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夢集2013

巍L2014-8-7
Share:

夢(208)爱情

2013-01-01 15:53:33

在一所高中。每天早晨大家都要做早操。操场里站满了人,包括看台上,台阶上,总之所有人都出来了。

在这个学校里有一个传统。每到早操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会站在原地停五秒。等待有没有人要当众表白。而这天早操结束时,一个高高大大的北方男孩从这边台阶上冲下来,手捧一束白色鲜花,冲上另一边的台阶。把花递给了另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他们俩都太帅了。但是大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人轻声说,这是好基友么?

但是接着,拿到花的这个男孩转身把花献给了他身旁的一个女孩,并对她说:“跟我在一起吧!”顿时大家才明白过来。欢呼着散了场。

这天晚上女孩就和男孩睡在一起了。

隔天早晨,女孩从床上起来,推开门下楼去。楼道里同学们上上下下,和她打招呼。镜头推远。这座楼的外墙上全是各样的爱情图腾。是每一次表白以后在一起的情侣们所画。像刺青一样,爬满了整座大楼。

夢(213)饲梦者

2013-01-21 10:35:27

一个男人在地下三楼有一个水塘。只要他召唤并打开网。便有无数的水生和两栖类动物跑出来。它们大小不等,色彩形质都诡秘斑斓。里面还参杂着奇怪的鸟类和哺乳类,身上都粘糊糊的。

第一次去肖就收养了一只微型的蓝底黑斑的小马。它长着海马一样的头,柔软剔透的身躯,能象马一样奔跑,停下来却无骨。

但是所有的这些都不对劲。到第三次去我才反应过来,那个男人是把它们都养在梦里的。因为梦的环境和食物,它们便都呈现出梦里的生物才有的特质。我心里想,这些特征我再熟悉不过了。你骗得过别人骗不过我。它们是绚烂又危险的。而且这些动物极为可怜,在梦的环境下,它们可以无限度的拥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并且越来越虚幻不真实,失去生命的气场。

最后我问肖:你在陆上养了它这么久它应该有些变化了吧。

夢(214)布景

2013-01-25 11:48:48

我和光把自行车靠在边上。楼底下的服务生还有点不高兴。

上楼看了一眼。袁佐愣愣的站在展厅中央,手里拿着系好的绳子和夹子。画都未上墙。

我们悄悄退出来。下楼。绕到展厅另一边。看见屋子外面吊满金色粗绳,不知道什么原理,说是在外面一拉,楼上的画就都能挂起来。

来看画展的还有很多学生,吵吵闹闹的在另一边排队等着。队伍里有人说齐秦也会来。我们并不想再进去。想从后面的山上绕回家去。在上山的拐角,正好碰到齐秦从岔路绕过来。

听说我们要上山。很多人都停了下来。目送我们。齐秦站在山底下开始唱:“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我走在头一个。发现这座山被一片巨大的绿色布景所覆盖。我脚下的白色小路正好是一个巨大的接缝。有时候有风灌进来,布景会微微起伏。开始是比较平缓的凹型上坡。小路左侧是一片浅浅的墓地。有很多孩子在其间奔跑玩耍。

