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小记

Share:

2016年沉寂一年之后,终于在2017年爆发了。

曾经在苏珊朗格的《情感与形式》中读到一句话:艺术是人类情感的表达。画画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情感的宣泄,我更关注于表达自我,或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对于现实做出批判。创作小记

长时间以来关于绘画中载体的探索一直没有停过,直到17年初始,我才豁然发现,表达自我的最适合不过的载体不就是本我吗?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组自画像题材的作品。这组作品的画面中心是我自己,都是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的感受,通过具体图像来传达情感。与此同时我的造型开始走向平面化。创作小记

然而我并不满足于单纯的油画或丙烯所带来的画面效果,于是又走向了材料运用的探索,便有了第二组画,从自我的角度走向关注现实,畅想了未来,又在尼尔•波兹曼的著作《娱乐至死》中得到了灵感,创作了一副批判这个过度娱乐化的世界的作品。

其实重点想讲的是第三组作品。

第一眼看,首先从题材上说,日本浮世绘春宫图,相对传统类型的作品毋庸置疑地显得出格,或是让某些正气磅礴的同志感觉非常低俗。在这里我要说一下这明一下这组作品的意义。创作小记

长期以来的作品,受众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这是想表达什么?相信绝大部分艺术家都有这样的经验,我并没有义务向所有人解释我的作品的表达是什么?大部分受众的审美仍然停留于具象的层面,若是无法理解作品,他们并不想去思考背后的含义,甚至认为看不懂的就是不好的,殊不知画画最重要的一点是真诚。

长期以来我的作品都是相对隐晦的传达信息,不过现在我不这么做了,这一组作品非常直观的传达出,没错,我在开黄腔。


12,909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4

1135****0588Rewarded󰂮10.00

7-26

2Rewarded󰂮6.66

7-26

3刘凯Rewarded󰂮5.00

7-31

4lljRewarded󰂮2.00

7-26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姚锴硕's stories

  • 创作自述

    蝶舞茶花》——15岁那年我完成了人生中第一张作品,临摹的一张工笔画。从那时候开始,我立志学国画。之后上了美院附中,那时正值人生观形成的时期,在众多老师的影响之下,对画画的看法开始发生变化,对...[Read more]

  • 创作小记#2

    戏说春宫系列创作到了后半段,我开始探寻一些现实意义的东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柏杨所著的《丑陋的中国人》,顺带又想到了大清国,又想到了中国人的劣根性种种,又结合了自己的所见所看所想,这样以来,...[Read more]

  • 再见!纸媒。

    关于阅读报纸的记忆,可以追溯到读小学那会儿。每周学校都会发给学生一期少年报,人手一份,那时候很提倡看书,看报纸,,学校还要求我们剪报,做手抄报,从那时候起我便养成了阅读报纸的习惯,一直到了...[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