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Share:

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纽约时间5月18日晚,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的涂鸦作品在曼哈顿苏富比夜场以1.105亿美元成交,创造美国艺术家目前最高拍卖纪录。现年41岁的日本企业主前沢友作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自己竞得该作品。

每个人的欣赏水平不尽相同,但是具有相近教育水平、相同文化背景、相似成长经历的人群,或许会具有大概相当的欣赏力。进一步说,这样的群体或许也会有趋同的价值观。

这个世界上的艺术品非常多元,具有极其丰富的外在形式,那么我们作为内地成长起来的、没有接受过系统艺术学习的群众,在面对西方拍卖行成交的天价艺术品时,恐怕心中最多的感慨就是“卧槽,这什么玩意儿?”

最近,美国涂鸦艺术家巴斯奎特的一幅作品以一亿多美元,也就是7亿多人民币的价格拍出,我想这就是一件典型的“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而2015年纽约佳士得以1.79365亿美元拍出的毕加索作品《阿尔及尔女人(O版)》,同样也会被众多内地网民吐槽为“白给都不要、幼儿园水平、垃圾”……

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毕加索的《阿尔及尔女人(O版)》以近1.8亿美元成交。

那么,艺术品为什么能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呢?

首先,能在历史上沉淀下来的艺术品,都是人类文明的果实。为了生存而付出时间、劳动是所有动物的本能,而艺术是不以实用为目的,超越生存需求的精神创造活动,是人作为智慧生命的重要证据。好的艺术品具有极高的人文价值与文物价值。

其次,艺术品是人类个体在获得极大物质满足之后追求的精神产品。收藏家购买艺术品可以获得极高的社会声望,有利于融入顶层社交圈,对其事业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帮助。此外,金融属性早已融入到极少数艺术作品中,世界范围内一直把艺术品与股票、不动产并列为三大投资方向,而艺术品在三者中门槛最高,进入的难度最大。由于有相当基数的财富高净值人群相信艺术品的价值,并且这个群体的人数是逐年增加的,所以艺术品的流通、变现都有一定渠道,而艺术品的稀缺性、以及社会财富的膨胀也为其升值提供了条件。

最后,我们不能忽视人类的情感需求,很多人对于艺术的喜爱是刻骨铭心的,很多我们闻所未闻、无力欣赏的艺术品,在他们的眼里却是如数家珍、魂牵梦绕。当喜爱一件事物达到痴迷的程度,金钱是无法衡量的,散尽家财只为收藏一件艺术品,这在国内外都有先例,当年的张伯驹、徐悲鸿、张大千都曾宁可负债也终将一幅画收入囊中。

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弗朗西斯·培根以弗洛伊德为模特创作的《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在2013年11月的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亿4千2百万美元成交。

其实,除了中国古代艺术品(例如清明上河图等),以及西方古典艺术(例如达芬奇的油画、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我们能够基本无障碍欣赏之外,之后逐渐脱离审美需求的现代主义(例如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马蒂斯的野兽派等),后现代艺术(例如安迪·沃霍的波普艺术等),以及当代艺术(用新的艺术语言面对当代问题的艺术,在当代用传统方法创作的艺术品不在此列)的大部分艺术作品我们可能都存在欣赏障碍。甚至紧密衔接古典主义的印象派,虽然还遵循审美原则,但由于不再依照古典法则描绘事物,而是将科学的分析光与色的方法引入创作,因此画面近观的时候笔触明显,以至于很多人觉得过于潦草而“欣赏不了”。

艺术的发展与科学的发展一样,都有内在规律的支撑,艺术语言演进的每一步都有其时代背景,以及政治、经济的反映。例如古典主义的衰落与照相术的发明有直接关系,而表现主义的兴起(也就是画面看起来乱糟糟的,不如实表现事物的面貌,但在画面中注入了艺术家个人的感情)则与西方西方资本主义兴起并且强调个人价值有直接的关系。今天,我们看到的“奇奇怪怪”的艺术样式,基本上都是伴随着资本主义发展的脚步而出现的,印证的是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进程,而我们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状况下度过了这近代的几百年,这使得我们在未接受相关教育前“欣赏不了他们的艺术品”似乎在知识上、情感上都显得理所当然。

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2012年,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爱德华·蒙克的《呐喊》(第三版)以1亿2千万成交。

然而,我们的“欣赏不了”,并不能阻碍那些“奇奇怪怪”的艺术作品具有人文价值、投资价值,更不会影响喜爱者们的情感需求。所以,该卖天价的还是卖天价。但是,绝大多数艺术作品只能以装饰品、消费品的定位进入市场流通,只有少数的艺术品可以具备投资价值,而卖到天价的作品更是凤毛麟角,而且背后必然凝聚着艺术机构、经纪人、拍卖行等专业人士的竭力营销与价值维护。

