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宏祥:关注人性的图示性绘画者

文:罗书银/2011年

郑宏祥2014-8-7
Share:

1Ru8764da.jpg

《我的骄傲》200x150cm   2010年

  初见郑宏祥,给人的感觉是一位衣着服饰都相当整洁的严谨,不苟言笑的青年,却反而更能激发人与其交谈,聆听其内心真实想法的冲动。

  郑宏祥1983年出生于辽宁省的盖州市,因对绘画的热爱,他高三参加了美术培训班,并考上了鲁迅美术学院。一个非童子功的人只是通过参加短短的培训班便能考上美院,自然与其所具备的艺术天赋是不可分的。06年美院毕业后,他在沈阳呆过一段时间,08年,为着追寻自己内心的艺术理想,他踏上了来北京的旅途。

  郑宏祥是敏感的。他所表达的艺术植根大的社会大环境,虽然平常与这个环境接触不多,但是他总却能在自己失眠之时突发灵感,为自己的艺术增添更多的元素;郑宏祥是矛盾的。他的画面是强烈的灰与热烈的红的对比,他的绘画语言的是“图示性绘画”,带有寓言的内容,但他却从不直白抒发自己的心迹,他也不强求自己艺术所能达到的效果。他接受矛盾的存在,接受别人对自己艺术的误读,更接受作品被骂的声音。

  看郑宏祥的画面,你无法过目就忘,在这些充满着寓意的作品前,你会驻足停留,会思考艺术家到底在画什么,想要传达出怎样的含义。郑宏祥说:“我很喜欢村上春树说的一句话‘当鸡蛋与石头发生碰撞时,我总是站在鸡蛋那边’。”

  自09年在八大画廊举办的个展“盒子”以来,郑宏祥每年基本都会有保持一年一个个展,2-3个群展及1-2个博览会的展览频率。他说自己平常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除了画画,就是画画,所以参加这么多展览,他从来不愁没有作品。2011年9月2日,在其个展“骗局”开幕的第二天,9月7日个展“图示性绘画”开幕之际,郑宏祥接受了雅昌艺术网记者的专访。谈出了艺术家内心的所思所想。

  个人创作经历

  雅昌艺术网:你的北京创作历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郑宏祥:我是08年4月份过来的,之前一直是在沈阳,做了一些别的,也是业余的时间画一画。08年过北京之后一直专门从事创作。

  雅昌艺术网:当时为什么选择来北京?有何机缘?

  郑宏祥:就是想要专业从事艺术创作,在沈阳还是各种资源、信息的资源少一些、局限性太大了。北京的艺术氛围还是要好一些。因为刚毕业时一些客观条件不太允许直接来北京,我是一直没想过要做别的,就是想要做艺术。

  雅昌艺术网:你08年来北京到现在已经是有三年的时间了,一直在北京吗?

  郑宏祥:对。我几乎过来之后一直是常年在北京,就是画画,没有别的事情。

  雅昌艺术网:来北京这么久了,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郑宏祥:最大的感触就是东西越来越贵了,没有别的感触,因为一直和外界接触比较少,看很多东西也是通过网络,通过一些媒体。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创作,对于其它一些东西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没有那么多精力。

  我觉得北京的艺术土壤还是比较好一些的,来了之后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以前没来北京的时候可能是看不到的,包括一些好的展览,一些好的书籍还是说很多,看过之后---“还可以这样”,你的思想、视野上比原来开阔了,这个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感触。

  我一直在工作室,没有其它的事情一般不会出去,但是在工作室也不会全部的时间都在画画,创作对我来说现在和吃饭、睡觉是一样的,我困了就睡一会儿,想画就画,饿了就吃饭,都没有差别。

绘画语言及艺术创作

  雅昌艺术网:你给自己作品的定义是“图式性绘画”?能解释一下吗?

