住表面借力而上,建筑结构有一处浅绿色环形很美,但是路面极其窄,又是一处死路,脚底下是万丈深渊,只能小心退回。

终点仿佛在一只佛手的指头上。只有半米宽,路面黑白交错,悬在半空中缓坡延伸向上,没有围栏。大群人在这时候也慢慢聚拢回来。但是已经远远被甩在后面。我忽然抛下争取的执念,只慢慢往前走。

最后拿了第三名的成绩。

夢(259G

2014-11-11 11:53:34

快毕业了,从宿舍去食堂吃饭。要了一碗粥。转过身看见G。只觉得心脏被什么击中,一阵眩晕,像在梦里无法相信。嘴里却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你还好吗?接着我们便一起走出去,牵起手,只觉得二十年前错过的感情又回来,亲切和信任从未改变。但是我和他此时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庭。我们走过一片海滩,看见一只海豹游过来,再转过一片沙丘,又看见一只河马,有人在给它洗澡。G忽然说,我们会什么时候结束呢?我说: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夢(260)冰川/飞船

2014-11-26 21:50:06

1.寻找栖居地的巨型飞船着陆在一个星球上。

这个星球上覆盖着几万米厚的透明冰川。冰川下面是汹涌的大海。没有生命迹象。

我的船舱离里面有几千米。并没有围栏。

这时候飞来一个男孩停在我床边。他使用魔幻的力量引诱我。我沉迷了一会儿,但又挣扎着醒过来。一脚踢翻了我和他纠缠的幻影,他们便从床沿坠落下去,跌进冰川和深处的大海。

这时候男孩的真身出现在床头。微微一笑。

2.电影首映。有一艘棉花和真丝制成的白色宇宙飞船从空中降落,飘过观众席。除了各种精致部件外,还有无数钉上去的玻璃眼睛。

我们在它路过身边的时候狠狠把它抱住亲了一口。

据说是电影在不同地方首映就会利用当地的材料制造一艘类似的飞船。

(完)

2,660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巍L's stories

  • 互联网时代的艺术创作

    策划/统筹 本刊记者 孙玉洁 高登科 文/本刊记者 孙玉洁 高登科 王可人1、移动互联网解决的是随时、随地,视频、影像等产生于传播的问题,艺术该如何面对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给艺术带来哪些...[Read more]

  • Waving

    新的一批染料从美国和日本辗转了好多地方,花了前前后后一年的时间,包括很多朋友的帮助,最后才全部收到。但效果色泽都尽如人意。今年的这批介于全手工绘画和孤品丝巾的作品,从iPad作品no writing里...[Read more]

  • 往事

    最近整理一些旧箱子,翻出来一些老画。好多大学时候的回忆。[Read more]

  • The Endless Conversation / 漫长的交谈

    第一个人1. A♧Flowers A及起初,一些女人围坐在一起聊天一个卷发男人走到她们身边与她们问好那卷发也像一朵花一样2. 2♠Solitude 所有的孤寂都因为一个外界的对象,一个读者我是那个读者...[Read more]

  • 2014TEDx 讲稿 《THE ENDLESS CONVERSATION》

    涟漪一.个人行为1.起因这个项目发生的原因,来自我本身语言和表达上的障碍。第一是现实所迫,由于工作的需要2013年初我开始学英文。任何事情的启动时期大概都是惊心动魄的。英文的学习带来一个新的世...[Read more]

  • 【这里有诗访谈] 画家巍:生活会变好

    2014-10-20 六回 这里有诗【这里有诗访谈]画家巍:生活会变好采访时间:2014年10月13日晚和10月15日晚 她在北京,我在大理她是画家巍,大概是我采访过的最美的一位艺术家。六回:正在看你...[Read more]

  • 《空杂志》活动

    非常感谢在上海的藏家,隐二和苍间老师发起的这个小活动,一个我的微型展览以及创作与收藏间的对谈。在如今这个日益自由的国度,大概每个人都能创造出一个世界来。去除画廊和拍卖行的运作评论家的引导和...[Read more]

  • 梦工坊&达衣岩

    把夢穿在身上和达衣岩的合作非常愉快!衣服都很美!撰写正文...[Read more]

  • 短夢集2013

    20130104 在今早的梦里。我困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盒子里。那是一个废弃的电话亭。时间早已封住了它的门,磨掉了它的窗框。只剩下光秃秃的水晶。盒子里,水一点点往上涨,已经快漫过我的头顶。水里是蔓延无...[Read more]

  • 长夢集2013

    夢(208)爱情2013-01-0115:53:33在一所高中。每天早晨大家都要做早操。操场里站满了人,包括看台上,台阶上,总之所有人都出来了。在这个学校里有一个传统。每到早操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会站在原...[Read more]

  • 金发女孩

    最近在整理文件的时候找到了2013年《金发女孩》的这个夢。2013-03-0412:21:42女孩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是在家族聚会的餐桌上。当时的家庭里已经有很多姐妹都有了孩子。但是对她来说仍然是个突兀...[Read more]

  • 短夢集2014

    20140104一座荒废的校舍,我和一群莽夫来这里暂住。而不久我便生出念头要逃出这个群体。过程中我发现这里同时还住着一些动物。它们告诉我如果要躲过莽夫们的搜寻必须随时保持内心的平静,任何悲伤或者暴...[Read more]

  • 世界模型研究所

    果壳办公室20142012年果壳体血(多重世界)展览桔子在我的展览上万有青年烩2012果壳办公室2012[Read more]

  • 漫长的交谈 /AN ENDLESS CONVERSATION

    自从去年十月开始的这个作品,到现在已经耗去了9个月的时间。首先这个作品由56张扑克组成54张+2张替补(无牌号);每张牌除了花色和牌号外,都有一个特殊的牌面图示,序号,和名字。另外会有一张特殊的...[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