渐渐往上,山势越来越陡我必须得抓住布面才能往上。齐秦的歌还在唱,却越发凝重起来。

到了一个点,发觉不对,山势开始渐渐压过我们的身体,使我们悬在了空中。

再往上看。整座山犹如慢慢收起的袋囊,只剩下顶端的小口。还有淡绿色云朵在出口汹涌浮动。。。

夢(215)夏夜

2013-02-05 15:28:56

在芦苇河岸的水上有一座竹质的浮桥,

夏天的夜晚河面有薄雾弥漫,月光银白,

一个干净的少年,身材高挑结实,

他与我一起来到桥头。

我奔进薄雾里,消失在桥的另一边。

他有点慌,一边走一边叫我。

但忽然我从后面牵住了他的手,吓了他一跳。。

少年后来回到家里,他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

他们夜里睡在同一张有蚊帐的白色小床上,

小妹妹头发深褐卷长,要挤来睡在弟弟和哥哥中间。

夢(216)六姐妹

2013-02-07 13:16:08

我和光回到我小时候的幼儿园调查一个案件。

出来迎接的是我小学三年级的班主任。她老了很多。

一起来的还有幼儿园的院长,一个中年的男人,

一直想劝说光留在幼儿园工作。

这个案子是关于六个姐妹的。

她们都去过同一个迷宫。迷宫对每一个女人都呈现出不同的场景。她们都在自己的那个场景里遇到一个让自己着迷的男人。

尽管最后她们都从迷宫里走了出来,但她们的思想却全困在了迷宫里的那个男人那。

其中一个女人在迷宫里遇到一片蓝色的水域。有蓝色的水草和铁网。一个蓝色的男人在水草间起起伏伏。

第二个女人见到的是一座祭台。那个男人在祭台下方的一处拐角等待与她约会。

第三个女人迎来一匹马。她必须骑在马背上才能见到那个男人。

第四个女人是我,我走进一间巨大的法国餐厅。大堂中心灯光黯淡,座无虚席。靠墙的座位却都是空的,暴露在刺目的探照灯下。我还没有找到他。

夢(219)古代部落

2013-02-17 11:47:23

有两个织布的女孩抱着一块彩色的布来到我家。

妈妈帮她们架上织布机。隔天去看她们便织成了巨幅的彩色布。

织布机后面是染线的工厂,由一个古代部落把持。他们身材巨大,通体赤裸无毛,皮肤黝黑红亮。正在光滑的深灰色山峦上休息。

山底下一口巨大染缸,暗红色的染料浸染了整面山体。

我走过一个男人和女人身边。男人如四方巨石,背对我而立,女人则是光滑结石的大树一般横卧在一座山顶,手臂枕着头睡觉。

再往上走就是部落祭神的山洞,有女巫和山兽把守,不得靠近。举报

夢(220)月食

2013-02-18 12:13:52

开始我们在湍急的河流上放孔明灯。

回家的时候天上已经挂着一轮 巨大 的月亮。

月亮中心有一阵风暴掠过。仿佛银白色的缎子。

转眼天色变黑,云彩都成了深深的蓝色。

大家说月食来了。

抬头一看月亮只剩下左边纤细的金色边缘。

前面有一颗缓慢移动的深蓝星球。

大家说这次是地球挡住了月球。

当月亮渐渐露出右边的边缘。我忽然问:

为什么我们看得见这次月食的地球!?

他们说:亲爱的,因为你现在正在一颗地外星球上。

1Rh8764da.jpg

夢(222)金发女孩

2013-03-04 12:21:42

女孩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是在家族聚会的餐桌上。当时的家庭里已经有很多姐妹都有了孩子。但是对她来说仍然是个突兀的事情。

她的小腹有点鼓起来,仿佛感觉到一个生命在自己身体里开始生长。她忽然发现,她原谅了她的父母,把她带到世界上来这件事。

她想,也许这是生育对于人来说很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她也将告诉自己的孩子,为何会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而当她自己将来面对死亡的时候,她或许也能更加勇敢坦然。随后她想起奶奶走的时候,为何家人在身边会使她感觉很幸福。

即便如此。她还是被家族隔离起来。在一个教管所里过日子。她的爱人一直都无法见到她。只能通过一个全身绿色制服的邮递员传递书信、礼物、和思念。

这次邮递员在一所正在放学的小学校外面停下自行车。并拿出信件来。打开。细细念给等待在报亭旁边的男孩听。另外还有一件紫色花包装纸包着的方盒礼物。

男孩身着整洁,带着礼帽。脸很低,看不见。

然而终于他还是决定行动了。在初夏的一个午后。他脸色惨白,用枪口顶着自己的脑袋。逼看门人打开教管所的门。并把女孩抱了出来。

那时候女孩的肚子已经凸起来很多了。她转头过来,在阳光里露出卷长的金发和少女的面容。

他们逃出大门。想在大街上拦车,但是怎么也拦不到。接着他们只能顺着马路往山上走。有园丁在路边剪草。草地上都是兔子洞。园丁说:你们不能进来,这里是军区的大院。不过如果你们给我抓到一只兔子做酬劳。。。。。

1Rm8764da.jpg

夢(223)淋浴

2013-03-12 14:20:34

这是一座宫殿的前院。

进门便是一个巨大的长形水池。水面静谧如镜。

天色暗蓝。水池两边分别矗立一排整齐的淋浴。

每个淋浴下面都有一个光着上身的巨型胖子,他们全是留着浓密胡须的中年男人。正在一边冲澡一边婀娜起舞。松动的肉肉随着动作轻柔颤动。

靠近大门处有一个画家,正架着油画架慢慢画他们。

我悠悠走到他们中间。在其中一个男人耳边低语了一句。

不料他忽然转身把我扑倒在地。而其他人停下舞动,开始观看。

夢(224)蓝菩萨

2013-03-14 10:11:47

进教室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数学老师还是小学的那个,一脸的不高兴。问怎么今天有十个人都没来。对话全是英文。

接着他便开始教授今天的课程:做古代泡菜。

他铺开一张非常大的布料。用不同颜色画上连续的表格。格子里写:卷,切,绕,撕。。。之后这些将被腌制的泡菜也要放在表格里。画着画着,我说:老师格子画歪了。大家就一起来看。再把布料一抖,那块布原来是在一个斜坡上。

我们跑到斜坡下面去看,斜坡里住着个巨大的蓝色佛像,是个身材胖硕的女人,花枝招展的,正歪着身子在休息。我们便都去拜她。

这一拜倒好,那蓝色菩萨忽然眉头一皱,扑在地上打了个滚,头疼欲裂的样子。她很不高兴地冲我们嚷嚷:“那首诗里说得好:‘荒天为你领路,荒天为你领路。’不要再来问我了!”

