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庐

姜伟8-22
Share:


和三顾茅庐毫无关系,和第一炉香第二炉香更不相干。 一庐是一间柴房。二庐为一室一厅。三庐,三室小院。 

我出生在一所乡间的三室小院。奶奶住一间,爸爸妈妈带我们姐妹住一间,叔叔婶婶家住一间。 

爷爷是国民党,我爸七岁时,爷爷遭枪杀,当时叔叔怀在奶奶肚子里,姑姑十岁。战乱年代这起事件不足为奇,但是因为死者的身份,生者经历了三十多年的苦难。 此时泪水难以抑制。然而这只是一段创作小记,我不能繁冗叙述,长篇的故事待今后再讲。 

我大姐姐出生,爸给她起名姜草萍,二姐姐出生,本来叫小草,奶奶说太潦草,改成秋萍。红色岁月黑色人生,命运不如草芥,绿草浮萍寄托一个年轻父亲特殊的寓意。

 我生于80年,改革开放伊始,爸认为桎梏已解,可是家族里流过的血与泪不能忘却,他给我起名姜忆回。紧接着如火如荼的大建设冲走一切历史,无暇回忆。奋斗,是对残暴不公的最强反驳。去奋斗,迎接一个伟大时代。

 于是他又给我改名姜伟。 

我两岁时,奶奶病逝,屋子太小,为了安放奶奶的棺柩,爸爸把灶台拆了。 奶奶去世不久,叔叔爸爸先后携家搬出小院。 

曾以为父辈们不愿再回到奋力逃离的故乡。当他们到了奶奶的那个年纪,姑姑姑父回乡了,叔叔婶婶也回乡了。2015,我妈说想回去,爸动用各方面力量与资源,在奶奶的老宅附近征得合法土地,造一座小楼,西面是当地名人陈夏文(今后要认真写写他),前面对着叔叔家,东面北面是无垠的稻田。

 同济人为爸妈量身设计的小楼,舒适漂亮,在乡间略显招摇。 

它却不是我纪念的原乡。 在奶奶的三室小院里从出生到两岁半,我储存了零星的意识,姐姐在石灰墙壁上涂的墨团终未从脑中抹去,还有屋檐下浅浅的水沟,布满碎石瓦砾。我喜欢下雨天踩着门槛,看屋檐上坠下的水帘,溅到脸上、鼻尖的雨丝,我曾费力地试图舔进嘴里,可是舌头无法到达这些部位。 

婴幼儿没有精确的记忆,只有用张望用触摸用舌尖舔舐得来的模糊气息。跟随爸妈一迁再迁,住过各不相同的家,但是那低矮的屋檐崎岖的黑瓦爬满青苔的白墙再也没有。这些年东奔西跑四处写生,江南富庶,祖辈的民舍早已更迭殆尽,那份深深眷恋的儿时气息,却在长江以北的水乡找到。 

一二三庐,四庐五庐,保存它们的,恰是贫穷。 

两岁半,没有任何声音的刻入,只有墨团、狭小的屋子,那气息来自低矮的屋檐,沉默的瓦片,哪怕雨帘,也不需要声音。我将它们画进我的一庐二庐三庐。



三庐

 ⬆️《一庐》63x33cm,宣纸水墨



三庐

三庐

 ⬆️《二庐》68x45cm,宣纸水墨



三庐

三庐

三庐

 ⬆️《三庐》45x68cm,宣纸水墨


14,063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1

1jiangcaopingjcpRewarded󰂮66.00

8-22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姜伟's stories

  • 浅阳

    延着围篱我走入小院,老奶奶坐在厨房里发呆,身后灶台冒出缕缕热气,看到我她微笑着迎出来,院子里老爷爷正在用铁锹搅拌水泥沙浆,他也停下活,撩起肩上的毛巾擦汗,他身后砌了一圈红砖,刚刚浮出地基10...[Read more]

  • 簸娘

    这条长长的堤坝,波浪从两边经年冲击与侵蚀,越来越窄,我们搬到泥猫沟之后,它只有一米左右的宽度。 1984冬天某个傍晚,我的大姐姐姜草萍沒有按照正常的放学时间到家,天已全黑,妈妈焦急万分,全家陷...[Read more]

  • 与扇为伍

    2015画十五把折扇,送一部份给亲朋友人。2016画十五把,全部售出。 2017为肖像忙碌,想停一年折扇,前一阵房圣易老师在Artand群里忽然提到我的折扇,并且标价都记着,这下偷懒不得,2017,至...[Read more]

  • 关于肖像预定

    根据照片来定大小和构图,有的适合A4特写,¥800。半身的A3¥1600,A2画面更丰富¥3200,一般就是上述3种价格,含装裱,如有更精美宏大的要求,再议,两人合影x2,三人x3⋯⋯ 不需要装裱皆9...[Read more]

  • 告示

    藏家们,装裱后的画有没有出现拱起的现象?如有,请留言或私信。[Read more]

  • 雨林 1-10

    雨林 1-10 老友莫莫有次问我,会画当下流行的小清新热带绿植水彩么,我说太简单啦!淘宝上嗖搜,真多真便宜,可我不想那样画,走套路有什么意思?歪路野路邪路才诱人。 《雨林 1-10》便陆续诞生,...[Read more]

  • 望芽村痴鬼

    我过世的外婆老家附近,有个望芽村,那地方有个名人,叫望芽村痴鬼。 望芽村痴鬼从小不痴,聪慧好学学霸一方,考上北京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即分配在医院药房。工作不久,老家给他娶一位漂亮姑娘,他极爱...[Read more]

  • 十·一

    本应载歌载舞的日子,在家画了一整天。1号即将结束。地球上时间流逝的速度,我总嫌太快。 祖国万岁! 看到一位老同学的话:节日让孤独的人更感孤独。[Read more]

  • 村中

    风袅袅拂动叶子,零碎的光垂入草中。黑瓦成了灰瓦覆满烟尘。白墙剥落,青苔试图蹿上窗户。 我迷恋这些安静的村庄,在这里长大的年轻人遗弃了它们。 … … …[Read more]

  • 种种挫折,差点生气收拾行李回唐朝,愤而花了一个星期学会支付宝、微信付款,学会用优步打车,对生存又多了一些信心,再来点暴风雨是否也能徒手拨云见日?哇哈哈哈哈一一一网络正在改善我的生活。 郑重...[Read more]

  • ::

    我这个手机摔坏过,近两天触屏又犯病。为好的画赞了取消取消又赞赞了又取消发现后再赞,这样的情况大家多多包涵。 有一天,图图姑娘让我传张画。我的画都高高低低堆在北阳台,翻找起来费劲。于是忙乱中...[Read more]

  • 无边

    喜欢画佛不是因为信佛,艺术是我唯一的信仰。 爱佛因其低眉颔首满目慈悲。只一点点笔墨,轻柔寡淡却美态不可方物。[Read more]

  • 仍心系风景

    少年意气时立志,做一个风景画家,生前小康、死后盛名,将列维坦甩下去…… 如今奔四了,风景无人问津,倒是被水墨人物累瞎。[Read more]

  • 独家矛盾

    每天看着排行榜的深潜沉浮,恨不得一口气给自己点上十个赞。 心满意足的作品仍然舍不得拿出来晒,不希望有人见到。[Read more]

  • 卖画费神经

    切身体会,卖画要比画画费神经,许多倍。 曾经想过炒股赚钱,经老同学劝说没有进行,否则如今我可能四处踩点,找个风光无限壮哉的高楼纵身寻死。 画画养家糊口吧,除此一无所长,呆头愣脑。[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