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代

文/岳小飞

岳小飞29 days ago
Share:


理论上说,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消失了,你就消失了。于是,最初的绘画多是为了记录物象的视觉,留下比生命的有机体更长久的存在。而在这个照片和影像泛滥的时代,绘画的意义也变得更多是向内而不是向外。


最好的时代


对我而言,选择绘画实在是幸事。它占据了我的生活,帮我拒绝掉很多我不需要的东西,使人生的意义这个命题没有太过复杂。也许只有在不太复杂的人生里才拥有奢侈去追问:什么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什么是我不得不做的事;什么是真正能打动我自己也打动别人的,以及,什么是那种就算打动不了任何人我也非做不可的事。在一些个幸运的时刻,我通过画画短暂逃离了一个三十岁的人所应当面临的生存状态,逃离了社会、人群、交通和房价。绘画给我打开了一道门,在门后的这个世界里,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不关心股票基金,不看人脸色的日复一日画画。

最好的时代


有人问晚年的杜尚还会不会画画,他说:"不会。你又不欠社会一幅画。"陈丹青说:"不管你接不接受,整个绘画的传播功能已经终结。"如果你在欧美留学过或了解西方的美术圈,你心知肚明架上的时代已经式微或起码暂时性的表现为没落。可是罗兰·巴特在《写作的零度》里说过一句话,他说文学现在不被保护了,所以现在是走向文学的时候。此话大有深意。在绘画淡出主流的同时,它终于卸下了审美的功能、教化的功能、煽情的功能,好像一个勤勤恳恳给公家工作了一辈子的人终于退休了,可以做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了。绘画解放了、自由了!这恰恰是绘画回归其本质的时代,这可能是绘画最好的时代啊。


最好的时代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我的画对除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想分享我的生活或想法,我会发一条朋友圈,而不会画一张画。我画画是因为,我多么喜欢画画啊。    

                                    2017年1月3日记于北京望京

最好的时代



岳小飞个展:第三种物质——"快速动眼期"系列展第三回 RapidEye Movement

展览开幕 2017年1月16日 17:00 

展览时间 2017年1月16日——2017年1月28日 

展览出品 韩国白喜艺术空间 Becky Art Space 

展览地点 40-35,Gyeongwon-dong 2-ga, Wansan-gu,Jeonju-si, Jeollabuk-do, Korea


最好的时代



7,503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岳小飞's stories

    • 时间和我

      我总是感到时间不够。可能因为女人的中年危机要来的更早一些。30岁之前,一条线索是考研、留学、找工作,一条线索是恋爱、结婚、生孩子----既怕入错行,又怕嫁错郎。恨不得要赶在而立之年把一辈子的...[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