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Share:

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新奇的科技成果,光怪陆离的社会观念,现实生活不断被虚拟网络取代……写实主义能做到的是否只有“坚守”二字? 这是一个知识更新与多元化的时代:抽象艺术,多媒体艺术,电脑游戏,cg艺术,……这些是否能纳入到古典写实主义坚实的审美体系中来? 这是一个思想风起云涌的时代:主义、观念、6、7、8、90后的异化……是否真正存在一个非此即彼的真理,而艺术的真理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需要用作品说话。我尝试用作品——《28星宿》系列去求证答案。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28星宿不是一个孤立的作品,28这个数字代表的一个系统,一个自成一体的世界,一个现实世界中抽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没有现实世界的工农兵学商官衙,只有像天人、阿修罗式的“非人”。他们有器械的身躯,有蝴蝶的翅膀,他们有人类的美貌或丑陋,却没有人类的肉体和性别。无从考证他们的是非观,伦理特征及价值判断。他们有着和我们相似的的脸庞和面部表情。只能通过对其面部表情的刻画使之与我们的心理产生一丝关联,而无需去歌颂或者评判。因此,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是单纯而又有趣的。他不是童话,不是寓言,只是我内心的放大镜。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于是在这个架空的世界里,我被允许自由地实现魔幻与科幻的交织,古典与未来的碰撞。我被允许以超现实的逻辑以浓缩作品的意境(如作品《奎木郎》中把美女头和船头重叠),我被允许给画中人两只右手(《房日兔》),我被允许用多条线索去隐喻,去提出问题(如作品《角木蛟》中的瓶中人体,头生奇花,蝴蝶剪花,叶生虫斑,花剪却是一把普通的王麻子剪刀),尽管我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我喜爱这种方式,尤其喜欢在不引人注意的细节中安排想法。就像英国作家戴维·洛奇在小说《小世界》中说:“借一个角色口中说出,对比史诗与悲剧,罗曼司有着不同的结构方式。他不止有一个高潮,而是有许多高潮。文本的愉悦一次接着一次。最伟大和最典型的罗曼司通常没有结局。”我想,在我的绘画中些许地印证了这个意思。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在这个架空的世界里,我被允许在写实色彩与设计色彩中自由转换;我被允许给画中人物设计服装;我被允许把cg艺术纳入到油画创作之中。我被允许用抽象绘画的方式处理背景。我被允许把背景处理成微生物和windows播放器中自由变换图形的结合体。我似乎正在触摸到时尚元素与古典技法融合的一种可能性。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在现实的世界里,一个哥们儿开玩笑道:“你的28星宿打不打得过变形金刚?”“不用打,变形金刚在星宿面前只是一堆废铁。”我说。“为什么?”朋友问。我说:“因为星宿是时间,是命运。在命运面前,任何力量和智慧都没辙!”在口舌之争中,我获得了阿Q式的精神胜利。 继续画我的28星宿。艺术最能令人着迷的特质——那种让我们彻底忘记现实的逃避主义。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刘治对其作品《28星宿》系列的艺术见解

5,272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刘治's stories

    • 刘治:独自重组世界

      最早接触刘治,是看到他的《二十八星宿》系列油画,在普遍追求油画异样化的时代,这些绘画容易招惹观众的眼睛,但我当时就似乎觉得“新奇”之后另有别的东西。这一系列的绘画将中国传统占星系统中的“星...[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