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梅子的日常美学

杨卫

刘梅子2014-9-1
Share:

   FuqQM0QJT92CrNQrGGW1FVbkMu8o!n600.jpg在欧洲古典主义时期,绘画被视为是一件非常庄严的事情。这是因为古典主义从中世纪的神学阴影下挣脱出来,重新追溯古希腊的理性传统,不可避免地会要彰显人的伟岸。所以,我们看到古典主义绘画所描绘的那些人间图景,庄重与典雅的气氛丝毫不亚于中世纪的宗教绘画。可以说,古典主义绘画是从神性到人性的一种过渡,它为我们塑造出的那种崇高感,无疑是向世俗社会的转型注入了一种神力。不过,古典主义以过去的风格为典范,一味地追求永恒题材,也使其形成了自我封闭的金字塔,结果与社会生活完全脱节。所以,古典主义到后来还是被更具人性色彩的浪漫主义所取代,继而又发展出了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思潮。

事实上,艺术史就是这样一种自我不断解放的历史,风格的流变往往源于人的主体意识在不同阶段、不同程度的觉醒。到了后现代主义时期,当代艺术的出现就已经彻底打破艺术的边界,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了。这是因为随着主体意识的不断觉醒,世俗精神日益壮大了起来,结果也就造成了传统美学的分崩离析,继而化为每个人对日常生活的关照。刘梅子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后现代语境中。作为“80后”艺术家,刘梅子的成长环境早就没有了过去的集体主义氛围。随着市场竞争机制的引入,中国已经彻底告别计划经济,失去了整一的社会背景。现实的支离破碎与动荡不安,使刘梅子对整个社会都充满了一种“我不相信”(北岛语)的质疑,从而油生出某种疏远感。绘画就是在这个时候成了她的一种温柔乡,一个避难所。

追溯刘梅子的绘画历程,我们会发现她的风格来源,与美藉英国画家大卫•霍克尼(Hockney David,1937~ ),以及美国波普艺术家阿历克斯•卡茨(Alex Katz,1927~)等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霍克尼表现日常景观的装饰画风,看似平静冷漠,但鲜艳的色彩对比,却使画面充斥着一种温暖的气息;阿历克斯•卡茨以广告画的平涂方式描绘现代生活,语言虽然简约,但却雅致而宁静,给人一种悠远的诗意。这些都完全吻合刘梅子在艺术上追求,与她把绘画作为心灵的一种慰藉,希望赋予其温馨浪漫的文化内涵等艺术理想相符。所以,我们如果要理解刘梅子的艺术,可以对照霍克尼与卡茨的作品,或者可以说,刘梅子的艺术本身就是对霍克尼与卡茨的继承与发扬。

当然,现在的刘梅子早已从霍克尼与卡茨的影响中走出来,通过对他们的观念综合与语言转换,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就刘梅子现在比较成形的三类作品,即《巢》系列、《后现代女画家的生活日记》系列和《风景》系列而言,至少有两点较为突出,是她在艺术上的与众不同。其一,是她对波普艺术的借鉴,如运用大量响亮的颜色,强调鲜明的色彩对比等等,同时又在画面中去波普化,即不把波普艺术的社会流行与文化时髦作为自己的探索方向,而是以自己的日常生活为基调,给平淡无奇的饮食起居注入诗意。这就像她的作品《巢》系列,虽然色彩非常艳丽,带有波普艺术的痕迹,但语言方式却是表现主义的,甚至还吸收了意大利画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1890~1964)的笔调,含蓄而优雅,温情而浪漫,由此而将自己的巢穴演绎成精神上的“温柔乡”,使其远离尘世的喧嚣,具有了某种形而上的意味;再就像她的作品《后现代女画家的生活日记》系列,以自己的饮食生活为题材,尽管琐碎,但经过她将情节悬置起来,凝固成一个个超现实的画面,也使其脱出俗套,弥漫出了一种恬淡气息……

其二,是刘梅子艺术的散文化特征。这就像她可以在同时期创作《巢》、《后现代女画家的生活日记》和《风景》三个系列作品一样。绘画对于刘梅子而言,似乎也从来都没有固定的主题,而是率性为之,什么东西入目,就表现什么。也许是室外,也许是室内;也许是一个美景,也许却是一片疮痍……总之,她的绘画就像是她的心情日记,散步到哪里,就记录到哪里。当然,这并不是说刘梅子画画漫无目的,事实上她移步换景的过程,就是一个审美的体验过程,只不过她是把这种审美经验日常化了。而这,恰恰就是刘梅子艺术的特点。即不被固有的审美概念所蒙蔽,而强调自己的独立判断,从自己的感知出发,去发现和捕捉那些日常生活中常常容易被忽略的内容,并赋予其审美的关照与诗意的想象。所以,不管刘梅子的绘画题材如何变化,我们都能从她的画面中闻到一股清新的气息,看到一片纯净的色彩。归结起来,这都是源于刘梅子的主观意识,希望通过绘画来营造一个自足的艺术世界。

事实上,把艺术营造成一个桃花源式的自足世界,古以有之,尤其是传统中国的“文人画”,描绘的山水世界完全就是一个理想国。之所以“文人画”重视意韵,而不看重造型,原因就在于它并不是要表现对象,而是想抒发自我的情感。这跟西方现代艺术有着某种契合,只是西方绘画的这种自律性诉求要比中国晚很久。还有一个比中国晚的内容就是艺术与生活的联系,西方到后现代艺术才明确这一点,而中国的“文人画” ,以“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 倪瓒语)为追求,早就包含了排遣胸中逸气、休养生息的生活内容。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表明西方的艺术落后于中国,而是想阐明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原本是面临中西方两个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不过,幸运的是,这两个传统到了今天的后现代语境中却水火交融了,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当代艺术都已经把探索的意识伸向了社会生活。这无疑也为刘梅子的创作扫除了文化上的障碍,使得她的艺术向日常生活的渗透,既有了传统文化的联系,又有了开拓视域的当代性内涵。由此看来,刘梅子也算是生逢其时了。尽管她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破碎不堪,并不完整。但是,恰恰是这种破碎的现实状态,提供了她在生活的缝隙中游走的自由。而体现这种从心所欲的自由之美,正是刘梅子的艺术超越日常生活的乏味,深深打动我们的地方。

2012.2.7于通州

900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刘梅子's stories

    • 当代淑女

      初见梅子,她身穿斜襟圆领绣花大袄和花边长裙,穿着双绣花鞋,很别致,宛如是民国初年一位美丽的淑女再现。这位集古雅和时尚于一身的梅子,温文尔雅又乐观开朗,她的特立独行,与她那真性情的绘画作品是...[Read more]

    • 刘梅子的图画日记

      假定“后现代主义”是一个成立的概念,它包含的一个主要的方法论经常被称为“解构”的:后现代主义必须依赖既有的体系(并非替换掉它所质疑的概念),批判从那些被批判的形式中表达出来,由内部瓦解惯例...[Read more]

    • 张扬自我 拥抱生活

      作为一位80后年轻艺术家,刘梅子用她的画笔真实而又准确地记录了她这一代人的精神世界和生存状态。 生于改革开放的80后算得上是中国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第一代幸运儿,他们既没有经受过战争的磨难,又没有...[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