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昏》开始

与形式有关的寻觅

海鸥8-11
Share:


从《黄昏》开始

黄昏

布面油画

150*150cm

2014



《黄昏》是我创作于2014年末的一副作品,将这幅作品当做本订阅号的开篇,是因为她在我心里一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研究生二年级对我来说是难得创作的好时间,这一时期我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绘画方法,思考如何用绘画的方式合理地将内心与现实联系起来。可能这对其他人来说不算什么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我来说这么困难(后来我才发现真正的方法根本不需要去寻找,但自己往这方面想了,也就陷进去了)。每当描绘一个事物,必然会面临对方法或形式的抉择,而这种抉择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困扰着我。用什么方法和材料?营造什么样的效果和氛围?等等诸类问题,而每当想好之后,在画的过程中,会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画画,更像是抱有某种目的在进行一种机械的制作。所以在“制作”的过程中自己会越来越反感,变得没有耐心,焦躁。


曾经问过自己无数次:“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而思考过后内心也会有相应的回声,但在绘画中貌似完美的构思总会在这个过程中变质。


因为内心对表达的需求,我认为这并不是初衷的问题,多半是在绘画的过程中跑偏了。有一段时间在做一个壁画项目,画画只能在晚上进行。白天的任务紧张,我看着电脑上一根根线条,机械而有秩序地排列着,渐渐地组成了一副题材宏大的壁画稿图。在处理这些线条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考虑个人情感或精神上的任何元素,所有的形式都在围绕主题展开,当然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因为内容已经提前固定,剩下的就是将形式合理的展开。宏大的城市题材早已脱离了个人的层面,但我依然将画面的主题假想成自己,看着草图心想这是否是自己真实的样子。后来我才意识到这可能只是“领导”心中想要的结果罢了。


但同样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领导”也有表达的欲望和权利,我们只是充当他们手中的画笔,即使有什么问题,也并不需要我来议论。当然,从这个过程中我明白了一个至关重要问题,一个关于形式选择的问题:


功利地选择形式,必然要求完全理性地完成绘制,如果你是一个够理性的人,那么最后可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不够理性呢?那坚持下去很有可能是痛苦的,因为眼前的一切并不属于你,是为了完成既定的目的。


那么感性呢?


回到夜晚,我开始了“感性”的尝试——不带有任何目的地去绘画,仅仅寻求一种放松。当水彩颜料流淌在速写本上的瞬间,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没有构图,没有形象,没有技术,只是肆意地游走、调色。色彩间相互的融合与碰撞所产生的效果支配了我对画面的选择,而我也不再局限于画面的和谐,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心灵上的舒适。这让我想到了N年前的一句广告词“**,飞一般的感觉!”,真的好像是如释重负,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第一次的感觉,虽然早已忘记那一天的确切日期,但还好这张小画一直保留了下来。





从《黄昏》开始

文中提到第一次“感性”的释放


从《黄昏》开始

速写本上的水彩





从《黄昏》开始

速写本上的水彩





这并不是一张特别的绘画,画面粗糙,方法简单,但对我来说是重要的突破,更重要的是体验,突破自己的体验。后来每天晚上我都会进行这样的“释放”,感觉很爽。画画的时候我会带上耳机,这样会让我感觉到整个空间和时间是属于自己的,哪怕这很短暂。

随着时间地推移,我不再满足于在速写本上悄悄释放。2014年末我将定做好的画框摆在画室里,我坐在她的面前,凝视空白的画面,开始了《黄昏》的创作。

没有画完整的草图,只是头天晚上确定了大概的人物动态和位置,如果自己又足够的造型能力,这些我也不会提前准备。在画的过程中我降低了运笔的速度,注意力尽量从人物的形象中脱离出来,画的是谁我不在乎,更不在乎她长什么样子。我在乎的是每一笔色彩和线条带给我的感受,画中的一切作为承载心灵的框架而存在,最终我希望整个画面是内心选择的结果。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记忆中这幅画不到5天就画完了,一多半的时间其实就是我和她在“相面”,我不会苛求她的形状与色彩,至于是什么驱动我在绘画,我想是不受干扰的“内心感受”。内心的表达反应在画面上,而画面的感觉驱使内心不断做出反应(这好像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这感觉是真实的,因为她呼应了自己的内心。这“感觉”很难言语,就好像无比真实地面对另一个自己。每画一遍我会给整幅画面涂一层薄油,将上一层和下一层的笔触隔离开,不同层次的笔触之间会形成有趣的呼应,这常常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想在这个过程中感性的痕迹被“感性”用理性的选择保留了下来。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从《黄昏》开始

黄昏(局部)





《黄昏》在我心中的地位并不是因为画的有多好或多么成功,而是在画的过程中她带给了我难忘的体验。从那时起形式的心结被打开了,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后来的经验也确实验证了这个问题,我会在以后的篇幅中继续分享这个问题),但最起码这是一个有效的开始。

如果感觉的东西让自己虚无、无所适从,不如将视线放小,关注画笔走过画布时留下的痕迹;色彩之间的覆盖与融合所产生的意外之美;画面中被意外打破平衡的既视感;以及一切画面中的小动作。放在整个画面中这些小动作可能微不足道,但它们同样具有美感,且更容易被我们捕捉,更重要的是它们映着自我内心的品格。



如果你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也希望大家给我留言,很想听听你们不一样的故事,毕竟交流让我们了解世界。当时的想法可能在今天看来会有些幼稚,但谁在乎呢?在时间的长河中都只是尘土罢了。

最后附上在创作《黄昏》时所写的随笔。

黄昏

文/海鸥

在外面的世界待得太久,身体就会变得麻木;渴望纯净的心灵久寻不到栖息的地方,就会窒息。

太多的羁绊,太多的错愕,太多的束缚……让我们选择不顾一切地去奔跑,而时间越久,就越容易会忘记自己来自哪里。回想当初,你可曾还记得自己的模样?

其实内心还是有意识的,一颗坚定的心,它的火焰不易熄灭,只是忙碌的我们忽略了它的燃烧。一颗渴望自由的心,是因为有太多的不甘心,才会选择奋不顾身的前行,一个又一个的日落黄昏,一次又一次的无限循环。

即使你累了,也不会停下脚步,只要你的火焰还在燃烧,哪怕只是黑暗中的一点光,也会照亮内心的每一个角落。但很多时候,你以为朝着有光的地方前行就对了,其实它的存在只是在提醒你不要忘记初心罢了,而我们却偏要因为许许多多飘渺虚华的装饰而迷失内心的真实。

是欲望,它可摧残我们的身心,像被蚂蚁侵蚀的枯木。你用无穷无尽的物质来填补这个无限扩张的黑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得到的很多,但同样会付出代价,而这代价是更加宝贵的纯粹与真实。

放慢脚步,让心灵休息一刻钟,聆听一下内心的声音,便会唤醒满是伤痕的灵魂。

再遇见下一个黄昏时,如果此时的风景能让你平静,那么便不会再去寻找彼时的安慰。

 2015.1.1

从《黄昏》开始

画画时“相面”的样子

摄于天美B楼602




从《黄昏》开始

同时期我的画室

摄于天美B楼603



谢谢

6,166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海鸥's stories

  • 告白

    告白只有在画画的时候才能恢复平静,她不仅仅作为我内心情感的出口,更带给我无比真实的内心体验。一个人在工作室里,打开音乐,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任凭纯粹的符号,流动的形式,引领我进入内心隐...[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