1Rj8764da.jpg

夢(228)金蝉

2013-04-23 10:38:44

——他说:孩子和修行。必有其一。

于是。死亡又再次横亘在身边。如此之近,和空虚。

我们是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大家族。奶奶总是很有礼貌的每次都送给来化缘的僧人大包小裹的食物。山顶上再往里走,有一座很小的很旧的庙。对面的山上据说还有一座道观。

这次来了一些日本的僧人。奶奶在门前还用日语跟他们问好。

雪天来的时候,我有了一个男孩。到他长到6岁时,竟显现出一种狼人才有的本性。我开始有些担心。后来有同族的女人在我耳边悄悄建议说,可以送到山上的庙里去修行。我考虑了一段时间。准备背上一些东西去见庙里的人。

另外一边。几个和尚正在半山上一座荒废的土屋里商量。他们说金蝉大师要回来了,应该送点像样的礼物去。

其中一个和尚拿出一件僧袍说:“你们见过这个女人做的衣服吗?她是寻了千家布用千针万线缝成的。应该去找她给大师订制一件袈裟。”

正说着。门咚一声被推开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前,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她拿出一件千家布的僧袍来,问:“你们有人要衣服吗?”

和尚们当场吓得一哄而散。

那个女人就是我。

见他们都不要,我就转去了别的地方,继续上山。

接着我要通过一座楼道的走廊。这座走廊镶嵌在快到山顶的地方。是一座学校的残破的一部分,里面盛满了长满浓密绿藻的山泉,一直没过膝盖。底部铺有白布。踩上去有点坑坑洼洼。而我全身赤裸洁白,噗通跳了进去。

走廊尽头是台阶。上去就到了庙门口。

门口有一片花园和空地。这时候我发现,空地上躺着一只小兔子那么大的蝉壳,通体浅蓝泛着荧光。它的旁边有几只金色的花朵。我有点吃惊,一边小心用纱布把它们都包上拿起来,一边想:莫非他真的回来了?

这时候一个和尚从我身后冲进庙里,大叫他的老婆,说快去准备一条肥鱼,上面说献给大师的。

我愣了愣。那只蝉壳在手里有点动静,一看,好像是活了过来,但是气息虚弱。我赶紧用花朵喂他喝蜂蜜。它最后活过来,渐渐变成了一只蜻蜓大小的细长的蝉。身体黑红相间,翅膀是长长的褐色。

我捧着它往回走。经过走廊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女孩,她忽然吓到我。后来我再拿出那只蝉来看,哎呀,翅膀折了一支。我正想着回去用轻纱给它做一支新的翅膀,走廊那边的山上已经来了好多人,奇装异服,好像都是来哄抢这只蝉的。我正在想该怎么躲藏,腰上被那只蝉挠了一下。我拿出它一看,已经有了一对新的翅膀,并且身体长大了一倍。它在我手里振振翅膀,哗的就飞上了天空,越过那些迎来的人群,往山后飞走了。

夢(229)风筝

2013-04-25 11:08:51

我和光开车到了一座楼底下。上顶楼敲门。开门的是C阿姨的女儿。她说她生气的时候必须要吃药来控制。但是我们去她很高兴。因为之前光给她拍过很美的照片。那是在李叔叔的一个聚会上。她在酒店外面嘻嘻哈哈的跑来跑去。背景都是六十年代被炸烂的街景。

后来女儿和光一起下楼买食物去了。C阿姨就过来招呼我。

她把我带到阳台上。阳台是蓝色的。席地铺着被褥,并浅浅的存着一些凉水。睡上去,好像睡在沙滩上一样。顶棚支着透明的方形帐子。

天色还是亮的,是南方的夏季晚八点。但我从北方来,所以已经困了。

这时候城市的上空慢慢升起来一架风筝。是浅蓝色的,透明的,膨胀的手套一样的,巨大的。他们说这是一家啤酒厂商在做广告。手套尾上是风筝的线,也是浅浅的透明的蓝,像一阵烟似的系在风筝上。

接着又是一架,这次是深蓝的透明的。远远的好像还有一些热气球和别的风筝。整个城市都好像要开始欢庆了。在夏季的南方的傍晚,一切都好缓慢,慵懒,静悄悄的,炙热又凉爽。

20130508 梦

点金石

“you might get me out of the world ,but you ....”

