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

Share:

出口

《盲区儿童》 50x50cm 油画 2016年

每每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总是将编辑好的文字在最后完稿时删除,我是个极度敏感且矛盾的人,深知有强烈的表达欲望却又不愿曝露内心,我不知这是不是水瓶座的通病。这世界也许并没那么多感同身受,因为这条路上悲伤的故事太多了。自2015年以后,我中止了多年养成的写作习惯并将所有想说的话都付诸于绘画来表达,这次执笔,因为Artand。

出口

今夜的独白犹如落满灰尘后擦拭的镜子将时隔五年前的一幕浮现:2014年7月15日那个惶恐无助的夜,狭小的出租屋内顶着高烧的自己读完阿乙《灰故事》全集之后,我失眠了,穿戴好衣服如游魂般独自晃荡在他乡都市的街头,从夜晚走到天明,没有方向,没有归宿,生活击垮了我,抽完几包烟后,我将微博删除到只剩三条,轻生的念头开始充斥大脑,生命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痛苦。为了救赎,一度去寺庙出家被疑跨省逃犯赶了出来,看过医院精神科找过心理咨询师,求过土神讲迷信吃过催眠镇静药都无济于事,抑郁症开始了吞噬我的一年…… 出口

《一次看似偶然的疏离》 50x50cm 油画 2018年

我打小喜欢涂涂画画,小学课本上的人物几乎无一幸免的都被我"修饰"了一番,因为学习美术意味着额外的经济负担,高中时候一家人郑重其事的开完家庭会议才同意我去了县城一所画室学画,大学毕业后,故乡成了他乡,同学们大都转了行,而我走上了职业绘画的道路,在此期间为了糊口,办过画室,做过兼职,接过行单,因为自己不是赚钱的料就都没赚到过什么钱,幸在当时一根筋的自己并没打算放弃创作。  出口  2013年于画室创作

2015年康复之后,带着新生的喜悦迫不及待的去仓库寻找那些相伴多年的工具,早已干裂的调色盘和凝固的画笔犹如尘封已久的古董向我发出召唤,我又重新拿起了画笔,经过一年的精神斗争,如释重负的自己仿佛顿悟了什么,梳理了前几年探索实践的各种形式风格和心路历程之后,我毁掉了大大小小近百副作品。我想要聆听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不愿再强迫自己为了美协展览画大幅主旋律作品,不想让自己在油画民族化的形式探索中画地为牢。我将目光投向了真正打动我的前辈,贾科梅蒂、弗洛伊德、培根、厄格罗、八大山人等成了这一时期严重影响我的艺术家。甘愿舍弃必有所得,我的作品开始呈现出我想要的样子,用自己的直觉解构物象,以此来揭示事物的矛盾性和表达时代带给我的焦虑感,便有了后来的作品,2017年相遇Artand。 出口

2015年拜访当代批判现实主义画家莫鸿勋工作室

如今在职业画画之余谋的一个高校外聘助教的差事,工资不多但有相对充裕的时间让我继续创作。因着Artand在业界一定的口碑知名度和简洁清晰的界面,2018年5月我入驻并建立了自己的艺术主页,在与诸君欣赏与交流的同时售卖掉一些作品,价格不高以充饥腹,如我恩师所言,创作之于你我好比飞鸟之于天空"寻求出口,安放灵魂"。

戴一树于2019年4月13日

195,615 views
Share:

Comments

    戴一树's stories

    • 他们的视线之外

      怯懦、胆小、易哭、怕生、小时候父亲眼中的阿斗,我儿时的形象被定格了。少年时期也没有别人家孩子机灵,乖巧听话还有些木讷,在众人眼中俨然一副书呆子的样子。但我清楚,那并不是我少年时的全部,憨傻[Read more]

    • 我开始快乐也开始沮丧

      我是个向来感情用事的人,有时候偏执的像个傻逼。 矛盾是我的常态,我还是无法确定我自己:那个倍加珍惜友情却落得朋友消散的孤独人、那个被爱情的枪暴击数次仍然相信爱情的幼稚鬼、那个自以为是果断决[Read more]

    • 风雨的狂欢

      盛夏的午后,天阴朦朦的,我喜欢这成片的乌云蒙住太阳的脸,终于不再让南方的燥热持续灼烧我的情绪。 我顺着罗列的书梯抽出一本红色封面的书,上面突兀鲜明的摆着五个大字《天朝的狂欢》。正当我兴起一[Read more]

    • 聆听刺痛的声音

      活着,就不会停止思考,思考便极大可能陷入困境,痛苦随即而来,这是个问题。星宿流转,造物主把难题交给人类,人类把问题丢给了思想者。带着火焰和海水的暗涌曾流进我的身体,彷徨,挣扎,妄想,堕落,[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