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那个黑糊糊的洞里翻滚着的正是无数个自己,能填满它的是你当下的自己,不断的被送进洞去,甚至来不及回味和记录。

北邦8-19
Share: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小心的死在梦里”100cm * 100cm 2016布面油画

每次遇到一些对我现在画的画表示喜爱的陌生人,我都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些东西无法言喻,就是感觉,感觉的到就有,感觉不到就没有,一点余地都无。

首先必须明确一件事,画画是件很私人的事,好坏是人为的标准,根本做不得数,画的有没有感觉才是重点。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1#”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我一直认为画不是种表达,而是抒发。

表达这个词主观意识太强烈,抒发正正好,有画画的被动性在,对我来说这是本能上的需求,一段时间不画就像心里生病了,或者说堵住了,所以要定时疏通疏通,整个人就清爽了,舒坦了。这也像我们隔段时间要与自己聊聊天,瑜伽和禅学都告诉我们要定期独处,清净内心。我觉得这是殊途同归的道理。

前段时间看了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的传记电影,又被感动了(貌似最近很容易看电影被感动:)),她说她的画只对自己才有意义,当时我忽然很莫名心头一酸,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道理吖。乍听之下有些不可思议,但深里一想,是我们对画画这件事有误解,把它神化了,动不动扯上艺术啊观念啊主义啊。 ..

画画就类似如独自发呆之类的事,喃喃自语,无人听也听不懂,也包括自己,因为那就是一闪即逝的感觉而已。

古人用打绳结来记事,一生寥寥几个结就概括了,因为结多了就不具其意义了,分不清具体内容了嘛。人生所谓大事者也就那么几件吧,但随着人类文明的推进,人的精神生活更丰富了,有各种方式可以记录我们的当下,文字,照片,视频等等,但这些东西又过于具体,只适合我们以可被复制读取的形式记录,这个层面属于生存迹象,而时时触发,不断演变着的内心状态,是人人全然不同的个体化的东西,却又要如何记录呢?于是艺术一直以来扮演的正是这个角色,是无法明确解读,也无法统一认知的记录形式,是低效,莫名的。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2#”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3#”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我想,如果我停不下手中画笔,必是有所求,那么,我举着画笔反复磨蹭着画布究竟图求什么呢?

活着太寂寞了,也太卑微了,觉得空空的。

有时以为是亲情,也有时觉得是爱情,或是事业,金钱等等,以为这些可以填补这种空虚感,但无论放多少东西进去都不够。

心头一个大口子,就那么大咧咧的开着,像个黑洞,填不饱吸不满,什么都吸。

这就是人的欲望吧。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4#”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这几年画画之余总爱独坐瞎想,有时就是啥都不干,傻坐一下午想这些有的没的。倒是渐渐踏实了,慢慢也琢磨出些滋味来,这就要回到弗里达说的,她的画只画她自己,画每一次受伤,身体的心里的。

我觉得弗里达是通过自己的画才知道自己的内心状态的,每个人都有无数个自己,在等待某一刻被“我”发现,然后被即刻激活。

那个黑糊糊的洞里翻滚着的正是无数个自己,能填满它的是你当下的自己,不断的被送进洞去,甚至来不及回味和记录。

我们真正焦虑的永远是那不断流失的生命,是下一刻随时可能要面对死亡时要交的那张卷子,大部分人看来,这个卷子开始都是一片空白,有的人半天就是下不了笔画第一笔,有的涂涂擦擦了大半张,却依然患得患失,也有的目光坚定下笔笃定,不停在做题,做完一题又一题满满当当。

人所谓的我都是由各种感觉来刷存在的,把一些感受画下来就是一个个不具面目的自画像。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5#”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虽然我行我素画了好几年,但依然感谢欣赏我动物园以外作品的朋友们。

我一直相信每一幅画都有它的欣赏者,画画越来越像生孩子,又兴奋又痛苦又期待,但生什么样的孩子不是自己来定的,我只是保持爱它的心让它顺利分娩落地。一旦分娩完成它就是独立存在的,而且需要给它时间长大,随着时间我才能慢慢认识它的样貌和性格。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6#”120cm * 60cm 2016布面油画

其实最好的状态就是不懂,那还是种感觉,就是一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确的不舒服的感觉。那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明确的东西,我们通过明确的内容沟通以达成高效的协作,但艺术不是要追求高效,相反,它追求某种低效。挖掘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各种不明确不清楚的感觉,以丰富我们更多的精神体验,认知更多未知的偶发性的自己(这里指自己的心理状态)。