最近,我总是梦见一座岛屿。自己住在这座岛上,或者是去旅行。。。

这次是在一个小镇的集市上。拐角处有有一棵大榕树。

我在树底下捡到一个铜色的花型铃铛。但是它不能响。

我拿在手里晃了晃,不小心它从手里掉下去。

一碰地,便撞出七八个小铃铛来。

我慌乱把它们都捡了捧回家去。

一开门。它们碰上个罐子,罐子就变成了金子。又撞着桌子,桌子也变成了金子。

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变成金子。不得其详。

夢(232)跳舞靴

2013-05-17 11:26:03

有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大眼睛女孩,去参加康熙来了。她坐在地板上和主持人对话。声音很高很激烈,语速很快。小s说:“我觉得没有人想听她说话。”镜头退远。她是一个膝盖以下截肢的女孩。蔡康永送给她一双黑色长靴。她穿上以后就可以站起来跳舞了。

下了节目以后,这个女孩就变成了我自己。我沿着走廊往下走,回到学校。我去找我喜欢的一个男孩,他已经变得非常阴郁,正在游泳池里游泳。而他忧愤的吸干了里面所有的水,让其他人陷在泥藻里无法出来。

我开始还想阻止他,但他反过来攻击我,我只能匆忙逃走。我从楼道往下跑,跑着跑着便飞了起来,像树叶一样往前飘。我一边飘一边落泪,心里想,从前那个他怎么不见了,那时候的他多好啊!

我一直顺着楼梯往下,发现这是一座巨型的大楼,是一整座山开采而成。而到了接近地面的几层,已经没有了楼梯。我只能顺着走廊边缘纵身下去。在一处我遇到两个男孩,希望他们帮我一把,他们却视而不见。而当我最终落到大山前的地面上时,其中一个男孩的小妹妹掷下来一架纸飞机。我接住打开,里面写着一种立体的文字,她告诉我大楼里的人从来没有来过下面,她很想知道山下的世界是如何构建的。最后她告诉我这封信就是一篇小说。而那座山正是这篇小说本身。

夢(234)父亲

2013-06-08 11:47:15

公路上有一架飞机试飞失败了很多次。飞行员一次次被摔出驾驶舱。但最后一次飞行员居然决定要停靠在飞驰的火车上。当然他又失败了。

后来来了一个父亲,他说他也想试试。他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上了飞机。慢慢拉起操纵杆,缓缓的滑到了空中。

父亲微笑着对家人说:“看,我们成功了。”

他们在城市上空绕行了一周,正要着陆,却发现突如其来一片洪水,已经没过了行人的肩头。很多人在黄色的泥浆里挣扎着往家里赶。

于是他们只好转向去一所山顶的学校。此时很多学生正在排队买午餐。他们本来想停下来休息。却发现远远来了一只大鹰。是来追杀他们的。

而这时候,父亲已经全变成了一只仙鹤。

情急之下父亲只好托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向西飞去。他们经过午后波澜壮阔的蓝色大河,如云海般起伏。直到夜幕降临。才停在一处陌生城市的阁楼上。

父亲发现妻子病危。于是向楼下路过的一个道士求救。

道士解开父亲的衣衫,看见名字叫大佑,说,好名字。母亲把自己系在父亲的扣子上,已经是血淋淋。孩子也明显脱水。道士带着他们走,问起遭遇。知道被追杀,笑道:“天地之幅员辽阔,应该已经追不上了。”父亲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鹰。父亲说:“那是对你们人类而言,对我们鹰来说,世界很小。”此时已是深夜,在道士家周围,已经停了好几只来追杀的鹰,正酣然入睡。

1Rk8764da.jpg

20130729黑麒麟

我和光在一座地铁隧道里得到一匹黑色骏马。只要我们一吹口哨,它就会以一种在空间里逐渐打开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

它本是人中麒麟,马中赤兔。我本该叫它黑麒麟。但我一时间忘记了这来由,只能给它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彩色蝴蝶。