  郑宏祥:“图式性绘画”主要是通过一些符号,包括色彩,各种不同的元素,他们本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通过一些解构重组互相组合碰撞,让它出现新的含义,这样的话,我觉得就像是一种莫名的公式性的东西,我把它称作是“图式性绘画”。

  但是这个可能和数学、物理学的公式还有区别,因为它是以图像为媒介的,图像会给人一种感官上的一些印象,这个不是说1+1=2是一个固定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所以说,图式和公式还是有一定的差别,它是一个范畴。

  雅昌艺术网:一直以来都是这种绘画语言吗?

  郑宏祥:我画面中的红色出现前,做的东西完全是灰色的、单色调的。后来觉得那个东西对于表达来说,因为过于安静,对表达还是有一种局限,后来加入了红色,红色和灰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个比较利于主题的表达。09年我刚开始做《盒子》系列,有红色出现,之前做了一些很情感类的东西,后来转到对一些社会性的课题的关注,当时也没有说想要提出来一个什么性质的绘画语言,这些都是后来提出来了,最后的归纳整理。作品多了之后会有一条线索,从这个当中摸索出来那么一个东西。这个是我现阶段做的东西,但也不会说一直是这个东西,它是一个阶段性的东西。

  说到怎么会想到这么做的话?那是从最开始上学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个兴趣上的偏好,我当时喜欢一些超现实主义,达利,马格里特等,它不是一种纯绘画语言上的表达,而是从一些哲学、社会学上面切入的。所以说我自己做的话,我不会说从一个纯粹绘画语言上来切入。可能兴趣决定每个艺术家最后选择的道路。

  雅昌艺术网:你的作品中很多特定的符号:红色的盒子,犀牛,男子的裸身,防毒面具,斧头,标示数字的花等,能分别阐释一下这些符号吗?

  郑宏祥:比如说“盒子”,我“盒子”画得比较多,盒子套在人的头上,看不见前方的东西,这个时候就变成了一种产生局限的东西,但是又能给人一种保护的感觉,在中间产生了一个矛盾。

  再说一下“裸体的男子”,为什么都是裸体的?因为我想要把他的身份模糊掉,他只是人本身,没有一个具体的身份、没有社会性的角色,说是没有身份的话,说他失去身份其实更恰当。就是说画面当中的人失去了自己的社会角色,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尊严,甚至说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祖国,这些东西都没有了,他仅仅是作为人本身,他被剥夺了一切,一无所有。我是从他作为人本身的一种属性在这个上面进行再创造。我觉得艺术家不是造物主,即使在我的作品当中我也不是在创造一个东西,只是说在这个元素之上进行一个再创造,让它产生新的含义,是一种改造。

  “犀牛”是因为我当时想要寻找一个很有力量,但是同时又充满悲情的元素,找了很多资料,最后发现“犀牛”这种动物很符合这个东西,首先它的外形、体积很庞大,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同时它所面临的生存问题,有一种让人感觉很悲情的意味在里边,它很符合我当时的一个创作的需要。

  “防毒面具”,我说我在红色出现之前做了一些很情感的东西,因为刚从学校毕业面临社会,都会有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当时做了一些这个东西,后来因为人的心境可能是改变了,这个东西就不再做了,关注社会性的议题之后就出现了红色系列,一直延续到现在。

  我选择元素都是根据创作的需要来找的,不是说仅仅为了一种辨识度,去固定做哪一个符号,有可能我再画一个新的作品就没有这个元素了。

  雅昌艺术网:现在有什么新的元素出现吗?

  郑宏祥:比如石头,当时我就是想要一个很僵化的载体,就是它承载的一种很僵化的一个意思在里边。一个人,比如说这张画是人的头被换成一个石头了,就是一个僵化的思想,这个人手上边的伤疤、胸前的伤疤,这是一个耶稣的形象,再有就是这个形象涉及到一种信仰的东西。(作品《失活》)

  雅昌艺术网:那么你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儿?

