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不痒

Artand五岁生日快乐

Share:

五年不痒

       这次我不太想聊具体的作品,实际上我也很不擅长这个。我更想聊一点我的一段路。

       虽然我的家庭和成长环境跟艺术几乎没有半点关系,但很幸运的,我自小萌发出来的涂鸦兴趣和一点点所谓的天赋被父母看到并且支持下来。接着,我就顺理成章的一直画了下去,考上美院,过完了还算合格的大学生活。但美院毕业和成为艺术家这两件事儿,可就不再是"顺理成章"的关系了。

        大学并不是一个只磨练技艺的地方,实际上这点很不要紧,却有个极好的好处,让我大致了解了伟大的艺术是什么样的,也让我了解了自己究竟几斤几两。我想,很多创作者都明白一种感觉,当意识到自己的才华不过平庸而已时那种沮丧。我知道我永远都做不出我认为的杰作,这无关努力,天花板是存在的。我那点能感知到的才华说破大天也不过是有点敏感罢了。而艺术家必须是有最聪明的想法,还自带绝妙表达方式金钥匙的一类人。很明显,我没那么聪明。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刚毕业,我并没有想过要自己搞创作,而是想着要找个美术相关的稳定工作,先后在工艺品公司和动画公司上过几个月班,很快就结束了。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按部就班地重复劳动实在有点没劲,另一个是我实在不擅长做一个标准化团队中的一环,和团队协作达成画风一致这件事儿对我来说意味着我需要磨掉我自己的特点。这里并没有贬低动画,游戏等美术相关行业的意思。协作是一个非常高效又必要的方式,只是我更喜欢单干。之后我作为自由插画师接了几年的"活儿",这几年的经历并不算痛苦,但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来进一步认识自己,一些经历和心智的积累,我对之前的艺术理解有了一些改变:天才确实存在,一出手就自信而独特,令人羡慕,但也有一些艺术家靠着积累和漫长的持续思考做出了不起的杰作。我可能永远都做不到我认为的伟大,但我也能做出一些有价值的作品,我自觉有这个能量。于是慢慢的,我对于自由创作这件事儿越来越向往,我觉得我得试试。

        2014年夏天,我带着那几年的一些积蓄在宋庄租了个工作室,开始创作,我深知创作规律,相对成熟的作品不会一开始就出来的,需要时间积累数量和思考。很庆幸那个时期我并不急躁,虽然那些作品现在看来稚嫩而稍显矫情,羞于见人,但我是真诚的,并且非常快乐,是那种自由表达又不被干扰的快乐。

       2016年,我得知了Artand,于是上传了我之前的二十几张作品,反馈出乎意料的很不错。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随即认识了不少平台上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偶尔闲暇在线上打趣或线下小聚,会感到些许安心。2017年四月,随着Artand线下画廊Artand Space 的第一次群展开幕,我参加了毕业以来的第一次非官方展览。此时,也恰好是我觉得自己作品有了一些满意的面貌,可以放在市场上试一试的时机。结果画廊销售了我的第一幅作品。随即的几个群展,我的作品接连卖掉了十几张。那段时间伴随自信提升的还有另一种心理变化,一种之前始料未及的变化,我开始感觉到有点被关注了。这让我在创作的时候更加谨慎,这种谨慎有利有弊,好的一面是让我对创作更加慎重,但我自知我对作品一向保持着诚恳而严格的自我要求,所以这好的一面并没有让我受益很多。差的一面是我总不自觉的希望"不让别人失望",这实在是很不好的。但只要有反馈,就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影响。所以我也明白这是极其正常的。我花了一阵子让自己接受这种影响,也更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胆怯并与之相处,慢慢的找回了自由。

五年不痒

       随后,我迎来的是和线下画廊的独家签约和个展计划。经过小一年的准备,2018年11月,Artand在线下画廊方隈空间为我办了第一次个展"泥牛入海"。展览很成功,无论是销售情况还是推广情况。我们都很开心。转眼间我和Artand一起走了接近三年了,在筹备个展的那个月里,我几乎上班一样出入Artand,和广泽排版画册;和强哥,娟姐开会;和Fancy 布展;和娟姐,广泽熬夜盯印厂……有那么几次,我觉得我已经是Artand员工了。他们认真高效的工作,尽心尽力的为我筹备,实在感激不尽。

五年不痒

        Artand五岁了,我从2014年开始创作到现在也五年了。这五年对我们来说都很奇妙,我们都在成长,感谢五年前有了Artand,也感谢五年前的自己愿意开始尝试创作。我们都曾不断探索,依然会不停的往前走,Artand 会越来越好,我也会对创作始终保持诚恳和思考,等待着我的作品自然生发出更有趣的变化。对于我们的友谊,我一直心存感激。谢谢有你,Artand,生日快乐!

91,019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