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涂抹的画画

关于《醉卧景阳冈》的一些文字

杜华8 days ago
Share:

随心涂抹的画画


关于《醉卧景阳冈》的一些文字 作为一个深入人心的文学人物,武松算是一个高大全的英雄代表了。


随心涂抹的画画


      不过我少读水浒时就武松观感一般,远不如林冲让我痴迷,可能是后半部分一般不出现,一出现就是在跟宋江说什么哥哥求招安之类的,都快成杀人狂魔了,还恋恋不忘初心,真是让年少的我怒其不争! 

一直有想画张景阳冈的想法,景阳冈于武松是一个极为关键的节点,相当于山神庙于林冲了, 是武松人生一个界限清晰的分水岭了。


 景阳冈之前,武松还是一个落魄凄凉的少年,自幼父母双亡,哥哥给拉扯大的,也不知道他那满满正能量的三观是如何形成的。在老家以为打死了人,流落到柴进庄上,一住就是一年多,可惜性格不大合群,没人愿意搭理,生了病柴进也懒得管。这里面应该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武松这会自己内心世界是充满了正义与孤傲的,对江湖上的朋友内心是鄙视的,二是武松的脾气不大好,没事就酗酒打人,宋江路过都差点挨打,还好名头够大报的也快,才换了武松纳头便拜。

        景阳冈打虎一战成名,走上了人生的最巅峰,算是志得意满了。说到底武松是个正人,有自己的积极正面的人生追求和极为强烈的道德正义感。可惜,阳谷县的都头仅仅只是短暂的风光,人生路开始直线往下,杀潘杀西门刺配孟州,然后是醉打蒋门神到血溅鸳鸯楼,最终只能夜走蜈蚣岭落草二龙山,虽然是黑暗的也是武松内心曾经不愿的,但其中快意,让人心驰! 


        景阳冈上来一壶浊酒,是萦绕在脑海中多年的一个画面,提着哨棒的武松面目模糊而英俊,可能每一个少年心中,都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武松。


随心涂抹的画画

素描稿是随心涂抹的开始,主体人物和大石头是必须的,背景我却想到的是著名的野猪林。

随心涂抹的画画

随心涂抹的画画


     这张是从脸部开始画的,毕竟武松有一张英俊的脸,不得不重视一下。


随心涂抹的画画

     第一遍大关系的过程缓慢而顺利,脑海中多年的画面开始逐渐清晰的呈现出来,让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随心涂抹的画画

脸部大约调整了三四遍吧,反反复复的希望跟脑海中的感觉更加接近一些

随心涂抹的画画

背景的野猪林下了很大的功夫,扭来扭去的怪树画起来没完没了很有快感。


随心涂抹的画画

衣服算是画的非常顺畅吧,一气呵成。


随心涂抹的画画

然后是石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特别喜欢画石头,各种各样的石头,一旦开始画石头就感觉其乐无穷,根本停不下来。

可能我性格刚硬一些,对于醉卧美人膝的画面实在是挺不起兴趣,还是冰冷坚硬的岗岩更让我心动。




随心涂抹的画画

     最喜欢的一张完美工作照,在困顿黑暗中挣扎着寻找光明!

随心涂抹的画画 

      前后历时两月有余,呕心沥血之作,献给曾经年少的自己,也献给每一位心中曾经有过武松情结的观众!浮生若梦,但求景阳冈上一壶酒,醉卧石间抒胸中快意!




2,568 views
Share:
1洪涛Rewarded󰂮1.88

7 days ago

2邓成栋Rewarded󰂮0.88

8 days ago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杜华's stories

    • 随心涂抹的画画(五)

      鹿灵这个系列的作品也画了有几年了。我的创作思路大体还是比较随心随性,几条线都放不下,就交替着行进下去了。 画到现在,最早的一些创作冲动自己都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了,开始的设想应该是一个偏古典...[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四)

      这些年有了一些关于古人的创作。主要是一些自己记忆中打动自己的碎片式场景。 文化是一种有很强穿透力和延续性的东西,虽然近百年来一切都有些支离破碎。至少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应该都是支离破碎后...[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三)

      大约是十五六年前吧,应该是刚上美院,看过一本何多苓的画册,里面讲了何多苓的作画过程,很多是在不要的画上重新画,有的打磨处理一下,有的利用下面已有的肌理。这个印象可能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二)

      对于人物题材的创作其实也是比较随意,个人的感觉吧在一个荒诞的世界,不管画出来什么都显得一本正经。 人物形象的素材是生活中偶然给朋友的随拍,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基本够用了。脸部打码了,毕竟颜值...[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

      关于《双清图》和《冥思坐忘》的一点文字 可能是社会节奏过快的原因,大家都普遍习惯先归类。十来年前刚毕业时就被归类到写实或者新写实了,刚开始偶有心情解释一下,后来慢慢就无所谓了。现在回忆一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