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现状是当代生活的癌症,他用魔幻画风进行自我消解——郭警的社会生活寓言。

Share:

“傍晚6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几瓶啤酒

如此生活30年,直到大厦崩塌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淹没心底的景观

在八角柜台,疯狂的人民商场

用一张假钞,买一把假枪,

保卫她的生活,直到大厦崩塌

夜幕覆盖华北平原,忧伤浸透她的脸

河北师大附中,乒乓少年望向我

沉默的注视,无法离开的教室

生活在经验里,直到大厦崩塌

一万匹脱讲的马,在他脑海中奔跑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淹没心底的景观”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万能青年旅店

这是万青乐队的歌,歌词细思极恐,它的恐怖来源于真实,你看啊:

第一段讲父亲,他是个药厂工人,30年来生活一成不变,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下班喝点酒,直到90年代计划经济转型为市场经济,他失业了,家庭陷入困窘;

第二段讲母亲,她疯狂囤积日用品幻想着维持生活,渡过难关,然并卵;

第三段讲孩子,平时无忧无虑,没事打打兵乓球,等着毕业混体制内,但是教育体制也变了,他找不到未来出路,惶恐懵逼了……

这歌词真是干货满满,不卖弄、不矫情,把一个人从激情澎湃到理想破灭的过程具象化到了无比真实又让人窒息的地步。这是郭警最爱的一首歌。郭警是谁?他85年出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郭警觉得自己算不上“艺术家”,被扣上这么一个光鲜的title,他反而不自在,那么小A觉得其实他就是一个一把年纪了还说自己刚过青春期的,用画画嬉笑怒骂现实的中年人。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一上来和郭警的对话,原来是一位心理上刚过青春期的中年人啊

改变生活不现实,那就用画画发泄情绪

郭警喜欢摇滚乐,喜欢摇滚的人,再看了郭警的画,都能看得出来这点。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的画《不万能的青年》布面油画,100×50cm,2016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万能青年旅店》专辑封面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揪心的玩笑 布面油画,150×150cm,2016

郭警的画和他喜欢的音乐,都有一些共性,那就是:作品里的人,挣扎着想逃离枯燥寂寥的现实,却又无能为力,心中有万匹野马奔过,却只能默不作声的妥协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生活的原貌,你除了平静地接受,怎么折腾都没用,最后只能借助音乐、电影和绘画作品,发泄一下情绪,也让看到这些作品的人喘口气儿。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万青乐队的另一首歌《十万嬉皮》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和《十万嬉皮》都有那种活了半辈子发现一切都不对,最后索性把一切都毁掉的架势。”郭警说,“这些歌词也很像《搏击俱乐部》里片尾诺顿炸楼的场景,特别燃。”

“简单来说,我的画就是从‘宋冬野到万青的转变’ ”

可以看出,郭警的作品一直受到他喜爱的音乐和自身世界观的影响,但是早期作品只是从“形”上进行表达和发泄,后期的作品,则开始从更宏观、更隐晦的角度抒发内心。

“早期画画比较矫情,受宋冬野的歌影响,像鸽子,莉莉安,斑马斑马,六层楼,安河桥……借助的都是比较表面化的东西。”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影只 布面油画,100×80cm,2015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宋冬野《鸽子》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斑马斑马 布面油画,100×100cm,2016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宋冬野《斑马,斑马》

“但是随着阅历的沉淀,我发觉万青更酷,更波澜不惊,总是漫不经心地说着一些残酷的事。慢慢我开始表达更高级的荒谬,要通过构图和更含蓄的内容来表达,以达到万青歌词的那种调性。”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合唱团 布面油画,80×100cm,2017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花样游泳 油画,100×100cm,2016