7,880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1

1崔思群Rewarded󰂮1.88

7-15

Comments

  • Mr Kevin7-18

    西方从古典到接受现代主义经历了这么多年,差不多到1900年才普遍接受,也经历了无数艺术家的探索;而我国现在的国情,历史和艺术教育的欠缺,传统观念和审美的保留与西方文艺输出的共同作用下,不理解也是正常的,所以就需要我们的艺术工作者去普及,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质疑现代艺术了,当然,我对当代艺术还处于观望态度。

  • 房圣易7-15

    回复@文利:我一直对这个提法持保留态度

  • 文利7-15

    当代艺术的最大特点就是把艺术主体从艺术作品转移到了艺术家本身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房圣易's stories

  • 《千里江山图》咋变成了《南山几万重》?

    故宫博物院将于九月举办“青山绿水”主题展览,届时北宋王希孟名画《千里江山图》将再次展卷,上个世纪,这幅作品展出不过两次。值此时机,我愿重提《南山几万重》,这是我2010年的旧作,作品采取了中国...[Read more]

  • 房圣易:聊“当代”艺术的那些事

    最早认识房圣易老师,是在Artand平台上。值得一提的是,房老师的每一件作品都非常令我印象深刻;而且每一个系列的作品,都是完全不同的题材和体裁——每一次,都是在颠覆自己,这在当今被互联网一次次加...[Read more]

  • 《新闻视野》杂志“‘创新’是身不由己”

    “孩子终于睡了。”十月八日晚十点,艺术家房圣易第一次接受采访。1980年出生的他正处在人生中最幸福的阶段。作为父亲的他温柔而平和,然而在这份平静之外,他的另一个安身立命的身份——艺术家,则始终...[Read more]

  • 仿赫斯特笔意之水钻头骨

    八年前,当我决定要仿制一堆“钻石”头骨的时候,我正舒服地窝在798一家咖啡馆的沙发里,还记得斜对面放着一只很大的LV包,里面还有一只同样棕黄色花纹的钱夹。我知道在北京有几个地方可以买到不错的仿...[Read more]

  • 程式碑

    我把自然科学中若干重要的方程、公式用中国碑帖的形式呈现出来,这些简洁的数学公式与物理学定律,描述的是已知宇宙的运行规律,可以支配我们平常体验到的一切事物。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碑文大概可分成三类...[Read more]

  • 《点石成金》和贫穷艺术

    《点石成金》 碎石、金箔 2017 房圣易作品我在北京一处房地产的建筑工地,捡回几块碎石,把它们包上一层金箔,然后标价出售。为了确保这些“金块”的价值如房地产一样,我会通过自己的信用体系为其担...[Read more]

  • 我如何理解“当代艺术”

    图:艺术北京“艺术突破”主题展区,几乎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会低下头来仔细地打量房圣易的作品当代艺术在时间上似乎泛指“当下正在发生的艺术”,但实际上主要是指具有当代精神和具备当代视觉语言的艺术,...[Read more]

  • 金陨石

    一块金陨石,八个土壤重金属污染地区,一年的时限。艺术家房圣易用24K黄金覆盖在一块陨石的表面,创造出一枚金陨石。他将这块陨石放置在一处荒野之中,并提供了八个污染地区的地理位置,如果有人通过陆...[Read more]

  • 冒天下大不韪

    典型的艺术史是只记载革新者的历史,渴望精神不朽的欲望驱赶着艺术家们“不断创造新玩法”。于是,艺术家们有一条心照不宣的底线,那就是“不能做和别人相同的事”。 2005年,我用中国水墨画材料创作了...[Read more]

  • 摆脱美学的误会

    一、“美学”的误会 1750年,在我们的历史里也就是清朝乾隆十五年,在这一年里,乾隆皇帝为了孝敬他的母亲,决定动用448万两白银在北京西郊兴建一座花园,这座花园后来被命名为颐和园;同样是在这一年...[Read more]

  • 来了!尤伦斯男爵

    《黄金粪》 房圣易作品2007年底,我在《当代艺术》杂志发表《来了!尤伦斯男爵——说资本强权及其他》,是国内第一篇质疑尤伦斯的文章,文中特意提到了炒高出清的可能性,并在几家主要艺术门户网站刊登...[Read more]

  • 我们这一代

    1979年,我出生的那年春天,有一位老人正在中国的南海边画圈……我们这一代,经历了乌托邦的幻灭到拜金主义的盛行,小时候,社会中崇拜的英雄是无私奉献者。坐公车、看病都不花钱、房子是无偿分配的,父...[Read more]

  • 污舵艺术谈(第一回)

    在群聊的世界里,有一个“污舵”,那里集聚着几十位因艺术创作而相识的男男女女。由于都是成年人,有时聊天内容难免色情点,因此被戏称为“污舵”,其实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讨论是关于“艺术”的。截取...[Read more]

  • 仿沃霍尔笔意干嘛?

