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Maggie’s 艺术驻留】新朋友在老房子叙“旧”

晁铁军20 days ago
Share:

【Maggie’s 艺术驻留】迎来了Harry Van Der Veen短期做客,很高兴有两天时间和他交流。

看到他中间名Van就大致能猜到他来自于荷兰,的确!他传承了欧洲传统手工古典画框制作的技能,他的作品都是博物馆级别的。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50年前,20岁的Harry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来到澳洲,现在墨尔本生活。他的客户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艺术投资者、博物馆定制等,也包括在卢浮宫里展出作品的画家。

我和Harry在facebook上认识,他关注我有两年多时间。有时,他会在我的画下边认真留言评论。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留言时,我就知道他是个懂画的的人:不是简单的恭维,而是从艺术的角度恰当的给出了评价,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

今年4月份时,他在我facebook的一幅作品下留下了一句话“希望有一天我能亲手为你做个框”,看到后我觉得非常开心,我知道能有一个Harry的手工画框很难得,他先要看到画作后,才会选择做还是不做。但因那时我刚好要去欧洲一段时间,所以就暂时搁置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这次Harry 专程开车从墨尔本长途来到悉尼,并在有一百多年历史的Maggie’s House艺术驻留短期做客,带来了他送我的手工古典画框,这是我很期待的一个见面。

我很荣幸能拥有Harry赠送的一个亲自制作的画框。看了第一眼,我就感到很惊艳,也意识到做好一个框子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天分,加上多年的磨练和艺术积淀。他做的框子看起来粗犷中带着规矩,华丽又有着收敛,并不是那种很腻的崭新得金光灿灿的框子,它给人一种时间感和丰富感。

我和Harry一见如故,我告诉他我第一次去欧洲最先踏上的就是荷兰的土地,乘坐的是荷航。两天里我们的话题非常宽广,从他学习经历和生活环境开始,聊到2004我第一次到卢浮宫看展,一待就是8个小时,Harry瞪圆了眼睛,吃惊地叹了声:“Oh, Boy!”。Harry说自己喜欢历史和哲学,我们的话题又从画框发展史聊到荷兰历史上的画家、转到对当代艺术的看法,从肖像画里的人物聊到文化背景和宗教差别,又从大航海谈到中国发展,最后转回到荷兰人的郁金香和他们发明的股票交易。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我们聊到了欧洲丰富的文化遗留,聊到他很欣赏的伦勃朗,聊到我对梵高画作的感受的转变,我告诉他:诚实地讲,在我见到原作之前我没有喜欢过梵高,尽管他有着不寻常的一生;但当我第一次参观梵高博物馆时,这一切都改变了。我记得很清楚,我一幅一幅认真的看了梵高的作品,心情逐渐变得沉重;直到看完他生命最后时刻的那张麦田乌鸦后,我心里堵的很厉害,不想跟任何人说话。这种感受几个小时后才得到缓解,这是我看画作后反应最强烈的一次。他说的确如此,梵高割了自己耳朵后,画里的能量变的极大。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Harry思维很快,偶尔会蹦一个脑筋急转弯的话。我说懂历史的人不会天真,他说所以他是写实绘画的支持者。

Harry作为一个画框制作的大师,显然不只是简单的手工艺者。他从小深受家庭的艺术熏陶,他的父亲是一位有头脑的油画修复师,早年就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从拍卖行拍得有潜在价值的老油画,进行修复后又以高得多的价格卖出,足见老先生技艺的精湛和独到的艺术眼光。Harry也在这种艺术环境中耳濡目染,学习和掌握了欧洲传统的画框制作技法,包括使用金箔和动物胶等传统材料。在他的画框制作生涯中,凭借他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他能和画家进行更深层次的沟通。现在我看来,他更是一位有着高艺术眼光的艺术观察者和有见地的评论者。

Harry赠送给我的框子是新哥特式风格的,他在阿姆斯特丹皇家美术馆展览上,曾看到过一幅印度作品,画框式样很有意思,受到了启发。这次,他在看到我画的这一幅《锡克族老人》肖像后,想为这幅画专门做一个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Harry和印度有着非常多的联系,那里有他资助的印度孩子,他自己也到过印度七八次。第1次去印度他就体会到了贫富极度落差的社会现状,他很同情那些穷人,于是就决定资助8个孩子从小到大的学习和生活。我想这也是Harry要为《锡克族老人》专门做画框的潜在原因之一吧。

然而,做一个博物馆级别的框子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Harry和我聊到,制作以前需要长时间的构思画框的风格和图案,要和画作匹配;另外一个难点是色彩,画框的色彩要和谐但不能抢画作的注意力;然后使用动物胶、金箔,油漆等分好多层来进行层层涂装,最后再打磨,让需要的地方漏出深红色的底漆,让新画框看起来不“新”,并透出文物一样历史的感觉。我非常能理解Harry讲的这个过程,在画画时我也身处一样的情境,常常最难的并不是画的过程,反而是在动手画以前的构思阶段。

我们聊的非常开心,Harry也跟我讲了他的家庭。Harry50年前从荷兰来到澳大利亚,因为他在异乡爱上了一个故乡的姑娘,所以就留了下来。Harry曾经有很大的画框制作企业,但现在的他并不是依赖作画框为生,他说做这些根本不是为了钱:“我并不是随便给谁都做画框的”。Harry有的幸福家庭,有五个孩子,拥有大量的家族企业,包括超市,房产开发,建筑商等行业。想起来Harry给我讲的一句很自豪的话:“我对我的生活很满意。”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Harry在Maggie’s 艺术驻留做客结束后,去了昆士兰和飞去那里的妻子见面了。

在这里非常感谢有不同机缘去认识新的朋友,有交流并有收获。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画框制作过程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完成后的画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和博物馆级画框制作者Harry的缘分

8,896 views
Share:
1董董Rewarded󰂮6.66

20 days ago

Comments

  • 王雨晨19 days ago

    回复@晁铁军:我本身也非常喜欢哥特范!这么精美考究的框框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啊!真为您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高兴!

  • 晁铁军19 days ago

    回复@王雨晨:谢谢,是的,很纯正的欧式风格

  • 王雨晨19 days ago

    这框框做的真的是美如画!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晁铁军'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