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和我

文/岳小飞

Share:


我总是感到时间不够。可能因为女人的中年危机要来的更早一些。30岁之前,一条线索是考研、留学、找工作,一条线索是恋爱、结婚、生孩子----既怕入错行,又怕嫁错郎。恨不得要赶在而立之年把一辈子的大事都定下来,方才可以长舒一口气。前一段,有感于时光流逝,我在微博上写下一条状态----"智慧处在减速之中,必须快速做事"。


时间和我

Shadow Cather 捉影   纸本    2016


画画的时候,也是在和时间赛跑。北方的冬天很干燥,笔墨干得太快。一笔完成接着就得续上一笔,不然便会留下一条印---那是时间故意捉弄你留下的痕迹。把加湿器打开,用喷壶把纸打湿,使劲浑身解数和时间做抵抗。再提笔感觉好一些了,手机又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手忙脚乱的去接电话,一手拿话筒,一手还在继续画着,脑子里想着画面上的事情,嘴里职业而熟练的说着"喂,您好,哪位?"。很多画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完成的。年底聚会多,朋友家人热情邀约,有的时候不得不推辞一些,"忙过这阵儿就好了"竟也成了口头禅。结果"这阵儿"一直就没过去,也未能如愿"就好了"。忙忙碌碌成了生活的常态。


时间和我

Falling 坠      纸本       2015


这次和谭斐一起在贤空间作双个展,又是时间紧、任务重。策展人翟耀南把我俩召集在一起时,距展览开始仅有一个月时间。我和谭斐都是完美主义者,一开始不敢应承。但耀南意志坚决,我俩使了半天美人计也没能多争取到一天的时间。之后这一个月,在巨大的焦虑中,每天数秒倒计时一般算计着怎么把一天当两天用。一个月后,我与谭斐每人都拿出了至少五件新作。贤空间也在一个月内,完成了现场装置构建、3D打印衍生品、作品礼盒制作,等等等等。


时间和我

装置作品  "第三种物质"   贤空间长期陈列


展览开幕的前一晚,我和谭斐一笔一划的给展览礼盒里的500多张印刷品签名,之后贤空间的工作人员又兢兢业业的给每一张印刷品,手工盖章、封印包装。在和时间赛跑的日子里,我们不计较时间,不在乎多花时间,完美主义的纠结着细节,用心为大家呈现一场有细节、有品格、有态度的展览。

时间和我

"此飞彼斐" 双个展  衍生品

画展开幕那天北京下了一场雪,但很多老师和朋友都来了。最难风雪故人来,我特别感动。开幕式上,老师们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我深深把头埋着,心里觉得惭愧。就像谭斐说的,这次只是我俩一次"过程中的展览",以后的日子里,为了作品和时间较劲、和时间和解的路还长着呢。开幕式以后激动的心情不能平静,我发了一条微博记录彼时感受:"今日画展,画不完美,展完美。感谢大家,我有了一个完美的个展初体验。把内心对老师、家人、朋友以及贤空间的感恩化作满满的正能量,继续向前。"


时间和我

展览开幕现场 行为表演


展览结束了。走在街上,看到行人、车和飞鸟,似乎节奏都舒缓了下来。我有些顿悟。时间没有偏颇,每个人的时间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时间没有痕迹,只有在时间里做成的事,是对过往时间的纪念。总说时间不够用,其实是要想明白究竟要用时间干什么。我觉得,我误会了时间。       


时间和我



11,874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岳小飞'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