    “知道安迪·沃霍尔吗?”浩子叼着烟问道。“听说过,也是画画的吧?”我把烟头弹出很远,漫不经心地搭话。“他是同性恋!”“……”“还是带着假发让男人操的那种,叫‘受’”浩子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说到...[Read more]

  • 《寸金集》

    《一角金币》2012年,艺术家房圣易把在欠发达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销售所得购买漂亮的小发卡,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女孩。漂亮的小首饰虽然也具有实用性,但是对于贫困...[Read more]

  • 徐冰:希望我的坦诚能对年轻艺术家有所帮助

    2007年春节前,徐冰从美国回来,他将任职中央美院副院长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我和他约在北大校园的方正楼见面,采访期间,徐用我的手机给美院组织部回了一个电话,结合他愿意接受我提出的与“年轻艺术家”...[Read more]

  • 另一个世界的旗帜

    《另一个世界的旗帜-红米国》 丝网版画 50×75cm 2015人类对于旗帜总是有一种热爱,我们用一块布料,或印或绣各色图案,然后无比庄重地对着脱帽、敬礼、手按胸膛或举过头顶、有人发誓用生命捍卫,有...[Read more]

  • Art and Me

    《Don't Shoot》 版画 50×70cm 2001 房圣易 人不能孤独的活着,我们总要想办法与人相处、和社会交换价值,艺术家无中生有地创造作品,就是渴望与世界沟通的表现之一。但是在过去,由于缺...[Read more]

  • 《废纸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惯常用来形容舞台表演艺术家的不容易,其实视觉领域工作的艺术家们也是如此。从幼年习画的稚拙线条开始,到终于走向孤独创作的无尽海洋,总要十数个春秋吧。若是凭着固...[Read more]

  • 《爱自然》

    这是一次和家具品牌的跨界合作,因一个品牌的邀约而产生,又阴差阳错地和另一个品牌联姻。大概是2013年,家居品牌acf的创始人造访我的工作室,提出希望能为他们的新家具系列创作几幅画作。后来就有了这...[Read more]

  • 蝶散空余花落

    中国明朝晚期,开始有民间艺人用蝴蝶的翅膀作画,而在非洲的多个国家,用蝴蝶翅膀拼成的画作至今仍然与木雕、象牙并列成为重要的旅游纪念品之一。中国目前制作蝶翅画甚至还有不同的流派。但是随着英国艺...[Read more]

  • 我为什么要作《风水研究》

    “我的作品系统里应该有一种像是绘画的东西”,这个念头是《风水研究》系列的开始。这几年,概念、或者与之类似的思维界限似乎在头脑中崩塌了,我放弃了“绘画”。我不想在已经封闭的方法论里面消磨生命...[Read more]

  • 请拿着看

    我至今没有见过一同参加这个展览的其他艺术家,更没有遇见过邂逅这个展览的观众,但是参展的五十余张相片上留下的印记告诉我,我确实经历了这次叫做《控白》的展览,借由这些相片,我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Read more]

  • 黄金粪·鲍丘河

    声明“展览”结束的那一天,我去取回黄金粪。东西还在,没人拾走,这在意料之中,利用网络传播的事件容易得到键盘的响应,但想让习惯屏幕与输入法的人们走进现实并不容易。意外的是,在离我放置黄金粪不...[Read more]

  • 一角金币·送给小女孩的发卡

    艺术家房圣易把在欠发达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销售所得购买漂亮的小发卡,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女孩。漂亮的小首饰虽然也具有实用性,但是对于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似乎...[Read more]

  • 为什么这几件作品像是抄袭?

    中国人的艺术传统重在“传承”,讲究师法古人;而西方的艺术传统重在“反叛”,强调颠覆前人的创造。中国人钟情于在一个传统之下用更多的时间去推敲“雅致与微妙”,即使对传统做出了改进与完善,也不会...[Read more]

  • 这是艺术家最后的底线

    艺术家房聖易近年来创作了一系列“与别人相同的作品”,并宣称这是突破“艺术家最后的底线”。我们能看到他的作品中包括模仿达明·赫斯特的《钻石头》、《蝶翅画》,模仿草间弥生风格的《南瓜》,以及模...[Read more]

  • 光芒耀眼的凡高

    对光明的向往,有时会掩盖现实的细节。在这片土地上,在曾经的乌托邦幻想之下,为了建立一个“理想社会”而构造精神偶像的思维方式还在残喘,这种寻找精神寄托的方式已经写在几代人的骨髓里,当我们需要...[Read more]

  • 莫忘初心

    小学,五年级二班,教室的角落,淡兰色的桌布,一只圆珠笔。老师抑扬顿挫的讲着什么,同学们呆若木鸡。面前立着一本书,这样更安全一些,记忆里似乎真的未被抓过现行。一笔一笔的画着,画那些记忆里、想...[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