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的wonderland

蕩蕩3-14
Share:

我很少画人喜欢画空间和风景,可能和自己十几年景观设计师的经历不可分,工作大约是从庭院到整条河道流域这样的尺度,虽然我可以算得上一点都不爱工作的人,但对空间和景观的认知还是可以在自己的画里看到。偶尔会在画里出现的几个小人儿是生活在画界场景中的人,大概有一点受了大师们爱研究中国山水画里的人和景的比例的教育,不过比起设计在山水大空间里研究造境,在自己的画里造园造境似乎更有趣一些,画一个小世界。选择水彩也是一种大量景观和建筑设计训练的遗留产物,捡它只是因为顺手,我不是一个对复杂技法有太多好奇心的人。

我是个非常不爱好社交的人,以前在工作之余画,最多偶尔在豆瓣发一下,也没有太当做一件作品就是画着玩,直到遇到了Artand,Artand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不用过多地推销自己,让作品说话,很合我的口味,是网络时代的福音了,Artand给了我作品更多被人看到的机会,比如我的朋友们会纷纷跑来告诉我在小米盒子上看到了我的画。

虽然现在暂时脱开设计师的身份有更多一点时间画画,不过我也不喜欢画家这个title,普遍意义的画画是非常简单的事,谁都能画,大部分所谓的画家是因循守旧审美非常狭隘并且低下或者没有什么审美的,这一方面,我感激自己是个爱好广泛的人。

 分享我的wonderland

这几年借着看展览和听爵士音乐会的名头边玩边看每年都有一个月时间一个人在路上。去了印度去了冰岛,去Aarhus看Olafur Eliasson的彩虹圈,去南特看机械迷的乐园,去意大利看美丽Ninfa花园,看充满了怪异雕像的Bormazo花园,看卡普里岛上孤独的Malaparte别墅,还有佛罗伦萨古古怪怪蜡制解剖像的博物馆,这些地方给了我很多对空间的灵感和作品的灵感。在瑞士Brienzersee碧蓝的湖边大概是见过最纯净的风景,这幅画的买家告诉我找了很久给家里周岁生日小朋友的礼物直到看到它,想到自己的作品要充当这样有爱心的礼物让我也有一些惊讶,最后选好了和湖水一样蓝和森林一样绿的画框寄出后,我想我的愉悦是和买家收到画时的开心一样的。

 

我喜欢押井守在纪录片里的赋妄想以有形,基于现实景观之上,揉入一些想象的空间大概是我的兴趣点。我有时候会画自己生活的城市,喜欢拐个远路去发呆的小池塘,夏日安静的荷塘,把它们变成我脑中的wonderland;有时候也会画一些幻想中的城市和绮丽的梦境,在artand这个包容广博的平台我得以和更多人分享我的wonderland。

分享我的wonderland

7,312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蕩蕩'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