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的私人记述

Share:

公开的私人记述

《熙梦长空》布面油画 70×100cm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出生在陕西北部的小县城,当时的黄土高原上没有火车也没有高速公路,交通不便相对闭塞,主要信息源依靠报纸和无线电视,一片前现代的农耕景象。那时的春夏河水两岸花草丛生,天空湛蓝,偶尔密布阴云,乌云与阳光的交错使白天都可以目睹奇幻的景象。夜色降临更是漫天星斗,我时常独自躺在院子的石板上看到发呆走神直至坠入夜空的深渊……这等等太多的一切或许是我一直痴迷于某种奇幻世界的原因之一吧。

何时拿起的画笔涂鸦我记不清了,只晓得一直乐于涂涂画画,不过这也是大多数孩子的天性。直到小学四年级开始在我老家美术培训班正式学习素描,那时大概就是七八岁的样子。从此我也没有了假期,只要哪天不去学校几乎都会在培训班里画画,同样画画在我的生活中也没有间断过,自然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我在的每个班关于画画的事我都有份,也乐于参与。小时候我学习成绩一直很差,唯有画画能给我自信,也只有画画能让我显的与别的孩子不同。就这样年复一年,从开始的新奇喜爱到中途偶尔的贪玩厌烦直至成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画画让我慢慢习惯了独自一人长时间专注一件事的耐心,画画也同样塑造了我的性格。

高一暑期的时候我和我学画画的几个朋友因小地方的学习班不能满足我们强烈的求知欲,我们毅然坐上了去往西安求艺的火车,当时火车很慢,得坐十小时左右,在漫长的路途中,舷窗外的景色逐渐变的陌生,对于一个从未独自出远门的人来说心里还是有一丝惧怕与憧憬。在国中八十年代之后如想进入艺术专业院校几乎都会走过考前班强化的路程,我也不例外的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了西美。被录取时我才知道我被调到了陶瓷艺术设计专业,可对我来说不管在哪个专业我还是想画画的,于是我就买了些油画工具和材料开始在宿舍自学。

新世纪初由于西方资本大量进入中国艺术市场,致使中国的当代艺术井喷式发展,07年08年那会经常能从各种渠道了解到层出不穷的各式展览,艺术形式五花八门,拍卖价格更是令人咋舌,完全颠覆了我以往对艺术的认知。可能在我上大学前只注重考前有关的那点东西,顶多了解些古典、现代的艺术,最前卫的艺术家我可能只知道杜尚。对西方近百年的艺术发展几乎一无所知。更不明白从上世纪70年代末星星画会开始近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我的认知崩塌导致我想创作却不知所以,焦虑、痛苦伴随了我很长一段时光。当时西美的大多数老师对当代艺术嗤之以鼻不以为然,更是少有相关的课程。我本是非常缺乏阅读甚至厌烦读书,但强烈的求知欲使我开始阅读补给无知的大脑,那时学校外的报摊经常有最新关于当代艺术报道的杂志我几乎每期都买,周围书店只要有西方后现代艺术和中国当代艺术的书我都会买下一页一页看过去。也会看一些散文和艺术评论理论的书籍,渐渐的我的认知结构也有了点样子。其中陈丹青对我启发很大,他的书和讲座视频我几乎不止一遍的看过去,使我有了一丝会思考的能力,也让我明白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更懂得诚实有多么的重要。

就这样到了09年的暑期我决定去一次北京看看,只有一千块钱的我在北京住了一个月,当时在昌平区的一个村里租了一个很小的房子,每天坐公交地铁出去看展览从早看到晚,几乎跑遍了北京所有的艺术区和美术馆。当时虽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奥运会结束不久,但似乎艺术展览频频,除了休息日798里几乎每天都有新展览开幕,形式也多样,装置、影像、多媒体艺术等等,架上绘画更是多如牛毛,那时也算是开了点眼界。回来后自己尝试摸索的也画了不少,也参加了些北京的展览活动,一直不敬人意,路子摇摆不定。

