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这位艺术家刚当了爹,嘴上说着不要,实际上却已经开始为儿子写小说,做雕塑了!

Share: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艺术太高冷?聊艺术不接地气都是耍流氓

关注微信号ArtandSpace

我们接接地气,不耍流氓


Artand有位艺术家老朋友,名字叫张贺,去年才当了爸爸。新生命的到来,在情理计划之中,却还是让本身童心未泯的张贺感到不可思议:“他刚生下来的第一天,第一个抱起他的人,不是他妈妈或护工,而是我。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去抱一个刚生出来软绵绵的小粉团。关于做爸爸……天哪,我还没完全准备好!”


“我想写一部等宝宝长大可以看的故事——以一个父亲的身份”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2016年9月17日,张贺家里添了一个小小的新成员。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宝宝是个男孩,小名叫宥玙熊,小家伙还不知道,他的艺术家爸爸,正在为他创作一部小说,还把小说里的片段,都做成了雕塑。


张贺,200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研修班,现居北京。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张贺和儿子宥玙熊


从央美毕业后,张贺一直在做“动物雕塑”,这个系列虽然表象都是动物,但实质是张贺对人性的思考与表达,“我在制作眼睛上花了些功夫,以便于准确的传达出情感,制作这些作品时,我最常听的是舒伯特的小夜曲……”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醒来的噩梦雕塑,铸铜着色,33×32×62cm,2013


雕塑中的动物是“貘”,一种性情孤僻、只在夜间出来活动的动物,整个作品的造型和名字带着几丝颓败气息。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我们只有彼此雕塑,铸铜着色,40×30×10cm,2013


小A觉得这件作品的名字蛮有意思,一个“只”字,把原本温馨的意境转变得有些落寞。


但!是!儿子的到来,不仅给张贺的生活增添了太多幸福和麻烦,也给他的创作带来了更强的生命力,张贺接下来的作品并没有“一丧到底”,而是多了一些别的东西,还真像小说里滥俗的那句话:“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突然有了宝宝,我想写一部等他长大可以看的故事,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故事的主角叫塞万提斯,是一个杀手。因为特殊的童年经历,他人格有着很大的缺陷,直到他收养了一个孩子——比尔,这个孩子渐渐改变了他,让他感受到了世间的美好。最后他终于从残酷冰冷的社会里体会到了家人带来的温暖,并安静的离开了。”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儿子出生以后,张贺新作雕塑:《两人一城》,雕塑,青铜着色,44×15×16cm,2017


它的创作灵感来自小说中塞万提斯与弃婴相遇的场景:塞万提斯走出家门,无意中发现从门口的垃圾箱里传出阵阵哭声,他循声过去,看到了垃圾箱里雪白的婴儿,经过多重犹豫,他决定把这个婴儿养大……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看,画风是不是和之前的动物雕塑有了些不一样了呢!兔爸爸左手抱着熊宝宝,右手持枪,既温情,又勇敢,象征着整座城市的符号,浓缩成了一个房子造型的背包,背在兔爸爸身上。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小说角色设定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小说手稿片段之《塞万提斯的第一桶金》:且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塞万提斯把那卡壳手枪悄悄放入怀中,站在了他所谓第一次获得这么多战利品之上,偷来的半截雪茄还未熄灭。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对应雕塑——《塞万提斯的第一桶金》,青铜着色,52×19×22cm,2017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塞万提斯的第一桶金》细节

购买链接

http://artand.cn/artid/488944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小说手稿片段之《等待》:比尔厌倦了与塞万提斯一起整日厮杀的生活,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这天他穿上过去一个月在街角定做的西装,来到一家有着四层小楼的公司面试,面试官还未叫到他,他有些紧张……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对应雕塑——《等待》,青铜着色,33×12×13cm,2017,在暗处,“熊角”具有夜光效果,这是一个小彩蛋。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等待》

购买链接

http://artand.cn/artid/488940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小A问张贺:“既然这些是您创作给亲生儿子的,为什么小说主角是“半路父子”呢?这种设定,你确定儿子长大以后不会找你算账?”张贺笑着说:“因为我自己也并没有那么成熟,居然就有了孩子。就像小说的主人公一样,明明自己还是个孩子,却‘捡到’一个婴儿,还要把他养大,这种感受是我练习过很多次也是从未有过的,很奇妙。”


其实,“半路父子”之间的情感,是更强烈且微妙的。养父和亲生父亲的差别是:亲生父亲永远都知道,孩子是属于自己的,而养父的内心,则永远都潜伏着不安全感,他会战战兢兢,会更害怕失去。小A私以为,张贺对儿子小心翼翼,唯恐哪里做得不周的爱,简直就是“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塞万提斯的第一桶金》半成品,张贺正在熬夜制作中……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正在上色……


孩子还什么都不懂,爸爸就这么大费周章地急着跟他表白了啦!小A表示这样的父亲请给我来一打!


现在,张贺为儿子做的这两件雕塑就在ArtandSpace开馆展览《亮相》中参展,这两件是灰常的吸睛!不论是当了家长的大爷大妈,还是女心泛滥的年轻妹子,都喜欢驻足在它们面前玩味。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塞万提斯的第一桶金》和《等待》在展览现场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观众妹子在仔细观看《等待》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RussiaToday(今日俄罗斯)"的朋友正在扫二维码查看两座小雕塑的详情,小A听到反复率最高的感叹就是:“So cute!”,“看这小眼神儿!”……


为人父母,你永远都会觉得没准备好


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张贺把工作的重心从宋庄的工作室转移到了城里,虽然房间变得很狭小,但他勉强可以做一个创作奶爸了,这让张贺很安心。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 张贺工作室


“新系列可以说是六个月大的儿子帮我一起创作的,最初我就想着利用小说结合雕塑创作新作品,我想用小说的碎片或者片段来阐述每一件作品,传统具象写实的作品其实会限制观者的想象空间,但用小说片段来阐述只是提供了一个轨道,反而会扩大观众想象的空间。儿子的降生让我捋清了对作品更清晰把握,我想陆续出现的雕塑作品(小说中的人或事)都会伴随着他的成长陆续出现吧,希望他长大可以读读,哈哈。”说到这里,张贺又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小A不知道长大后,儿子能否真正读懂张贺写的故事,也不晓得看到“儿子不是亲生的”这个设定会不会狠狠吐槽张贺,但是小A想,每个做了父母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甚至可能直到这个孩子长大,父母老去,他依然觉得自己没准备好,因为他永远都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爹当得太突然,感觉这孩子像半路捡来的” | 张贺


13,012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Artand Space'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