过了很久以后。地铁隧道已经被改建成了一个小商品市场。

我对光说,要不你再试试,没准它还会出现。

结果它果然出现了。

它可真高啊。骑上去有点像骆驼,很瘦很长,脊背一边走一边起起伏伏,我抱着它修长的脖子,看见它全身黑色锃亮发光。

当我们准备出城的时候,战争已经爆发了。

光不见了,变成了妈妈与我一起。

有人在后面追赶。黑马却还来不及打开。

我跟妈妈说,你得先走了。千万不要在路上等我。你想你都出去了,你的女儿肯定会比你更好的,所以我也一定能出去。

这时候黑马变成了一只白鹅。跟着妈妈往城外赶去。

城门口正有无数的人往里涌。我也刚好赶到。墙边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媒婆,正在说服妈妈留在城里。

我一把抓起她就出了城。

媒婆开始还跟在后面一直劝阻,直到跟到了城门外,见到外面有个接应我们的人。她忽然就变了形态,成了一位神仙。她轻轻对接应的人说:“成了!”

夢(237)门

2013-07-30 17:11:30

家里来了一些客人。后来又来了一些。甚至有几个不认识的音乐家,身材小小的,穿着黑白相间的制服,皮肤深棕色,留着浓密的胡子。

光好像在隔壁睡觉,过去又没有看见他。两个屋子的空调都开着,怎么会没有跳闸?!

一切都有点不对劲。大门有点吱吱嘎嘎的响,我想去关上却怎么也关不上。

过了一会儿。光从外面匆匆忙忙的回来了。说:出大事了。

我说怎么了?

他说:是黑帮的人,我惹到他们了,他们知道得太多了。

我说:你先看看这门。坏了。

他说:对啊,就是因为这门坏了。这道门打开,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有点像30年代的美国吧。但是有很多国籍的人都混杂在一起。

我说:啊!那我怎么下楼去买菜呢?!

这时候来了一个小孩。他是从门外那个世界来的。他是在那个世界的新闻里听说这里闹鬼所以才来冒险的。

我说:这可怎么办?不能让他进来,不能让他发现这个门可以通向不同的世界。

但是忽然他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一着急!抓起他就从窗户扔了下去。窗户外面还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街景。但我看见他像树叶一样飘落下去。

我这才意识到,这两个世界的人的时间是不同的。而他永远都无法回到他的世界去了。因为这门坏了,只对另一个世界开放,所以在我的这个世界他是找不到这扇门的。如果门修好了,他找到这扇门也没用了。

这时候音乐家们要走了。他们也是来自那个世界的。我追出去,有点担心。他们说,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我说那好吧,那下次来一起唱KTV吧!

我就这么跟着他们走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门外是一个仓库,仓库外面有点荒凉破旧,住着一些诗人和孩子。我听说顾城和谢烨也住在这里。

我正茫然的走着。忽然后面来了一个男人和女人。有一首王菲的歌正在耳畔响起。男人高高的。对女人说:我今天打算吻我新的爱人。

女孩有点失望,心想反正不是自己。但是男人一把把女人搂过去,说:我有点东西要给你!他的另一只手指尖上正沾满细细的白糖。他像抹口红一样抹在自己和女人的嘴上。然后轻轻的就吻了上去。当然后来这个吻就变得既深又疯狂了。

再后来他们一起沿着一条上山的斜坡走,中途他们还去看望了男人青年时候的自己以及他青年时候的爱人。

在这个世界里,时间是二十年一段的平放在空间里重复播放的。

再往上走,他们又去拜访了年轻时候那个爱人的中年时期。

我听见他身边的这个女人问:其实你还是很爱她的是吗?

男人说:早先怀了两次孩子,最后都流产了。家里人说是她身上风水不好。后来怨恨就太大了。也就不能在一起了。

0130809 绿水

早晨起床。教室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有个女生在后墙上点了一下,那面墙都像纸片一样倒下来了。大家蜂拥过来。把墙又立回去,里里外外好多同学围在一起用透明胶贴那道巨大的口子。

这时候远远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隆声。

低处有绿水急速的漫上来。

大家说。末日终于还是来了。

说着所有人就四散逃去。

我有点愣愣的反应不过来。心里想着。去山上吧。回老家里去。

但是IVA走过来,手里抱着个黑色的橡皮艇。一手拉起我。默默的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起的还有一个初中的同学和一个中师的同学。

水边静静的。清澈的绿色。非常美。我们坐上橡皮艇飘了进去。

水仍在不断上涨,没有浪花,只是安静的起伏着。

我问IVA,我们要去哪里?她説,我也不知道。

她的平静和慢都超乎寻常。

水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往高处去了。我们一直静静的漂到了一座广场的上方。广场边还剩着很长的棕红色石梯暂时没有被淹没。

我们登上去一直爬到顶上。IVA拖着橡皮艇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顶上是一个废弃的日本公司。好像一座巨大的祭台。最里面有一座大门。门缝里有细细的水漫进来。我们一推,又是一片汪洋。