  郑宏祥:我大部分想法出现的时候都是特别闲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时候。比如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突然想到一个什么东西,偶然就出现了。但是这种偶然性也有它的必然性,就是你的东西的积累。比如这个杯子,可能有一天我看到这个杯子想到一张画,但画出来的东西也许和这个杯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说呢?不是说外界给你的一种什么东西,有一些东西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说通过你把它寻找出来。

  雅昌艺术网:你在乎外界对你的和你的作品的评价吗?

  郑宏祥:因为我一直做的东西都是很间接的,我没有直接的把自己的想法抛给观众,所这样的话肯定会出现误读。有的时候艺术品是需要一种误读的,如果我说这是一个杯子,他马上就知道这是一个杯子。如果我用一个很间接的方式说这个问题,他可能听到之后会联想到其它很多东西,这样的话这个作品会通过和观众之间的互动,得到一种升华,它会产生很多、很多其它的东西,不同的人看到之后会有不同的误读,也有人会联想到艺术家最初的表达,这样你的范围会变大,比你自己在工作室当中画一张画的意义要大很多,这个误读是很重要的。

  误读算是艺术作品最终完成的一个步骤。因为我觉得作品是有他个人性的东西和他公共性的东西,分成两个部分,个人性的东西就是在你工作室当中从你最开始想一个问题,到最后把这个东西表达出来,作品呈现出来,这都是个人性的东西,当你这个作品让人看到之后,和观众产生了一个互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种公共性。

展览情况

  雅昌艺术网:你的一个个展“谎言”在9月1日已经开幕了,9月7号时马上会有另外一个个展“荒诞的图示”开幕,两个展览怎么会安排的这么近呢?

  郑宏祥:因为我的“荒诞的图式”在上海当代博览会上有一个单独的展位,配合那个时间,展览的效果可能会好一些。我每年的作品几乎产量还是蛮大的。因为一直在画,所以说现在作品够了,干脆直接做成两个展览,每个展览都可以是一个独立的,而且是很整体的一个效果。

  “骗局”是从一个主题上来切入的,就是从你表达的那个内容来切入,“荒诞的图式”是从绘画语言、从形式上切入的,只是说切入点不一样,实际上都是可以说归到一个系列的作品当中,这样的话两个展览同时进行,从不同的切入点来阐释,一个是主题上的,一个是形式上的,这样感觉更立体。

艺术探索

  雅昌艺术网:总结起来,你的作品是和社会关系很密切的?

  郑宏祥:我现在可能关注的是一个社会性的议题,比如说民主、自由。之前“盒子”上写的都是美国的《独立宣言》,因为我一直关注民主、自由的议题。但这个实际上也是阶段性的一个东西,现在中文的是《毛选》里边的。也许很多人说你郑宏祥就是画这个东西,我觉得这种外界的定义是一个很局限的狭隘概念。其实我最终关注的是一个人性的东西。人性的话本身就是很复杂的,包括我自己,所以....人性这个东西,我觉得会一直关注下去。

 1RQ8764da.jpg

《Mr.Big》180cm x 200cm      2012年

1RS8764da.jpg

《公主的梦NO.1》 150cm x 200cm      2012年

1RT8764da.jpg

《公主的梦NO.2》 150cm x 200cm      2012年

1RU8764da.jpg

《Rene的噩梦》 50cm x 50cm      2012年

1,458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郑宏祥's stories

    • 残缺的张力——郑宏祥的黑洞

      残缺的张力——郑宏祥的黑洞文/ 杜曦云 DA DA!布面油画 124.5 x 179.5cm 2016年当代艺术的实质是“观念艺术”,“观念”是否智慧是最重要的。但艺术毕竟是表达,从表达的有效性看,感...[Read more]

    • “是”:郑宏祥个展

      “是”:郑宏祥个展开幕:2016年5月27日16:00展期:2016年5月23日-7月15日主办单位:国美艺术基金会地址:北京朝阳区霄云路26号鹏润大厦B306Tel:+86 10 5928 7378...[Read more]

