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迷人啊,你是流浪的迷失者,在日落大道尽头独自起舞,在信仰末日的余晖中闪耀着迷人之光。

Share: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迷人啊,你是流浪的迷失者,在日落大道尽头独自起舞,在信仰末日的余晖中闪耀着迷人之光。

We are the lost ones, We are the charming ones.

广州的六月是四季中最迷人的月份,春天万物迸发的躁动慢慢退去,南方春季的湿黏感被初夏的凉风吹散。就是在这样一个迷人的时刻,“迷人”的青年艺术家郑梓程来到九月艺术空间与我们分享了他对《迷人啊迷人》个展的一些想法。

S:Sophie

Z: 梓程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迷人”的主题——信仰与迷失

S:可以结合这次展出的具体作品来谈谈您本次个展的核心主题么?

Z: “迷人”(charming)是一个用来形容某些人或物的很褒义的词语,然而在这次展览中,“迷人”不仅指涉“迷人的某物”或者说“charming”的本义,它更像一个缩略词,意指“迷信之人”或“迷失之人”。“迷人”的延伸义让这场展览的边界扩大的同时,又透露出我近段时间作品主题中对社会信仰的兴趣。

在我看来“信仰”已经不是简单地对某个宗教的神灵进行心理上的依赖或者动作上的崇拜,而更像是我们出于各种动机对某一具体的事情或物体的某种信任或崇拜。这次我展出的不同作品在主题上都是围绕这样的内核逻辑进行探讨的。

【历史的“迷人”】

展览中的《被讥讽的殉道者》与《被嘲笑的真理》两幅小尺寸作品是我送给所谓“信仰殉道者”的一个感叹号。

其中,《被嘲笑的真理》是我受到向世界各地流动的伊斯兰难民触动而创作而成。因此画中的人物多少再现了伊斯兰教徒的形象。有意思的是,画中黑、绿、白三种配色是我无意识的搭配,纯粹觉得好看而已。但是却恰好跟ISIS(宗教极端组织)的旗帜颜色一样。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被嘲笑的真理》木板油画,70x40cm,2016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被讥讽的殉道者》木板油画,60x40cm,2017

也有部分作品是我对历史事件中的“信仰”、“崇拜”的再想象。如《快乐崇拜》和《契卡的卧室》都反应了政治和历史上的“信仰”和“迷失”。

希特勒时期法西斯个人崇拜很严重,当时狂热分子们向希特勒致敬时都会摆出像《快乐崇拜》里面人物那样的手势。《快乐崇拜》的灵感来源于当时的一张老照片。照片记录了当时希特勒身边的一群女近卫兵,她们向着悬挂在半空中的“信仰”背叛者的尸体摆出了这一疯狂的邪恶手势,我受这一个历史瞬间的启发创作了这幅作品。但是我把血腥的画面置换成了轻松诙谐的“HaHaHaHa”字样,用诙谐的态度去淡化历史的沉重感。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快乐崇拜》纸本水彩,40x30cm,2017

而《契卡的卧室》其实是受到我最近读的一本书《档案:一部个人史》的影响。契卡其实指的是东德秘密警察组织,这本书围绕着主人公的一生与他身边人的秘密警察身份展开。这幅作品可以说是我在阅读这本书时的心理感触的再现。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契卡的卧室》木板油画,100x100cm,2017

【当下的“迷人”】

S:除了以上这些涉及历史、政治和宗教信仰的作品,我发现您这次展出的还有不少与日常生活场景或者物件相关的作品。请问这些作品与“迷人”主题之间存在何种关联性呢?

Z: 就拿《全家》来说吧。前段时间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楼下的全家便利店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明亮,它的光影倒映在路边的积水上,充满着孤独感。这种感觉触动了我,于是决定把它画出来。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全家》木板油画,100x80cm,2017

《再见吧嬉皮士》灵感来自于我工作单位附近的流浪汉简陋的“安居所”,虽然他的“家”在外人眼中看起来甚至是否能够遮风挡雨都值得怀疑。但是他却在他的一方小天地旁边摆上了花盆,这种怡然洒脱的生活态度就像西方60、70年代的嬉皮士一样。然而渐渐长大的我们都不可避免地要去承担现实生活赋予的各种责任,能活得像这个流浪汉、像个嬉皮士,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不可能。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再见吧嬉皮士》木板油画,100x80cm,2017

《立命之处可安身》其实就是我关于“家”和“责任”的一些思考。最近我刚买了房子变身房奴,这幅作品中的房子就是按照我家的外观来画的。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立命之处可安身》木板油画,90x90cm,2017

S:可不可以理解成这些取材于日常生活的作品反映了你对人活在当下的多种生活状态的思考?人们不仅仅在过去会有信仰上的迷失,即使活在当下也会对生活本身感到迷惘。

Z:对。生活方方面面都可能让人走向“迷失”,或者说人在生活中就时常上演着“迷失者”或者说“迷人”的戏码。比如《知识大厦》是我对当下听到的“知识无用论”的一个反问句。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知识大厦》纸本水彩,77x59cm,2017

《试衣间》指涉的是当时网路上沸沸扬扬的优衣库事件。这些作品都是直接反映出我对周围的生活观察甚至是我近段时间私人生活折射出的对大环境的思考。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试衣间》木板油画,40x25cm,2016


【他乡的“迷人”】

S: 这次展览的作品中有几幅画感觉跟其他画作很不一样,似乎是你外出写生的作品?

Z: 我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带我的学生到河南下乡写生。《立命之处可安身》no.2、《红旗渠》、《可是我的家里还有草原》、《qiang》、《荷尔蒙》都是我对当地人生活状态的记录。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中的“迷人”,生活永远不会告诉我们真相,但是只要每个人都努力生活,在抛弃掉历史的叙事性之后,每个人都可以显得很迷人。

《立命之处可安身》no.2画的是当时我们生活的小乡村里唯一一间小卖部。老板安于天命的生活态度非常有意思,什么时候开门、什么时候打烊完全看心情,似乎对有没有客人、能不能赚多点钱毫不在意,还在房顶上接了天线,小日子过得十分怡然自得。有时候老板睡觉睡到下午两点,我们要买东西还得将就他的时间呢。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立命之处可安身》no.2纸本水彩,40x30cm,2017

《qiang》是刚进村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热烈欢迎我们的景象记录。其实中国很多偏远地区的农村都存在着青年人口流失的问题,留守村里的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习惯孤独和离别的他们见到有外人来,尤其是年轻人来村里造访都无比高兴。他们那种开心而真诚地欢迎我们的心情深深感染了我。在那里,村民们日常生活的每个画面都能让我看到另一种更为原始的但是也同样努力生活,安于天命的生活态度。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qiang》纸本水彩,40x30cm,2017

“迷人”的亮点——传统之上的形式革新

S: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展览在形式上有何亮点吗?

Z: 这次个展我选择回归传统,只展出近期一些画作。但是在画作呈现的方式上我会有一些创新,希望能够把握玩的“度”。例如展厅空间的布局和橱窗的配色、灯光的运用等方面会有亮点,也会在画作呈现上达到“跃然纸上”的效果。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例如《试衣间》的呈现我就花费了一些心思,尽量让观者置身于一间真正的试衣间里。总的来说,希望这次个展在形式上能够呈现出高雅和玩味兼具的效果。

专访郑梓程:《迷人啊迷人》个展


11,845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郑梓程'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