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崔彤是我回到上海老家认识的朋友。巧的是,我们都是哈师大美教系本科毕业,不同的是他又读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艺术硕士。经历也是不可小看,曾任黑龙江晨报记者、编辑,报道过很多不平凡事件,积累了厚重人生阅历,为日后创作打下了埋伏。研究生毕业后,又成为上海水墨缘工作室成员,后海派成员,在上海这个艺术希望之都,随运兴华,创作了很多国画作品,犹其近年父与子的系列作品,使他在强手林立的水墨城池嬴得了一席之地,溅起层层漪波。 

      在我记忆中,少女时代读卜劳恩的漫画集《父与子》,曾经被父子间稚气未泯的片断逗得失笑,也被父亲男孩气的表现与儿子同样男人间的较劲陷入沉思。沒想到,初次品读崔彤作品,就被击中软穴,思维固化,眼前出现了兄弟般的父与子,一个殷勤讨好而又故作冷漠,一个脆弱单纯而又拒绝指引,在成长的道路上,父子亦步亦趋,或分分合合,或暗自角力,或挑战不服,以及亲密涕流,麻花般纠结曲折,全在貌似平静中跃然宣纸之上,活灵活现,一幅幅看下来,先是默默颔首,继而沉思缄默,再其后喉间涌动,一股暖流欲出,泪含在泪腺强忍,怕流下被人看到。 是的,绘画无论是何方宗派,首先要唤起人的情绪,否则涉嫌无用之功,特别是牵动心柔的父子之情,因为古训男人有泪不轻弹,却把父子情抛出撩泪,这就是崔彤的不地道了。我吞下眼泪只能说:崔老师,真有你的,撩泪,你是一把刷子。 那么,再强忍泪水,看看崔彤的《父与子》作品吧。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某一天,家有儿子初长成。是男人,就要强劲?猛,坚强努力。父亲已不再年轻,为了给儿子做出表率,必须强压胆怯心颤,因为你是男人,是男人,就不知道何为胆怯,因为儿子在看着你,因为,他也要成为男人。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儿子,不怕,有爸爸在,再大的委屈也会消散;记住,男人的生命是个无底的巨洞,吞得下胯下之辱,也抖得掉兜头秽气。一路走下来,沟沟坎坎多得唻,侬晓得伐?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小时候,盛夏时节蜻蜓翩舞,蚱蜢四起,蟾蜍鼓噪蝌蚪寻游,骄阳似火热汗横流,无论怎样难捺,回首间,老爸在不远之处。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苍劲枯墨屏息划过,柳荫遮起少儿童年,儿子初晓人事,断难少莽撞不经世事,甚至做出不可谅解之错。如何化解,错成不错,却又记住错,却又错成高度,又长毫厘?父亲心头思量,儿子举棋难落,成长之痛创痕难却。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儿子齐肩,父亲背弯,儿子思春,父亲琢柳,荷尔蒙在男人身体徘徊,踱步壁前,难见天外。父亲的题,儿子的书,晦涩难解,甲骨难揣。这,就是男人的困惑吧?而父与子的难题,已然差之千里。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下雨天,我挖陷坑,你来掩饰;涨水后,我来捞鱼,你来倾水;抺泥糊墙,我来拎水,你来铲泥;做梦我护在你身边,盖棚我弯背让你踩上,苫上你的初怀。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不论多大男人,多小男孩,男人的世界男人懂,没有国界,也没有樊篱,有的,只是我们是同犯,你反省,我亦难过,你伤心,我也沉默,你落泪,我难掩呜咽,因为,我们是父子。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男人的世界,紧密而又疏离,疏离而又磁引。男人不交流,男人不倾诉,男人有时是雕像,是蜡人,因为,一旦柔软,就怕融化。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世上没有比男人更倔犟的性格,没有比男人更明确的领地,关于爱,关于性,关于观念,倔犟固执起来,牛又算得什么?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父与子,是谜一般的存在,像风像雾又像雨,时而父子,时而同犯,时而嫌犯时而间隙,不知说也不说,招也不招?同为男人,同犯错误,让它隔檐而断吧,只是记得回头,下得房来。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成长之痛,何曾不入髄。气极的拳脚,智穷的破骂,小儿的犯上,父亲的衰弱。在每一次窗霜退去,在每一回对镜刮须间,你就在身后,看到了,那一地须碴。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成长就在不经意间,我还茫然无觉,你却难已触及,只留下,我拥抱你的目光,和悄无声息的泪流。