很快一年多过去,要毕业创作,我又是陶艺专业。大学四年我们专业工作室一直没能完善,导致我们在学校一直不能完整的做完一件作品,这样我们也就有了每年至少一两次出去考察和制作的机会。四年间几乎跑遍了南北方大多数的制瓷基地,了解了很多制瓷常识和各地的工艺区别。那时毕业创作老师偏爱日用瓷设计和工艺品设计。可经过自己这几年的学习和认知我认为我不应该做这些东西,于是我和我另外一个同学就合谋要做一件装置。起初我就一直想毕业展时大家都是把作品摆在台子上的,我能否利用好空间和他们形成很大的反差。最终想到就是大大小小做一千条陶瓷鱼,以悬挂的方法形成鱼群的视觉效果,作品名就叫《愚》。方案出来后给老师看,老师只来了句:你们做不出来!其实已经猜到是这结果,但是我们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实施完成。于是我们就在西安纺织城艺术区里找到家陶瓷工作室,我俩起早贪黑整整折腾了三个月,最终还是做了出来。展览布出来后效果如我们所愿反差立现,自然也拿到了那年毕业展的一等奖,似乎也是西美陶艺专业成立以来第一件装置作品。

毕业后同学朋友考研的考研,上班的上班,我却还做着当一个艺术家的梦。周围的亲友几乎见了我都会教导我一番,一度时间我似乎有了社交恐惧症,害怕见人,不想解释,不愿看到蔑视自己的眼神。期间我也在外面考前班带过课,幼儿园画过墙,画过商品画,甚至还去考过事业单位,我深知这些都不是我要干的,有很多次我真的想放弃了,不再坚持自己的理想。可每次快要放弃时总会有些事和人让你重拾信念走下去,这里其中一个人对我鼓励很大,就是我在西美最敬重的一位老师郭庆丰,他不是我们专业的。其主要从事油画创作和本源文化、民间艺术研究,著作众多,现在是实验艺术系的副教授。他与我是同乡,大学时就经常往来,几乎无话不谈,私交甚好,他有什么事总会把我拉着,直到现在都如此。一直对我很照顾的他,在北京给我张罗的做过一次小个展,我也参与协助过他的很多展览活动,到北京也经常在他的工作室住着。毕业后有几年断断续续跟着他到处跑画过不少写生,认识了很多师友,学到了许多别的地方学不来的东西。

几年内我慢慢的去了很多地方,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那些自然中的山脉、湖泊、丛林、戈壁、天空、星辰、生灵无一不激荡着我的心灵。渐渐的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自我,自己只不过是可填充的容器,我们对一切想象的基础,都是我们生命有关的事物。后来我中意描绘这些在我脑中毫不相干却又有着某种关联的事物,只不过想抓住一丝念想,只为好玩有趣。我对画画不再苛求所谓的意义,而对糊里糊涂似睡非醒的状态却格外留意,在意某种荒诞的无意义,在乎那种让我们很多人都忽略掉意识中的闪念。至此我找到了创作的方向,画起来也更加从容了。

直至15年经我弟弟推荐,我下载注册了Artand,起初我并没有发表任何东西,偶尔打开欣赏下同行们的作品,就这样潜水了将近两年。一直到16年底我才试着把我的部分作品上传到Artand,这一发不可收拾,从此我的作品能很快被许多人喜欢和认可。短短几个月里让我认识了不少朋友,很多留言点赞都是对我莫大的激励,从来没有过画出一张作品就有上万次的浏览量,这是Artand神奇力量。Artand也给了我很多展示的机会,包括线下展览,小米电视画报的推广等等让我的曝光率大增,使我在职业化道路上走的更加顺畅。最让我感动的是在Artand里出售的第一张画的买家给我发来长长的文章表达他对我作品的喜爱,说他没事就会想起那幅画,会反复的点开看,也有很多买家看到已售出喜欢的作品表达遗憾。这些尊重与认可是我以往生活中很少有的体会。渐渐的也让我明白作品没有观赏者是无法自立的,艺术不融入社会是无法产生的。正是Artand使艺术作品与普罗大众拉近了距离,且让艺术唾手可得,Artand也给了我们这些无名、无权、无关系的三无艺术工作者简单高效的向社会展示的机会,适度打破了原有的权利壁垒和单一管道,Artand无疑会激发出社会更多有才华的创作者,聚集更多有关艺术的数据和流量。在当今互联网时代,这种有关艺术的大数据在未来有极大的市场价值,未来不管你乐不乐意,毋庸置疑必然是相信算法和数据的时代,我也相信Artand会越走越好。 转眼间Artand已经五周年了,我也成为四年的老用户,很荣幸与Artand一同成长。这里也要特别感谢强哥、西西、fanfan、马老师等等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为艺术家们搭建出越来越棒的Artand!

马英戈

2019.3.16

24,682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