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艺术之于我,我之于艺术

苏葵3-15
Share: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如果要说和Artand的缘分,我想应该是从2014年开始的。那年某天,无意中看到了Artand的软件,带着一丝好奇与期待,打开界面。那个时候注册的人还不太多,进入我的视线的只有几位艺术家,但是,每位的作品都非常好,其中,邱丹丹老师的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清晰的认知自己究竟要创作出怎样的作品,该朝什么方向走,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上面的艺术家真棒啊!有一天我也要来这里发表作品。

转眼间,几年又这么过去了。借此五周年征文的机会,我也能得以回顾自己的艺术之路。

我是在初中的时候开始喜欢上艺术的。可能由于思想相较同龄人更成熟,所以那时有许多心绪与情绪需要抒发,我便天天写小说、诗歌。后来,在一次课间操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了文字之于我的某种局限性。有些事物,无论再怎么尽力去描述,去刻画,仿佛都是徒劳。一种从未有过的虚空感包围着我。

正如电影《时时刻刻》里面所说,“我只想写下一切,在每个瞬间发生的一切,你怀里捧着的那些花的模样,这条毛巾它的味道、触感,这些纹路,我们所有的感觉,你的和我的,过去的一切,从前的我们,世上所有的事物,混乱的一切,就像现在这片混乱一样。但是我失败了,我失败了,无论怎么尝试,都只能描写出真实的万分之一,只有全然无谓的骄傲和愚蠢。”

在这样一种反思里,我开始希望藉由其他媒介去表达与创作。而绘画与摄影,便是我的绝佳选择。因为图像不同于文字,它是一种感性直观,不需要过多的阐释,而那时的我,恰好需要这样一种纯粹、直观的方式,摆脱那种被设限、逼近事物却无法讲述清楚地无力感。

可能,那一天,在很多人的生活里,是再平凡不过的,甚至是早已遗忘的。但对于我,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于是,我开始画画,虽然一个初中生,没有任何绘画基础,也对一些概念一无所知,但我还是凭着热爱,执着的描绘着心里的世界,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素描,就用中性笔开始涂涂画画。。另一方面,也开始用老旧相机去做一些尝试。摄影作品已经找不到了,但是有几张初中时期的绘画作品还保存在手机里。从那里,还是能看出现与现在作品在形式上的某种相似。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高中的时候,要大一些了,开始了解喜欢艺术可以走艺考的道路,非常想这么做却不得。那时候,我在家乡一所最好的国家级重点学校读书,而成绩又基本上是年级前十,所以,来自多方的阻力,包括我内心的困惑,让我在犹豫、挣扎中,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高考的道路。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可以凭自己的力量一直探索下去,应该影响不会太大,却并不知道,其实艺考不仅意味着进入一所专业的艺术院校学习,还意味着,进入艺术这个圈子。当然,那段时间,就算是最累的时候,我也没有停止对艺术的探索,没有充足的时间创作,我就在课余的时候抓紧时间看相关书籍、杂志。

高考,最终还是考砸了。考了一个我从未想过的分数,但却让我心里开始平静下来。我渐渐想清楚了,哪怕再杰出的人生,但不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话,对我来说意义也不大。我的意义是在艺术里,是在创作里的。只有在创作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我真正的在生活,我内心的每一个细胞才感觉焕然一新。

正如前段时间看到的知乎上的一段文章写的那样: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不知道是否应该感谢高中时期的选择,虽然没能艺考,却也有机会了解人文社科领域的内容,而这一点,让我能拥有跨学科的知识背景,对我目前的创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上大学之后,开始接触艺术学理论、摄影理论,一些有关哲学、语言学的相关知识。我拼命汲取这些养分,而我的认知也开始变得更为深刻。我开始渐渐明晰自己究竟想要创作什么,想要表达什么。

我的思维从表达“人”转向了“物”:

物件作为艺术表现对象的地位,一直很低。

一方面,语言为思维赋形,人的思维很大程度上会限制在语言中。认知事物,首先接触的并不是它本身,而是它的概念。物被裹挟在语言中失去能指,只剩社会化意义的所指。

另一方面,大部分人认为,主客体之间是有明确的分界线的,并且是主体作用于客体,通过对客体进行应用,以此达到特定的目的。主客对立的概念让人们认为两者只是一个从属和被从属的关系。

但其实,我们很少对物本身进行觉察与认知。主体的确证需要在互动中形成。这种互动不仅仅是人与人的互动,也包括了人与物的互动。主体感受产生于间性之中,产生于作用与被作用的过程中。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察觉到了摄影对我更大的吸引力,它具有的一种颠覆性、创新性的潜力。谁说摄影就一定要按照传统认知那样去表现呢?就像苏珊▪桑塔格说的那样摄影“是一种混杂的观看形式,并且在有才能者的手中,是一种绝无差错的创造媒介。”摄影也可以创造更多新的视觉性啊!

而我希望将这两方面的思考结合,一方面用我的创作探讨摄影领域的“物转向”,另一方面,用我的创作虔诚的探索摄影的多元表达空间。这便是如今一直进行的《白日梦》系列的创作初衷。http://artand.cn/works/collection/92924

当时,创作出前几幅作品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很没底的,因为我知道目前国内对摄影作为艺术的接受程度不高,而主流的摄影也以纪实、人像、风景为主。我也知道可能我的创作会无人问津,或许我继续绘画的话,市场还会更大一些。但就是有这样一股力推动着我,让我不愿意停下来,让我觉得无论如何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认可也好,被否定也罢,作品首先要让自己满意,才能说让别人喜欢。于是,过了段时间,我把前几幅作品发到了Artand上,用了后来注册的一个号,想试试看。而出乎意料的是,那几幅作品很快得到了推荐,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并且开始有藏家愿意收藏。我很高兴,很感谢Artand给我带来的机遇。陆陆续续,一些展览、代理等等合作也开始找我。14年的一个小小心愿算是实现了。


其实,追求艺术的道路是很痛苦的,对我而言。我无数次感到迷茫,怀疑过自己、否定过自己,认为自己不行,认为自己做不到。但是总会在那之后,心情平复的时候,又开始继续创作。我无法舍弃这陪伴我十多年的伙伴。而每一次创作,对我来说,都宛如一次涅槃的过程。我要求自己每幅作品立意上都必须有所创新,并且是自己的独创性思路。为此,我常常晚上睡不着,构思如何表达,一点点的不满意或者不完美,都会让我重新来过。我偶尔安慰自己,认为不必如此严苛,但内心的声音却告诉我,创作如同运动,只有用力的跳跃,尝试触碰自我表现力的边界,才会得到突破。可能,持续拍摄与创新的能力,比过去、现在究竟拍了什么更重要。所以,就这么拉拉扯扯,磕磕碰碰,我也就一路创作到了现在。未来,这个系列,它会延续,也会改变,如同河流,无论流向何方,以何种姿态,只有流动是此刻唯一的真实。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有许多想要表达,但仿佛找不到合适的措辞一般,在指尖盘旋了一阵却未能降落。感谢能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在这里贴一段我曾经写的话: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希望我们都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19年3月

苏葵

19,704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苏葵's stories

    • 展讯—《人间之物》摄影展

      昨天,我的个展《人间之物》摄影展在「漾独立艺术空间」开幕。 「人间之物」摄影展源于对"人与物"的关系探索,在以人为主导的社会中,物体究竟产生怎样的作用、价值,是值得我们重视并关注的意义所在[Read more]

    • 当我们谈论物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这篇文章是主页《白日梦》系列作品的详细阐述。我将系统的梳理、论述我的创作缘由与一些思考,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白日梦》。 一、语言与"物" 选择"物"作为主体,一方面是源于自己的喜好,另一方...[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