从来是父与子共同成长

    常常忆起,此生父子,是上天的赏赐,几多欢笑,几缕美梦,几回难行,又几丝酸辛。几次哽咽,又几声轻唤:儿子一一爸爸,您,老了⋯⋯

3,823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2

1183****8897Rewarded󰂮9.80

4-10

2姜伟Rewarded󰂮6.00

4-1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张润萍厐振勇's stories

  • 庞振?简历

    1958年出生于内蒙古,1978年至1980年毕业于内蒙古扎兰屯师范学校美术专业,1980年至1988年在高中任教,1988年至19991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1991年至1994年在高中...[Read more]

  • 张润萍简历

    1960年10月生于上海。1980年毕业于内蒙古扎兰屯师范学校美术专业,1980年至1988年在中学任教,1988年至1991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系,1991年至1994年在中学任教,199...[Read more]

  • 仰止艺术天际的恒星米开朗基罗,星光照耀我们艺术路途

    米开朗基罗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画家、雕塑家、音乐家、建筑师和诗人。他的雕塑作品是文艺复兴时期最高峰代表。与拉斐尔和达芬奇并称为文艺复兴后三杰,人物以健美著称,女性身体也肌肉健壮,著名的《...[Read more]

  •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来看我们行为艺术的脸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人们为了颜值使尽解数,化妆的化妆,美颜的美颜,软件亦上阵,不整出天生丽质不罢休。难怪有说美女都在朋友圈,有帅锅相亲却屡遭灰心,直至欲出家断却尘缘。此乃笑谈,却透出人们对美...[Read more]

  • 一群廿八星团战士的疯狂派对

    一群Artand平台艺术家,组成了"廿八星团国际艺术联盟",星团成员有外籍艺术家,有本土艺术家,遍布全国各地,抱团袭来! 李言,上海美博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国画艺术家。马修,旅居新西兰油画艺木家。...[Read more]

  • 来自于李志国绚丽的忧伤

    李志国是忧伤的,忧伤在心,忧伤在情,忧伤在思,忧伤在艺。他从生命的气息中嗅出了水中的污浊,空气中的陈霾,食物中的危机,心灵里的溃疡,思想中的沉疴,在他深沉的目光里,娇妍现衰容,明丽染尘埃。...[Read more]

  • 激荡在无声世界里的歌

    1974年,我出生在山东东平湖畔,在欢乐中度过了童年。7岁那年,因使用过量链霉素,造成听力损害,从此成了聋哑人,听不到声音,喊不出话语,世界在我面前锁上了大门,再也沒有欢乐,沒有歌声,我生存的...[Read more]

  • 我和凉山有个约定

    我家在四川省凉山州,我叫吉利子色,是地道的彝族人。从小在大山长大,出入即见苍莽山色,赶路在大山,种田放牧在大山,收获采集在大山,认识野兽山鸟在大山,就连哭喊和唱歌都在大山。凉山是我父母祖辈...[Read more]

  • 江南清秀流 吾亦清秀派

    姜伟是上海同乡,是在Artand网站认识的。初时只是喜看她清秀风的作品,手下的儿童单纯可爱,未经世故,难免触动心绪。又因同居上海,又多几分相惜。有次她为我点赞,见她作品我已全部点赞,就写了段简评...[Read more]

  • 万年光与波

    人, 出于, 便如鱼, 如入人生席, 那风那雨未及, 如浴海腥风混袭, 几欲生死泣绝如噎, 便是易卜生也难捉笔, 空空然沸沸然默然孤寂里, 是千百年回眸一笑一盘烧鱼, 倾尽梦里百度明里蹉跎...[Read more]

  • 谁说马匹只能奔跑于草原

    大马,是我一贯对马志有的称呼。当年上学,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他在班级比较老成,我是班级最小,现在想来,每当老师让我发书卷,他在班级靠窗默默看着我忙乎,指不定心里笑我傻丫头呢。 我是傻,...[Read more]

  • 爰的供养是真情,艺术的供养是什么?

    认识一休·李益收夫妻是在去年年前,群里话题发现他把作品价格压到不能再低,加之互动中提及要过年了,惦记给娘买新衣,我心里莫名难过。谁都知道,绘画作品是高冷之物,不是为了生活和幼小的儿子,谁能...[Read more]

  • 一场艺术足尖上的红菱艳

    邓肯在《红菱艳》里是个视舞蹈为生命的女子,用足上的舞鞋演绎了对舞蹈的淋漓之爱,我身边也有这样一群邓肯般的女子,年龄各异,性格不同,但对艺术事业却如邓肯对红舞鞋的痴迷,才华毕现,事业有成,充...[Read more]

