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二八自行车的少年

回忆我的绘画路

杨燕3-15
Share:

骑着二八自行车的少年

是什么驱使你走向职业艺术家之路?

当看到这个问题时,我想抽支烟,蹲马路牙子边儿,迎着春风 —— 把烟抽完。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艺术家,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艺术家,但目前走在艺术这条道上。

我一直活的很懵呆,人看起来不那么机灵,甚至有些呆滞。但内心是疯狂的,幻想过骑着哈雷赶毛驴的刺激,耍着双截棍蹦着养生迪的失调。最擅长的是控制自己一切情绪,也有失控的时候。失控了也是静静坐着。从小爷爷说我像霜打的茄子。奶奶说我像个童养媳。可见那时他们是看出了我携带了些艺术家的细菌,只是没有形容词。现在他们要有知道我是艺术家,估计得把棺材板儿掀了。 

初中梦想是作家,因为写作文老被语文老师念。现在说话都捋不直舌头,哪来的作家。初中美术老师将我送上路,应该是送上学习画画的路。唉…这个学生可以送去学画画,考什么高中,直接去,然后给了我一张报纸,送了一个军绿色画夹子。斜背着画夹像一个勇士一般,直立骑行在二八自行车的大梁上,穿梭在乡村搓板式的道路上。内蒙的大风将一头沙发也吹的站了起来。报纸带回家和老爹支吾了一下。开学便送去市里专门学画画的学校。关于画画能考大学?一无所知。画画以后能干啥?一无所知。考啥大学?一无所知。由于纯散养,我老爹至今也不知道我到底干啥的…

简单,憨傻,懵呆,到了大城市近似乎痴呆状。老师让画啥就画,脑子里就是画!不知道画他干啥,反正就画。无声的站在同学中看老师画,无声的回到座位继续画。似乎露出了什么,没过多久恩师一号上线。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老说“你应该画的比你想象还要好才对。”我居然相信那是真的,啥也不管,默默的画。发现自己很爱画这件事。

恩师一号高三带我转学至恩师二号的学校,那是高手云集的地方,有很多城里的少年,洋溢着骄傲自信的气息。由于贫穷我总是穿着前任学校的军绿色军装校服,穿梭在这个格格不入的地方。默默的画着,沉寂的日子终于在普通的一天发生什么,突然一双脚出现在身后,往上看。恩师二号上线,至那起恩师一号二号双管齐下,开启谆谆教诲的画画路。从那时知道了大学,八大美院,知道了毕加索,马提斯,蒙德里安…… 恩师二号要我报考中央美院,清华。知道我穷,给我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去考学。那时才知道去北京是要坐绿皮火车的……在恩师们的关照下,光荣落榜了。无言面对老爹,恩师。我爹拿出了绝对纯爷们儿的语调,站在我屋门口说:“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考不上就和老子回家种地!”想必老爹也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那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内心万马奔腾,五味杂陈,收拾行李赶快滚到学校。学!画!考上了美院。拿到通知书在想老爹怎么不早点这么拽,那岂不是不用补习了。

大学毕业之前,一个老师给我们上课,围坐着聊天说你们的师兄毕业有一个当了片儿警,罗列着各种奇葩的职业………。如果当时给我插心电图,估计出来是好几米的直线。和所有迷茫的人一样,毕业即失业,迷茫,慌张,彷徨,无助。唯一的念头就是活下来。恩师二号说,你回内蒙,培养你成为内蒙最有名的艺术家。那似乎有点遥远,我怕辜负了恩师,怕让恩师失望,怕自己做不到………傻傻的拒绝了;之后恩师表示回学校稳定当个老师,怕让老人家失望…...又傻傻的拒绝了……;再后来恩师来京,说帮你在北京弄个工作室,你想怎么画怎么画,你操作。我怕一切来的太容易而忘了自己,怕恩师有一日后悔自己的决定……又一次拒绝。事不过三,遥望恩师的背影远去……

而后各种工作……结婚,生子,整个人和社会失联状态,像沉睡了多年醒来后,穿越了一样。外面已经这么发达了,机缘巧合发现了artand。可以在网上卖画?多年前的作品拿去试试。一个平静的夜晚,一边奶娃一边接到通知说画卖了, 画装裱一下……很意外惊的奶水感觉退回去好几毫升。那一刻还是用平静控制住了所有情绪。这样的激励下,停滞了多年的画笔再一次拿了起来。artand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起点的意义。有时情绪失控了会突然发信息给西西,给刘强总发些感谢的话会打扰到他们。淡淡的一句“那是我们的工作,应该的……”有时会失控一个人泪如雨下…...

尽管各种阻挠,困难,现实与顾及……没有理由再次放弃心爱的东西,2017年鼓足勇气敲开了这扇门。什么事情都不是容易的,太容易的也不需要选择,至今坚持在路上努力的前进着。在artand也认识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学习,取经,多了一个窗口看这个世界。我的世界也更加的美好。

懵懂的少年一路走来总是有贵人相助,每一处转折都是上天的眷顾。那个骑着二八自行车风雨无阻的少年,从泥泞的乡村小路,走上了艺术之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前进吧曾经的少年!

杨燕

2019.3.15 3:00

22,307 views
Shar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