吭哧吭哧一路走

吭哧吭哧一路走

Share:

吭哧吭哧一路走比起Artand站内的大多数艺术家,我是很惭愧的,持之以恒的创作状态与我相去甚远,虽然平时也会记录一些突发奇想,但也总是被"懒惰"和工作压得执不起笔。写下这篇文章,也是希望自己在创作的境遇里能够勤快些,不要让接下来的日子,随风,飘得太散。

2014年末我离开了校园,毕业没多久,便有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这份工作虽然磨人,但也几近充实,只是内心的压抑层层相叠,再也没有办法感受到"随心所欲"的气息。就这样吭哧吭哧地,我对领导提出了辞职,辞职信的主体内容是"我要去当艺术家了"。艺术家?真是傻,艺术家哪有那么容易当得上的,也就只有年轻,才能干这么稀里糊涂却又自认为自己是个狠角的事儿。说来也是段奇遇,就这么无缝衔接的,我在2015年11月份莫名其妙地认识了Artand这位朋友。

对于绘画这件事,我是没什么自信可言的,大概是因为自己没啥绘画基础吧,也就靠着还能有点"乱想一通"的能耐挽回了一些立志要做艺术家的尊严。第一次在Artand上传作品,我就感受到了何为被暖心对待的际遇。对于我这个极度缺乏自信的人,Artand似乎成为了能够鼓励我的朋友,让我发现,原来还是有人喜欢我的作品的。这份鼓励,似乎是我创作路上的保护锁,让我不至于失落,不至于逃跑,不至于孤独,更不至于迷路。不管Artand发展至何处,我都能感受得到他一切"纯粹"的伊始之心。世界从来都是一口吞人的枯井,有太多足智多谋、才华横溢、风趣优雅且学富五车之辈被它所吞食。世界也从来都是一块春风吹又生的欣欣之地,有太多日就月将在这块土地上发生发展。对于创作之辈,又有谁能够忍受跌进枯井。平台,于艺术的世界而言,就是,也应该是这样一块欣欣之地。人会死去,但气息会留存,艺术会变老,但文化和历史无所谓老态龙钟的一天。Artand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人文气息的地方,而每一位艺术创作者都在上面留下了历史。希望这样一种存在,能够永久留存,让渴望创作又无处安放的人,还有一居室可以待,一口气可以喘。

对于艺术,我不敢侃侃而谈,毕竟我还没能掌握洞穿一切的火候。对于艺术家,我也不敢自称,毕竟成为"家",底蕴、底气、底牌均不可或缺,除此之外还得有有为"师表"的才智。所以我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一位"插画艺术工作者",这样,我也就可以不再心虚地,随性地画下去了。对于"艺术家"这个头衔,我是十分向往的,但我的这个"欲望"还算清澈,不想急功近利,也不想"一夜暴富",虽然很想成为"家",但可能也只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大家所看到,自己的思维才智能被大家所认同,自己的道路历程能被大家所感知。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Artand能伴随我成长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虽然近来已缺乏刚毕业时的力气与勇气,但有幸地是又多了几分坚定的信念:成功不是一时的爆发,因是一世的囤积。Artand如今的成就亦是如此。

最后祝 Artand 5周年生日快乐,也祝各位都能矢志不渝,众望所归。

2019年3月18日 于北京

(文中有好几处犯懒了有些草草了事,请大家见谅)


38,723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LINSHU琳姝's stories

  • 一篇文

    很多人喜欢问我同样一个问题,"这幅画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能解释下吗?"。 事实上,当我听到这样的疑虑之时,多少会有些沮丧。"解释"若不是因为某种情景需要,亦或是为了表达自己多么"富有才华...[Read more]

  • 堕落期的小纠结

    自卑是我常期反复陷入的困境,在这个时期,我对自己的满意度会降到冰点。曾经看到有人说过"搞艺术或者搞创作的人,必须要自信,如果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还有谁会喜欢"。从某种意义而言,这句话...[Read more]

  • 吐字如吐丝,抽抽茧茧,自由又不自由

    特别爱写东西,但不太敢将它们“公诸于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咬文嚼字”般的过于矫情和“神经兮兮”般的过分做作会惹来别人的嫌弃与嘲笑。可抽搐地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因此,对于我的这些...[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