我们再次坐上橡皮艇浮在水上。这时候,只剩下三个人。我中师的那个同学已经不见了。

左边还剩着一些高架桥的影子,看得见有人在上面奔跑。我初中的那个同学也走了上去。远处有一片绿色的山脊,正在被新涨起来的浪潮吞没。

IVA把我抱在胸前,有一种平静又舒适的绝望,好像终于回到了真正的家乡。

而我只是很现实的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正在山里度假。他们会怎么逃亡呢。电话也没有来得及打。而我们一直没有物资很快就会饿死在水里。。。。

夢(239)版画工作室

2013-09-14 11:04:14

开始一直在清华和技师们谈丝网版的事。

后来下楼去银行,路上遇到一个技师从海边回来。

我看见他手里有一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浑浊的海水。

我拿过来晃晃,什么都看不见。

他说,我拿给你看,它非常完整。

他伸手取出来一颗非常大的珍珠,几乎是正的圆球,泛着浅金和粉色,上面还有螺旋状的花纹,像盛开的花朵一般。

我拿过来捧在手里,有一个棒球那么大。进而我又发现它还活着,正在缓慢呼吸。

20131007

梦(240)太阳陨落

这个女人回到她的家族的时候已经是20年以后了。她如今一头黑色长发,脸色深谙,像一个吉普赛人。

她回到她的大厅里,那个男人正在欢宴庆祝。而她已经关上大门,要来实现她的报复。

没有人知道她能做出什么。但是忽然间满月升起,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地面开始动荡。转瞬月亮却只剩下一半,另一半也在迅速消失。

大厅里人们开始惊慌失措,有人窃窃低语,说那不是月亮在消失,是太阳陨落了。

接着大厅变作一片荒原,只有无处不在的探照灯如阳光般热烈。人们渐渐醒来,记起自己曾经是谁。

荒原尽头有一艘巨大的白色沉船, 有些人翻过那艘船,背后是无边的垃圾场。有人爬上那些垃圾,说:也许这是最后的阳光了,还有这些田野里的食物,不久都会不复存在。

此时地球在宇宙里变成了一颗非常深蓝的星球,如天鹅绒般散发着最后的荧光。

人们开始说笑着慢慢遣散,各自想着自己的出路。有人要去见自己在某个学校里任教的姑姑,也有人不知所从。

我跟着人群路过一个废弃的院子里看见一窝淡蓝色的蛋,拿一颗来看看,软软的好像快要孵化出壳。于是没有舍得吃,又放回去。那只蛋果然迅速融化,孵出来一只湿漉漉的白色小羊。接着其他的小羊也都陆续出世。他们的父母闻讯而来,看到有陌生人靠近自己的孩子,公羊在地面转了一圈,变成了一座门那么高,在我面前走来走去虚张声势。我拿了些食物递过去,它才恢复友好。

食物同时引来了一只黑色动物,它同时有蛇尾、鼬身、和狗头。我抱起它来与我一起走。

人们渐渐听见远处有水声,浪潮开始涨起来,淹没低洼处的房屋。我带着这只黑色动物上到一座红砖楼顶,顶上有好几桌人还在不慌不忙的打麻将。我站在楼边上看着涌过来的洪水,对那动物说:若是洪水涨到这里你就自己逃生吧。那动物说:为什么?我说:因为你极有可能活下来,但我却会被巨浪吞没,你要替我好好活下去。

夢(241)宇宙迷局

2013-10-18 17:12:46

我与一队人来到一座花园。发现园子中间的地面有一个小孔洞,望下去深不见底,内部有穿梭的线状结构,并发出蓝色荧光。

接着我们被告知必须在这座花园里找到一个问题,并回答这个问题,才能离开。花园里每天会有监察来巡视,我们必须在他们到来之前找到问题并解决,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只是找到了问题,监察们会让问题立即作废,并且更换成新的问题隐藏起来。

花园后门是个关口,关口前有士兵把守,关口外面是一片迷雾。看起来似乎也是无法从后门出去。

过了两天,没有人有任何头绪。

第三天早晨,我在花园里发现一件怪事,白桦树的树枝,只要插到土里就会开出花来。接着我发现小路上也散落着一些白桦树枝,顺着桦树枝的线索找出去,我竟然一个人走出了花园。

花园外面有一座桥,桥下面有一座砂石矿场,大片砂砾正在缓慢塌陷。砂砾边上有个男人坐在轮椅上,岌岌可危。我急忙跑过去把他推出来。

后来这个人递给我一块石板。石板上有一块隐藏的屏幕,屏幕可以滑动,好像是一张地图放大的局部。我一边滑动一边在脑子里把局部拼起来。当最后一块图形在脑子里合上的时候,我的手里也出现了一张地图。

