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被记录在画中的荒诞之旅

Share: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2013年,画家石磊和几个发烧友突生想法,想“逃离”周口这座喧嚣城市,遂自驾前往西藏。作为一个内地长大的老小孩,一开始石磊兴奋无比,每天早晨都在一杯咖啡的刺激下,伴随一曲《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出征,打了鸡血一般。然而后来,随着海拔升高,身体受难,窗外的异域风光由奇景变成被无视,最后变成了一场视觉灾难。于是,石磊开飞车开启了另一次“逃离”——离开这没有人烟的荒蛮世界……回家后,受此次疯狂旅行的启发,石磊创作出了《夜行》系列作品。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夜行》系列之 白塔



石 磊 西 行 日 记


摆脱城市,一路向西


晚上8:50,海拔3600+。黑马河的夜是真心漂亮,都快九点了天还亮着,一路的兴奋还没消退,大家晚饭后遇到一个问题——只剩两个房间了,六个老爷们怎么睡?神经衰弱的贺老和华仔先去了一个小房间,剩下我和三条大汉八目相对……凑合一晚吧!“一条大床啊床板宽,你我兄弟睡两边……”伴随着老童的黑马河版的《我的祖国》昏沉沉地躺下了。我心里犯嘀咕,条件艰苦,一定要早些入睡,不然明天不好赶路……没想到反而越睡不着,于是听了一晚上此起彼伏的“歌声”。看来有时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越强求,结果越会往反方向走。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夜宿黑马河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夜行 布面油彩,75×105cm,2016

画中面包车就是石磊和朋友驾驶的车,昵称“高大白”


兰州拉面是国内知名的十大面之一,今天终于有幸一饱口福了。6元一碗面,还可以免费加,哪里找去?汤清面筋肉香……爽!我终于明白当年星爷的《食神》里的那一碗黯然销魂饭的味道了,看来躺倒在火山口上乱滚是真的……正在陶醉,突然嘴角一疼,难道被火山灰烧着了?定睛一看,才发现只顾享受美食而忘记了温度,嘴角被烫了个水泡。一旁的贺老默默说我还是去找个豆浆油条吃吧!于是他真去到旁边的小店里要了豆浆油条,我赶紧劝:到了兰州不吃拉面你会后悔啊!豆浆油条哪里没有啊?很多时候选择错误了,想后悔却没有下次机会了。贺老默默咬了口油条:“不后悔。”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兰州拉面


当身体开始出现异常,便动摇了旅行的初心


当海拔在4000+的时候,走路都是小心的,不敢剧烈运动,上山前就被告诫了无数次,但我偏偏不信这个邪,走哪跳哪儿,从青海湖一路跳到了唐古拉山口。本来大家约定好了,在唐古拉山口下来一人发一根大中华,抽完再走。但是下车后突然发现很多事和我最初预想的不一样,我觉得自己处于一个真空的世界里,听别人说话声很小,脚像踩在棉花上,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到一层塑料膜里,与外隔绝,我开始担心肺泡被烟雾塞满而窒息。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石磊公路即兴跳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青海湖写生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胜利之湖 布面油彩,60×73cm,2016


对于神山冈仁波齐,早有耳闻。西行路上,碰到和我们同向前行跪拜的一群年轻小伙和姑娘,大概十六七岁,非常虔诚。老童说:去西藏有个规律,坐飞机佩服坐火车的,坐火车佩服开汽车的,开汽车的佩服骑摩托的,骑摩托的佩服骑自行车的,骑自行车佩服徒步的,徒步的佩服跪拜的。跪拜的是有信仰的。十五天后返程,在路上又碰到了那群小伙姑娘,我们距离上次碰他们的那个地方48公里,也就是说十五天他们跪拜了48公里。我看了一下车的里程记录表3865公里。方向相同而信仰不同,你我都活在一个平行的世界里。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你的影子 布面油彩,75×105cm,2016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风起待动 布面油彩,75×105cm,2016



历经52小时,逃离西藏


到达拉萨两日后,满街的游客颠覆了我“摆脱喧嚣”的本意,也让我对这次旅行逐渐失去兴趣。硬着头皮继续往川藏走,起驾东行318。此时正值8月雨季,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越过喜马拉雅山,给我们造成了大麻烦。山路陡峭,加上雨水冲刷,塌方时不时就出现,到了鲁朗镇,谁也没心情去品尝大名鼎鼎的汽锅鸡了,途中遇到了好几个自驾和骑行者,都告知我们“前方有塌方,慎行!如果非要去,请做好堵车一个礼拜的准备。”大家听了,顿时决定原路返回,先前的激情荡然无存,满心的疲惫和无奈汇成了一股冲动——回家!回家!回家!遂策马扬鞭返程,开始了逃离西藏之旅。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拉萨八廓街


52小时2360KM的行程让我终身难忘,经历过中印边境线上武警老乡巧遇,可可西里追逐藏野驴,在柴达木盐湖被蜻蜓大小的蚊子追着咬,凌晨一点在昆仑山颠看银河星空,多情错冰川追寻游牧人......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中印边境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昆仑山之巅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孤独的白马 布面油彩,60×73cm,2016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鸣沙山的夕阳 布面油彩,100×150cm,2015


2360KM,我们可以选择52小时走完,也可以选择520小时走完,还可以选择……无论选哪一个方案走下来,都会有不同的故事和风景。我琢磨着,生活里很多事是注定,不论你愿意与不愿意,终归要认真走下去,只要用心体会,无论好坏,终究是收获。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未成熟的苹果 布面油彩,75×105cm,2016


创作如同生活,本是一个动态的变化过程


我是一个矛盾体,无论在生活中,还是画画时,总想让情绪、让画面热烈一点,有时又突然感觉过于激荡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就往回调整笔触,让画面意境安静些,这是一个动态的调整过程。我不想赋予画面太多的哲学信息,不也盼望它能成为所谓的社会文化载体,只希望它们能够回归到人的情感和视觉本身。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石磊在工作室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飙车少年 布面油彩,75×105cm,2016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 望 布面油彩,105×75cm,2015


有人说,所谓旅行,就是从一群人待腻的地方到另一群人待腻的地方。生活也是日此,每当人们对现状倦怠时,总会想要逃离,然而你会发现,即使你如愿以偿换了环境,马上会有新的烦恼随之而来,一切本质不变,只是变了形式。52个小时,石磊从心心念念的鲁朗跑回兰州,在许多人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深知内心的矛盾体在作怪,才有了这种‘壮举’。我想把人的这种荒诞心理用画面表达出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夜行》系列。在那次旅途中,我体会到了激情、绝望、愤怒、恐惧、勇气、希望、快乐……这些情绪足以涵盖人生一个阶段的情绪了,实际上,人生何尝不是一段荒诞旅途的延长版呢!”




夏季展《纳凉》正在进行时,欢迎朋友们前来参观!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52小时2360公里,一次逃离西藏之旅 | 石磊

地址: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七星中街 F03-4

19,024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Artand Space'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