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祝伟 创作自述

最怕被问这是在干什么?

Share:

创作自述


     《一》   木、火 200x2cm 2018

       我的作品我自知比较小众,但只要对西方现代美术史有所了解的人,其实可以看出我所做的并不前卫,而且还很传统,也只能算是"当代艺术的学院派",我在意大利学习视觉艺术,自然被意大利20世纪六十年后的艺术运动中重物质本质的观点所影响。自19世纪末库尔贝以厚厚的颜料强调了画面机理质感,就改变了颜料在画面中自身的存在意义,从某种角度来说,颜料作为物质自身的真实性被得以挖掘。

       在20世纪众多的艺术运动中,1960之后的欧洲一些流派就强调了对物体本质的探讨,其中我所感兴趣的意大利贫穷艺术跟日本物派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是以对不同物质的装配产生一种对话关系,不同的是意大利喜欢用工业及自然材料,并留下力量感的人为加工痕迹,而日本恰恰相反,喜好自然材料及主张对材料不加以任何加工,通过摆放产生一种对话关系!学习期间,在导师的引导下,我近一步做了减法,把物质间的对话关系也舍去了,纯粹到只留下物质本身,如何呈现物质本身是我思考的一个问题,通过对物体的行为加工,破坏、分解、重组、干预等手法及极简的形式去建立"人-物-空间"的关系,来强调物质自身状态的感染力。

       以实例阐述我的进化过程,回顾之前的作品如<<缺口>>,这个作品里因绘画部分内容-圆形与方框之间的对抗关系产生了更让人关注的故事性,这样作为物质状态的缺口在视觉张力上没有发挥到极致,因此之后我对创作形式进行了一次减法,舍去了绘画性及叙述性部分,这样能让物质状态的呈现很有力量及真实感(借助故事性去强调物质状态显得过于刻意、做作、虚假)。 


创作自述

《缺口》 布面丙烯、木 50x50cm 2017


       之后的一些作品虽然把绘画性部分去除了,但物质纯粹性上还是没有做到一致,如《不可分割的关系》两个不同物体的组合产生了一种对话,让观众面对的更多的是椅子与锯子背后的故事,因此我想通过再次减法舍去物质间对话关系,让自己的创作方向走对单独物质的更纯粹状态。


创作自述

《不可分割的关系》椅子、锯子 50x45x85cm 2017


      为了尽量减去影响物质状态的因素,我对取名无题或无意义的名字。随后产生《一》、《2平方米》、《-2平方米》等作品,不论是之前的作品还是现在的作品或是以后的作品,它们没有好坏之分,只是在促使我继续向前探讨更符合自我状态的路,寻找更真实的自我。


创作自述

《2平方米》刨木卷 尺寸可变 2018

创作自述

《-2平方米》木、刨木痕迹 175x15x3cm 2018


44,638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李祝伟's stories

  • 李祝伟项目《木》评论

    Le opere si rivelano attraverso una metamorfosi della loro identità, i materiali vengono interpretat...[Read more]

  • 李祝伟《对话》展评

    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方程表明:一个静态的、不变的宇宙是不可能存在的,要么处于膨胀中,要么处于收缩中。宇宙的最终命运存在三种可能:要么在引力作用下持续收缩被挤压进一个无穷小的点,要么加速膨胀...[Read more]

  • 李祝伟作品解读

    对抗,就是在制造矛盾,是一种力量,有外露的,有内隐的,有看得见的,有看不见的。我理解的艺术,就是阴阳,在对立面中去制造矛盾,在冲突中去寻求和谐。看得见的部分,目的是为了表达看不见的部分,所...[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