地图上从左到右排开依次是一座三角塔,三艘不同形态的巨大帆船,和一艘水晶形状的透明太空站。它们都悬浮在浅亮色的七彩宇宙里,分别从上到下依次分有很多层。整个地图揭示了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迷局。

我们起初所处的花园便是最左面三角塔的塔尖。砂矿则是从上到下的第二层。

通过地图的提示,在每一层都可以找到两个问题。

通常比较容易找到的是能通往下一层的那个问题。直到一直到最底端,就能升级转去帆船的船帆顶端去。

而另一个问题是可以帮助人从所在层直接到船帆顶的。但是这个问题更难被发现和解决。

当然最难的是直接从塔尖到三艘船顶再到太空站顶端的那些问题。既最难被找到,也最难以回答。就像我们在花园背后看到那个关口。

在地图最后还有显示,在太空站的中段的某处是最后一层。

那一层是由很多音符组成的按钮,你可以任意选择四个音组成一组,直到找出这一层的密码。揭开了那个密码我们才能回到现实世界里去。

夢(242)金线

2013-11-10 15:21:12

森林深处有一座村庄。村庄里的人靠狩猎和纺线为生。

他们有一种刀,当他们割下鹿茸的时候会把鹿茸削成一小片一小片。那刀非常快,削鹿茸就像削奶油一样。

每天他们都向路过的人兜售鹿茸和线团。傍晚还有监工来统计数量。但是由于过于偏僻,卖出去的线团寥寥无几。

村子里有一个女人,她手里有两个金子做的线团。她想以此从村子里逃出去。

在计划的过程中,她爱上了村子里的一个男人。

——这时候我忽然醒过来,发现自己跟在一个剧组里做一些杂事。剧组正在森林里拍一个关于纺线和狩猎为生的村子的故事。

随着剧情的进展,我又发现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都是我自己。由于之前他们不曾相爱,所以我一直有一种不完整的感觉。而现在我终于完整了。

夢(243)羽毛一样的

2013-11-12 11:33:04

我已经把起飞的原因忘记了。我只记得我像一片羽毛一样的就飘出了王宫。

这时我正是一个古代国度的年轻王子,有一个随从,是个小女孩,只在我需要时出现。

开始是在绚丽的黑夜里。遇到繁华的城市,奇异非常。但是我只记得我最后潜进一所房子,房子里墙头上有一只黄色发光的鱼,又好像一只气球,摇摇摆摆的正扑去屋子另一边的一个圆形气孔,挣扎着要钻出去。

我想跟着去看看它急切的要去哪里。转过一道门,我也扑了出去。外面煞白一片,忽然就到了白天。脚下万丈深渊,底下是无边海面。

阳光暖洋洋的,天空很远。海面很静,泛着浅淡的蓝绿色细纹。我就这样一直睡在半空里往前方飘去。

过了很长时间,我看见远处慢慢出现一片红树林,雾气渐渐浓重。我隐约觉得自己曾在梦里来过这里。远古时候这里曾经历过长久的战争,仿佛如今都还有奔杀的红色盔甲幽灵在树林里怒吼,而成河的血浆使树干变蓝树叶变紫,千万年不褪。

树林的尽头,停着一艘废弃的巨轮,巨轮下水草妖娆,浅滩处有巨型的美人鱼出没。它们在深谙处仍能被辨认:丑陋,邪恶,笨拙,周身红色鳞片。

我实在累了,便停在巨轮里休息了一晚。随从这时便出现,为我安排饮食。

——而停下飞行便再不能起飞了。

清晨起来听见船舱里有些动静,才知道是下层住着海盗,正要上来捕我们。

这时候船外出现一些红毛怪物,瞪大着圆眼从水草里爬出来,背上我们逃了出去。

跨过漫长大海。我们终于上岸。岸边有一座小木屋,出来迎接的是一个老妇。她有些责备的说,你们怎么敢去红树林那边?浓雾就足以使你们迷路。

这时候来了一个王国里我的兄弟,说要带我回去。于是我们准备在小木屋休息一天,隔日启程。

翌日起来,清晨露水未干,木屋外青草花坡,还有香蕉同时长在地面,三两个一丛。我顺势扯起来一个。

这时有一头白色小象跑来我身边,委屈的看着我,那眼睛也白白的,仿佛一颗纽扣。我把香蕉递过去给它吃,它却幽怨的跑走了。

1Rl8764da.jpg

(244)红衣

开始的时候一直躲在屋子里。用被单盖住自己的身体。

直到无处可藏。于是只能开始逃亡。

后来跟着逃亡的人越来越多。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

有一次,路过一片荒原。远处有山川,天色灰淡。迎面走来一个女子,短发,红唇,通体火红色纱衣,轻飘在微风里,一尘不染。过了一阵远远的又来了一个,长发,记不清面目,也是年轻美貌的。

