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聪夏徵:没有艺术 只有艺术家

Share:

1KP8764da.jpg

对弈,纸上水彩,30×40cm,2014年

1L08764da.jpg有骨架的气球狗,水彩,30×40cm,2014年

1KU8764da.jpg购物,水彩,30×40cm,2014年

1KV8764da.jpg领子 袖口 手,水彩,30×40cm,2014年

1KW8764da.jpg辛迪舍曼的人台,水彩,30×40cm,2014年

1KZ8764da.jpg

翻手绳,水彩,20×30cm,2014年

没有艺术 只有艺术家

在毕业创作初期,我画的内容比较多,没有一个明确的主体,想法很多,什么都想画一些,当时也觉得的这种方式不冲突。但是考虑到毕业创作还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线索会比较好,所以最后定下只从一个点出发。

当时那批画有几个想法在里面,有一些个人和集体的记忆,比如东南西北的折纸,翻花绳之类的,还画了一张弗里达的肖像画的一个局部,是她的一个项链。还有一张《加布里埃尔姐妹》的局部。当时想延续这个思路,整个毕业创作的大的线索就差不多定在了“美术史”上。

但我的想法并不是简单的挪用美术史,或者是致敬美术史。我想要的感觉是一种思考,一种把自己的想法加入到“美术史”当中,是一种思考的过程,学习的过程,会有一些调侃在里面,也有一些奇思妙想,莫名其妙一点,有一些自我的拼接,也有些自己的观点,或者是一些疑问在里面。我试图给出事实,并营造探讨多种可能性的讨论空间,并不说教,我认为艺术的任务是提出问题而非给出答案。

这段时间也读了一些相关的理论书籍,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汉斯·贝尔廷的《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书里提的到一个观点我目前比较赞同,就是关于艺术史模式终结的讨论。这种以时间为线性思路的美术史观是否还适用于现在的当下艺术模式?当代艺术兴起以后,艺术品及艺术家本身已经打破了“时间”或者是“流派”的划分。我觉得对于古典时期的艺术,艺术家是被隐藏的,凸显的是宗教,是被绘制的肖像,是某一个神话,所以这个系列中有一部分是这种消解了作者的“作品”。

文 / 朱聪夏徵

节选自《毕业创作作品自述》

个人主页:http://artand.cn/summer_xz

1,378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Artand官方账号'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