    • “异化”---郑宏祥个展

      艺术家:郑宏祥开幕时间:2016-5-7 下午 4:00展览日期:2016.5.7 - 2016.6.12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2号院A-05主办单位:艺凯旋艺术空间联系电话:...[Read more]

    • 虎視眈眈-華人青年新繪畫

      「虎視眈眈-華人青年新繪畫」正在韓國首爾的琴山畫廊展出中。展覽邀集9位青壯輩藝術家的作品,共同呈現當代華人繪畫的多樣風貌。 展出藝術家:邱奕辰、李青、鄭宏祥、吳怡蒨、彭博、黃坤熊、楊鑫、韓...[Read more]

    • 关于郑宏祥和A105

      关于郑宏祥和A105 《超级战车》 郑宏祥作品 布面油画 150 x 150cm 2015年图示的嬗变自从2009年以来,郑宏祥一直进行着他关于“图示性绘画”的探索,其作品中采用一种荒诞的寓言式的语言...[Read more]

    • "双程式"郑宏祥&杜雨青双人展:郑宏祥作品

      展览日期:2014.10.31至2014.12.04开幕酒会:2014年11月1日4:00-6:00pm主办单位:八大画廊·上海展览地址:上海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M50艺术区4号楼A1层艺 术 家:郑...[Read more]

    • “双程式”-郑宏祥&杜雨青双人展

      展览日期:2014.10.31至2014.12.04开幕酒会:2014年11月1日4:00-6:00pm主办单位:八大画廊·上海展览地址:上海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M50艺术区4号楼A1层艺 术 家:郑...[Read more]

    • 关于《漠洛》的对谈

      《食脑屋》150cmx425cm 2013年对话人:郝钢(以下简称“郝”)、郑宏祥(以下简称“郑”)。郝:你这次展览的名字叫做“漠洛”,有什么特别含义吗?郑:“漠洛”是我出生的村庄的名字。郝:你为什...[Read more]

    • 半疏离的幽默

      《梦境测量者》100cmx270cm 2013年 1983年出生的郑宏祥,毕业自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他来自辽宁,或许这样的地理因素可以让我们理解总是出现在他画中那片灰色的来源。郑宏祥画作的风格,大致上...[Read more]

    • 無法落幕的盼望—關於鄭宏祥

      《春天的故事》180cmx400cm 2011年 『…,我的澈悟如果是緣自一種迷亂,那麼,我的種種迷亂不也就只是一種澈悟?在一回首間,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不過只為了要使周遭的人都對...[Read more]

    • 鄭宏祥 持續不斷的騙局

      《天使的记忆》 150cmx200cm 2011年 延續一貫的冷調和隱喻,年輕的藝術家鄭宏祥持續地用他充滿暗喻性的繪畫風格,在畫面上架構出一個個晦澀而耐人尋味的片段場景——那些如謎題般的文字、符...[Read more]

    • 寓言的棲息地

      《开往自由的慢船》200cmx360cm 2010年祥子的作品和他的人一樣,在安靜中滲透出一種獨特的思辨氣息。祥子的畫作中有陸陸續續出現了很多符號,帶有佛洛德式精神分析的味道,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Read more]

    • 鄭宏祥 謎樣的寓言

      《健忘者的栖息地》100cmx200cm 2010年 觀看鄭宏祥的畫,很容易讓我聯想到由美國作家丹‧布朗(DanBrown)所著的《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失落的符號》等一系列結合藝術、懸...[Read more]

    • 红盒子的隐喻

      《丰碑》150cmx200cm 2009年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驱走了秋日仅存的温暖。798也随着冬雪,沉沉的睡去,取代喧嚣和浮华的是静谧和深思。位于798艺术区3818库的八大画廊似乎...[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