再后来的间断少了一些,是三两个一起的,三五个一起的。但那红色渐渐暗淡,女人的模样也衰老了一些。在最后的是一大群,从乡下刚演出完回来的,那红色是粗陋的绸子,好似腰里还绑着红花红鼓,嘻嘻笑笑好不热闹。

1,236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巍L's stories

    • 互联网时代的艺术创作

      策划/统筹 本刊记者 孙玉洁 高登科 文/本刊记者 孙玉洁 高登科 王可人1、移动互联网解决的是随时、随地,视频、影像等产生于传播的问题,艺术该如何面对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给艺术带来哪些...[Read more]

    • Waving

      新的一批染料从美国和日本辗转了好多地方,花了前前后后一年的时间,包括很多朋友的帮助,最后才全部收到。但效果色泽都尽如人意。今年的这批介于全手工绘画和孤品丝巾的作品,从iPad作品no writing里...[Read more]

    • 往事

      最近整理一些旧箱子,翻出来一些老画。好多大学时候的回忆。[Read more]

    • The Endless Conversation / 漫长的交谈

      第一个人1. A♧Flowers A及起初,一些女人围坐在一起聊天一个卷发男人走到她们身边与她们问好那卷发也像一朵花一样2. 2♠Solitude 所有的孤寂都因为一个外界的对象,一个读者我是那个读者...[Read more]

    • 2014TEDx 讲稿 《THE ENDLESS CONVERSATION》

      涟漪一.个人行为1.起因这个项目发生的原因,来自我本身语言和表达上的障碍。第一是现实所迫,由于工作的需要2013年初我开始学英文。任何事情的启动时期大概都是惊心动魄的。英文的学习带来一个新的世...[Read more]

    • 【这里有诗访谈] 画家巍:生活会变好

      2014-10-20 六回 这里有诗【这里有诗访谈]画家巍:生活会变好采访时间:2014年10月13日晚和10月15日晚 她在北京,我在大理她是画家巍,大概是我采访过的最美的一位艺术家。六回:正在看你...[Read more]

    • 《空杂志》活动

      非常感谢在上海的藏家,隐二和苍间老师发起的这个小活动,一个我的微型展览以及创作与收藏间的对谈。在如今这个日益自由的国度,大概每个人都能创造出一个世界来。去除画廊和拍卖行的运作评论家的引导和...[Read more]

    • 梦工坊&达衣岩

      把夢穿在身上和达衣岩的合作非常愉快!衣服都很美!撰写正文...[Read more]

    • 短夢集2013

      20130104 在今早的梦里。我困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盒子里。那是一个废弃的电话亭。时间早已封住了它的门,磨掉了它的窗框。只剩下光秃秃的水晶。盒子里,水一点点往上涨,已经快漫过我的头顶。水里是蔓延无...[Read more]

    • 金发女孩

      最近在整理文件的时候找到了2013年《金发女孩》的这个夢。2013-03-0412:21:42女孩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是在家族聚会的餐桌上。当时的家庭里已经有很多姐妹都有了孩子。但是对她来说仍然是个突兀...[Read more]

    • 长夢集2014

      夢(245)胖金鱼2014-02-1010:56:09夏季的午后,炎热,昏昏欲睡。家里有几条金鱼养在洗衣机里,可怜兮兮。两条红白色的,一条蓝白色的。色泽含混,食欲不振。我说这可怎么办呢。想到后院有个小...[Read more]

    • 短夢集2014

      20140104一座荒废的校舍,我和一群莽夫来这里暂住。而不久我便生出念头要逃出这个群体。过程中我发现这里同时还住着一些动物。它们告诉我如果要躲过莽夫们的搜寻必须随时保持内心的平静,任何悲伤或者暴...[Read more]

    • 世界模型研究所

      果壳办公室20142012年果壳体血(多重世界)展览桔子在我的展览上万有青年烩2012果壳办公室2012[Read more]

    • 漫长的交谈 /AN ENDLESS CONVERSATION

      自从去年十月开始的这个作品,到现在已经耗去了9个月的时间。首先这个作品由56张扑克组成54张+2张替补(无牌号);每张牌除了花色和牌号外,都有一个特殊的牌面图示,序号,和名字。另外会有一张特殊的...[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