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记“青年艺术100”全球艺术漂流计划丽江之行

Share: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走哪都是大片

突然消失两个月了,参加了雪山国际青年艺术季暨“青年艺术100”全球艺术漂流计划,朋友们说我是去丽江调戏了雪山艺术小镇的一片草地。好吧,我承认。

造物者还是有分别心的,估计在塑造云南这片土地时倾注了想当的心血,这地方骨子里的性格应该是骄傲的,不骄傲都对不起它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

此次丽江驻留,认识了很多也许后会无期的优秀艺术家朋友,各自性格鲜明,大家很任性的一见如故。有气质的人走到一起,整个氛围相当粘稠,行为和思维超越了平时的生活。


大伙隔三差五的组团出去周边玩耍和考查,主要是玩耍……

汗滴下土的四处行走,用所有有感知的器官去获取自然的美好。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雪山脚下的六月酒歌会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雪山脚下的骑行者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话说回来,除了玩好睡饱,大家做创作都相当倾注心力,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关于人的问题本身就比关于艺术的问题重要的多,人最基本的属性是人,大家一起交流,让我觉得心如水,相互参照让我更明确自己的倾向。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具体到这次的创作,语言表述是一个困境,我不喜欢用行之有效的方法和曾经存在过的而且当下还被认可的价值判断进入创作,所以只能顾左右而言它……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驻留期间部分作品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到香格里拉路上的风景》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拉市海阿乡哥农庄的风景》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被红色挡住的风景 》


当我们立场坚定的确信某样东西,潜意识里便会理直气壮的构建它的逻辑、捍卫它的价值……这是人天生的优势和致命的缺点,优势在于它使人仿佛感觉到自己具有某种价值和存在的确定性。缺陷在于这并不符合人类在宇宙中如此渺小这一事实,我们身处的文明建立在以很多不确定性为前提的宇宙观上。它的致命性正体现在这里,连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可能没搞清楚或者没被提出之前,文明已经生长到如此强壮,像一棵虚构着树根的大树长得枝繁叶茂。

这枝繁叶茂中就有一根树枝是艺术,这点让我在创作的时候反复怀疑和审视。头脑中对艺术的认知和创作技巧,在只对艺术或者作品负责的时候问题相对简单,可操作性和策略性都很强。但是面对自身精神需求和真正探讨人的问题的时候显得苍白无力。况且对于当下文明阶段来说没有去价值属性的事物存在,艺术也避免不了,一件作品总是被迫会有各种价值导向。基于这两点,对艺术早已释怀,还是随心创作。毕竟行再多的路看再多风景,你还是你自己,重要的是自己心里的风景,哪怕那里很贫瘠也是应该忍受的。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烧焦的黑色信封和将写的信》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不允许邮寄的信》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烧焦的红色信封和将写的信》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两封无法寄出的信》


有时候从工作室眺望玉龙雪山,看它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明白看的这一眼到底有什么意义,不过我知道离丽江不远的香格里拉还有一座梅里雪山也是形单影只的站在那里。在它们的头顶,宇宙独自躺在那里,找不到任何参照来显现自己,而且被迫活那么久。真可怕!

作为如此渺小的我们,一点也不重要,随心生活随心创作。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丽江创作日常


下面是驻留期间的一项自由艺术展示

↓↓↓


丽江的草也要调戏?!



 最后附上一段倾向于诗的东西,那天,坐在庄棪工作室门口草坪无意间和某个朋友的几句微信对话:

《草》

咱俩有时差

你尽然还醒着

起来看草

并没看出什么

没看到它们跟你招手?

没看到它们搔首弄姿?

这样说它们好像不好

它们可能是正经草

这么一说

突然感觉

它们像大地长的阴毛

像这样

盯着它看也许不是很礼貌

难道不能是腋毛?

我挠了一下

确定不是腋毛

也不是阴毛

只是草



11,796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易平凡's stories

    • 探讨遭遇中的矛盾体

      易平凡是一位性格和作品面貌阶段性很强的艺术家。作品风格体现了所生活的时代特征,同时又具有很明显的个人倾向。他的作品一方面隐喻了当下现实社会真实存在的人的状态,人生存处境以及背后的精神处境,...[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