“许多摇滚乐里的歌词很妙,拿二手玫瑰的《采花》来讲:有一个姑娘像朵花,有一个爷们儿说你不必害怕,一不小心他们成了家,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不废话、不矫情,又很残酷,这就是诗啊。”郭警说,“无论音乐还是绘画,不管是俗是雅,好的作品首先要对眼前的事看得清楚,你看着它云淡风轻嬉笑怒骂,其实它很真实,对自己的风格绝对自信,没有任何犹豫和妥协的地方。”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未解之谜 布面油画,80×100cm,2016

我们生来都有热情的自我,但是当个性和幻想被推到人潮里,现实总结出来的“规则”当被奉为金科律例、人间指南时,我们不知不觉也无处可逃,逐渐地习惯这种大潮了,习惯就意味着被外界的规则、自己的欲望和要求所控制,成为它们的奴隶,就意味着生活的自主权被阉割。直到某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感到的却是一阵阵空虚,生命的无意义,我们才发觉,上当了,但却积重难反,因为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对“形式”的依赖超过了对精神自由的向往,所以只能过着“失眠而又不清醒”的生活。

“我的画就像我的孩子,我在意的是,它会遇到怎样的人”

郭警把作品送来《亮相》开馆展参展,却并不care画有没有卖掉。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段子手郭警和画廊经理fancy的对话

郭警和小A说:“我的画,都像自己的孩子。我更在意的是,我的孩子会遇到怎样的人,收藏它的人,是怎样看待它。”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参展作品:相对布面油画,100×80cm,2017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相对》在展览现场

下跪骂街的倒是没有,不过观众们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吐槽:“快做成生无可恋表情包……”,“这张画要表达的是——穷到没衣服穿,外卖还没来,饿晕在餐桌上……”看,这不就是很多数年轻人的生存现状吗?

而且这张画迷之受老外喜爱,基本上每个来ArtandSpace的西方观众都会宠幸这副画半天,可能他们很关注这个东方形象的小男孩儿,因为男孩儿身上透着一层当代社会中人与环境、人与人、人与自我的迷离关系。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带儿子来展览现场看画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参展作品:落布面油画,160×140cm,2016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参展作品:浮游布面油画,80×60cm,2014

和郭警聊了一下午,郭警热情高涨地聊电影聊音乐聊生活,就是不聊创作。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和郭警的对话,一时兴起就跑题

当我忍不住直接问他:“所以你的创作方向是什么”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番挺有意思的话:“我一直觉得解读自己的画是本末倒置的行为,因为如果你的画能用好的文字表达出来,那莫不如直接搞文学创作,何必要画出来呢?郭警倒是不怕这一杆子扫倒一传人,只是,确实,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像一个故事,有的人愿意亲切积极地伸出手,拉着观众一起向里面走,而有的人则愿意默默站在原地,等待有缘分的人闯进来。杜尚说过,艺术场域的50%来自艺术作品,50%来自观众,而来自艺术作品那50%,是画面,不是语言。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结束采访前小A和郭警的对话,可是郭警你让我自由发挥的啊

平凡人的一份工作、一份薪水,带来的是一份无聊、一份空虚。生命在无目地的忙碌中慢慢被消耗。周旋于人群,谈着鸡肋的恋爱,日复一日的做着自认为有意义的工作……这是很多人的“标准照”,而郭警的画却是一幅幅极具讽刺意味的社会生活寓言: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现状是当代生活的癌症,我们要是根治不了,何不躺下来一起轻轻松松地探讨下“病情”?顺便重构下思想,探询活着的意义,给自己一个解释:我们应该如何去证实自己的存在,让自己生活得鲜活?或许我们都应该仔细想想,如何在理性与疯狂中,找到生命的价值。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 郭警

如果你想获取更多关于线下活动的有趣咨询,

欢迎关注ArtandSpace公众号,围观我们的动态!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然而我们还是更希望你来到我们的实体空间转一转,

与艺术来次亲密无间的互动!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七星中街 F03-4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麻木无聊是种病,咱们从容躺平,探讨病情 | 郭警

13,142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Artand Space'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