  • 娜住江之北 我居江之南

    三十多年前,我与乌日娜一个班,寝室上下铺,饭票放一起,一个懒了,另一个去食堂打饭。画画时互相监督,去火车站画速写一招即去,野外写生徒步一个多小时去秀水,毕业前半年,更是与我和庞振勇形影不离...[Read more]

  • 《行走的时间》

    行走的时间 时间在行走 时间行走在每一步历程, 时而起步,时而停顿。 时间是宇宙的丝线, 经纬交织深远云图。 时间在行走 时间行走在每一下心跳, 时而波峰,时而波谷。 时间是大海的波涛, ...[Read more]

  • "小鱼儿”蔚瑞玲的梦想国

    写蔚瑞玲,不是因为她叫金庸笔下的"小鱼儿",而是她比小鱼儿还小鱼儿,说她是精灵式小鱼儿一点不为过,只要看过她的画, 就更确信这是一尾古怪灵气的小鱼,有着不死的灵魂,在湛蓝滑润的水下畅游,用...[Read more]

  • 摩羯女的自白

    活该早上不小心删掉了昨晚的评论,里面还有好多赞。但也是好事,因为上天想告诉我,童童原来是这样一个童童,我远低估了她的忍耐与奋斗,那些孤独努力的80后,真心令人心疼而又充满希望。 从小就喜爱绘...[Read more]

  • 白公子的白日梦

    80后公子白,面白唇红,发黑如丝,眼波如夜。认识白公子在Art and平台,直到今日我还觉得与公子有缘,60后与80后,玄幻动感地带,我们竟然能相识相赏,足见时光雕人,只要愿意。 白公子年纪轻轻就有了...[Read more]

  • 吾自轻吟无诗歌

    刚刚接触左正伟无诗歌系列国画,放下视线便收不回,不由被吸引住,新式景物国画,淡设墨色,笔意利落,收放轻松,大写意有之,小写意亦随,意境深邃澄明,如入虚空幻境,信缰游来。 这才醒悟,国画还能...[Read more]

  • 一个好色无度的现代唐寅式的艺术家

    王大志是个好色无度的艺术家,这点无人能比,也没人反驳,相反一致认定如此。若问此君好色到何种程度,只比卖油郎独占花魁严重百倍千倍不止,在我们这群好色之人里,他占了魁首,无人能比,更不可描述的...[Read more]

  • 那个雪夜,打往米兰的电话

    2005年二月的一天,儿子从北京来电话,要我们立刻往意大利米兰的多莫斯大学打电话,要在米兰早八点上班后,大学校长给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发传真,发校长身份证与办学许可传真,如果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发传...[Read more]

  • 我就是庞振勇

    是的,我就是庞振勇,一个死不悔改的老画骨。从集体生产屌丝的社会中抽离出来,带着黑五类标签死乞白赖于一隅,生存的映象早已蚀骨化髄,成为我的具体。到目前,我也搞不清我与绘画是我画了它,还是它画...[Read more]

  • 情怀偶思

    画画时突然想起情怀,觉得对作品影响极大。所有的人生经历影响情怀,所有的处事态度影响情怀,所处所受非文明伤害也影响情怀。情怀是内心百经锤打不曾死去的花朵,是在暗夜里徘徊不会熄灭的灯火,是在轮...[Read more]

  • 马修,你到底是哪一个马修?

    之所以没按原计划写评论,是因为我对以前写过的文章不满意,而我性格又有点偏执,没做好的事不重新做好就不舒服。这个问题让我兴奋:马修,到底是哪一个马修? 最早以为马修是个随性艺术家,他的作品流...[Read more]

  • 李暨,你的作品是文人画吗?

    李暨老师,我一直想问你,你的画是文人画吗?见到你的作品,第一时间想到南宋才子李唐所作《采薇图》,叔齐和伯夷的故事。之所以有这样联想,是因为你固守传统画法痴迷,我看了着急。 你说你,钉头鼠尾...[Read more]

  • 孙莹,那个曾经青涩的女孩

    人生总有巧合,令你与对的人相遇。将近一年前,恢复艺术创作的我经人推荐找到Artand网站,在浏览作品时看到孙莹的名字,觉得她已毕业多年,不知是否重名,又也许发展不错,不管怎样,我都要了解高中时我...[Read more]

  • 激情,是绘画中流淌的血液

    彩云之南羅文明,善于表现云南风物,大地山脉,把对生活于她怀中的热爱挥洒于画面,再现云南苍莽厚重,秀美身色,读来令人动容,产生共鸣。 仔细品读,他的作品脱开了学院痕迹,已经形成个人风格,壮怀...[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