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天真

胡玥2014-8-7
Share:

1RR8764da.jpg

春天时节,由于干旱,整个人燥得发慌。

每天坐在博物馆的玻璃房里等着形形色色的人。

       空闲时点上一根烟,就会发现些什么......

蜻蜓

“嚓~~嚓~~嚓”,这个声音吵得我心烦意乱,抬头看是房顶有只蜻蜓在死命的飞。

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它究竟要去哪里,

大概它只是想飞去它所看见的那片蓝天。

那片一望上去有点无际的蓝天,可就是隔了块玻璃它怎么挣扎也飞不出去。

可能往高处飞是蜻蜓的天性,但是现在你只要稍稍往下飞一点点就有一扇门,

这扇门外面就是那片一望上去有点无际的蓝天......

但是你只知道往上飞,往你看见的那片天飞。

最后精疲力竭的坠落下来成为一具尸体。

呵呵,让我哭笑不得的蜻蜓。

鱼儿

鱼缸里有好多好多大大小小的金鱼,大抵是红色。

我随时见它们自由游弋在鱼缸中,比我好。

但一细看,有的小鱼正在被大鱼追杀,大鱼居然会吃小鱼。我诧异得很。

同样是鱼,可以说是同样到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颜色都一样的鱼儿为什么会被这样吞噬。

小鱼为了不被吃,只有提心吊胆的活在鱼缸里。

那种惶恐和不安是比死亡恐怖一百八十三倍的东西,那被吃了又有什么呢?

呵呵,可恶又可怜的鱼儿。

苍蝇

到处都他妈是苍蝇,它们的存在让我发自那些的恶心。

我想把他们通通清理出我的视线,但是似乎它们的反应快的让我有点丧志,怎么打都打不到。

但意外总是那么惊喜。

地上掉落一颗糖,苍蝇就叮在那个糖上享受、陶醉、高潮......

哈哈,平时那种让我灰头土脸的反应速度竟荡然无存,苍蝇被我一脚踩死。

欲望真的恐怖。

小姐

夜幕降临,旁边的夜总会开始纸醉金迷。

一群群穿的不多的女人走向那里——

露背、超短裙、热裤、黑丝袜、高跟鞋包裹住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走向那里......

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十三号天使》,

她们都是天使,是十三号天使,

吟唱着这首——

“只要你买票就可以和天使上天堂玩。

呵呵,有钱屌就大,我们不笑娼笑贫。”

101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胡玥's stories

    • 《苦菜集》

      序 苦菜是什么?这里说的不是草药“败酱草”,而是“云南十八怪,青菜叫苦菜。”的青菜。 那拐弯抹角直接说青菜不就得了?一来呢,看着90后、00后如雨后春笋来势汹汹,自己虽然不能说老吧,但也绝...[Read more]

    • 随笔

      我曾经梦见自己有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亦如梦见那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很快我又意识到,梦终究是梦,我不奢求梦境与现实能够重叠,只求不朝反方向发展就好。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正因为有些东西捉摸不透,也...[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