如果你去看展览,第一时间就觉得你懂了,那就说明这个艺术要追求的是传递某种明确的概念,以启发人新的认知。但还有很多展览,特别是绘画作品,就往往很难看懂。所谓看懂,就是可以用现有语言逻辑翻译出来,所有被翻译过的东西都不再是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状态,它可以被明确为各种画面和文字,它将被定型为某一种状态。其实这很像是一种把变幻不定的东西被定住为某一瞬间。

所以千万不要逼自己要把画都看懂,先完全放松的去感受各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内心的感觉在丰富,不要迷信那些画的解说,听听就算了。


你胸口那里也有一个黑糊糊的洞吗“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7#”120cm * 60cm 2017布面油画


注:附图为最新创作的系列作品“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小伙伴们肯定对这个名字有些好奇,这里简述下出处,2015年年年我画了一幅画,叫“于瓶颈处憋紧一串响屁”,彼时正是我摸索油画之混沌状态,脖颈喉头处总有东西梗着,但就是出不来,只觉通体憋涨的难受,这就是瓶颈怀胎需要的隐忍和耐力吧。终于一年多过去了,中间尝试积累了很多,此胎终顺产落地,那时只觉于是通体舒畅,越画越觉得对路,画完还觉余音绕梁于是一口气画完了7幅。真是一长串响亮亮的屁!


9,075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北邦's stories

  • 画论 皮囊系列-[不在线]的人生

    撕破脸之一剥掉的妄言妄想这张皮1人是活的,活的支离破碎。我们的破碎都发生在内部,但因为我们都有一身精心护理的皮囊,而不致外露。就像一身漂亮皮毛的狐狸,魅惑众生,更重要的作用是自惑。于不同时...[Read more]

  • 自画论:破壳人生

    人是活的,并且活的支离破碎。 这些都将体现在我的画作里。 这般分裂成碎片,难免是矛盾的。 这个时代互动性太强,反馈太及时,所以难有大师,巧匠是不缺的。 互联网连接着一切,吃住玩,肉体与精神...[Read more]

  • 黑白谜色

    黑白予我太多,十余年所属,皆在此节。黑与白本是两端,如我挣扎的这人世,心中自有黑白,而我是灰。灰是一种感觉,一种深不可测,触之潸然的感觉,着迷于它,因为它是一个谜。深不可测,触之潸然。落于...[Read more]

  • 画语心声

    早读,阅朋友圈一文,为已逝画家李伯安生平,十年磨一长卷,高两米,长百米。颇为感慨,画一辈子不易,有始有终,最终死在画案之上。《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嘶喊的望切眼神犹在前,“不行!说好的是一辈...[Read more]

  • 写给自己的线体简史

    开始的时候,我把这种画法叫做雕刻时光。这个开始的源头要追溯到2014年的8月,当时参加一个叫寰行中国的品牌活动,从成都自驾到拉萨,一条绝美的川藏线。我从进入藏区不久就开始有了高原反应,路很险且...[Read more]

  • 由《失控》谈我的“糊涂”线体

    最近看一本书,叫《失控》,一本牛逼闪闪的书。冬天的晨跑后用一个热水澡暖心暖肺,是件如此惬意之事。洗澡时之前看的支离破碎、又懂未懂的关于《失控》的碎碎念开始莫名混乱的涌动,随着暖暖的流水自头...[Read more]

  • [访谈]非典型艺术家

    你很难想象,在这个光怪陆离或者说是缤纷绚丽的时代,一幅只有黑白两色的画作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而画中所有的一切仅用线条来表现。或者是一个疯狂躁郁的梦境,或者是一只温柔慈悲的动物,这些质朴的...[Read more]

  • 《方向感》

    每次我面临重要抉择时,就会很由依赖方向感带来的安全感。人生路的方向其实很单一,就是跟着时间前进,时间的朝向又是固定而不可更改的。我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是因为时常需要容忍自己一时的迟钝...[Read more]

  • 《没有听众的童话》

    我很想像电影中的慈父那样,给女儿讲点顺手拈来的小故事,这些故事还多少带些人生哲理,让闺女在我的故事和声音里睡去。但现实里总把此事弄的很糟糕,不是被女儿鄙视没意思就是不知道我在讲什么。所以我...[Read more]

  • 關於我心中的動物園

    《關於我心中的動物園》文:北邦說不得什麼時候起,我身邊有些好朋友養上了寵物,常不期然的聞見他們親暱的喚它們,像溫厚慈愛的父母喊著子女的乳名。每當此時,我內心就突然的有一陣柔軟的衝撞。我沒有...[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