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

Share: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10,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童年的涂鸦是为了快乐。很多人用一生的时间涂涂抹抹,那开始时的勇气,可能正是来自于这快乐。成人的绘画大多免不了要为某些目的服务。总要画到让别人觉得有用了,才算是画好了,才能换回自己的价值。绘画一旦变的功利,那这快乐,恐怕就要打个折扣,既能纵情满足自己的绘画欲望,又能被市场接受的画家,是无比幸运的。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9,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发现孩子幼稚的画里有某种特殊的、触动灵魂的东西,这种“触动”与孩子的家长一边摸着孩子的头一边说“画的真好,真漂亮”的随口鼓励完全是两回事,这种带给视觉冲击,带给心灵感动的东西实实在在地存在于画面之中。存在于画面的构图、造型、色彩乃至于在成年人看来的“错误”之中。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8,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孩子处于“无经验”的绘画体验阶段,他们笔下的线条、色彩、形象往往不受自己控制。如同我们对于儿童画的惊异一样,很小的孩子看到自己涂抹出的画面也会感到新鲜、陌生、惊讶。他们对于笔下即将产生的图画有惊奇,有期待,有快乐,有无所谓。也有无奈、失望、怨愤……孩子并不敢肯定自己画的是“好”还是“坏”,他们需要在大人的眼中、脸色上找到答案。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2,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欧洲十六世纪以前,在他们的画里看不到麦田、土路、清冷的海岸、质朴的茅屋、傍晚村舍上空的云霞……但是今天当我们看到这些景象的时候,心底会感慨:“像画一样的美景呀!”为什么会说“像画一样”?这正是十六世纪以来大量卑微的画家们发现的结果,他们热情的讴歌这些平凡的美,引领了人们审美的步伐。我希望,有一天人们会大大方方地在自家的客厅悬挂一幅“儿童画”。因为他们真的发现了那里的美!人们会被这些看似简单、幼稚的视觉语言勾起喜爱之情,这不仅是人们经历风尘,饱尝人世炎凉之后对于纯洁、天真的向往,也是超越绘画积习的图形、色彩、形象对于人们在审美领域的真实吸引。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3,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罗斯科的作品在拍卖会上总能创造出几千万、上亿元的天价,很多美学分享的微博、公众号也会倾情推荐他的作品,在大家的解读里,罗斯科的作品饱含“人生的悲剧”,我在面对罗斯科时,也经常很动情。有一天儿子看着一张罗斯科的蓝绿色块时对我说:蓝色的是大海,绿色的是草原……对孩子来说,罗斯科是大色块,而大色块就是空白,可以在上面画画。(我这两年带孩子去看展览都是提心吊胆的)我用传统国画的材料,把儿子的涂鸦复制到罗斯科样式的底色上,创作了一系列《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1,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4,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5,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6,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在罗斯科风格作品上的涂鸦》NO.7,国画,纸本彩墨,46×59cm,2019

我还记得童年的想法

2019年,抱着儿子在我的画案上画火车

29,617 views
Share:

房圣易's stories

  • The MPI 专访 | 房圣易

    「应该为什么活着」不锈钢,板上金箔,30×40×5cm,2017侯钰瑶,以下简称 H房圣易,以下简称 F访谈内容同步更新知乎专栏:The MPI 对话艺术H:关于对既有的作品进行再造、改造,最早是从D[Read more]

  • 艺术家不必分类,又不是垃圾。

    艺术家像动物一样被分类。与动物不同的是,艺术家明白这些分类是什么意思,于是主动去适应,甚至按着分类的标准修改自己的样子。所以,很多艺术家虽然拥有鲜活的生命,但却一眼就可以知道他会长成哪个标[Read more]

  • KAWS错的,房圣易对的!

    我把KAWS标志形象脸上的叉叉眼换成了对号,就是从小作业本上最愿意看到的那种对号,这无疑是当代艺术里的“挪用、借鉴”,这样这个图形有了新的意义,我也完成了对消费主义的一次嘲讽。有网友开玩笑说:[Read more]

  • 看山非山,看水非水

    《风水研究之苍茫飘渺》国画,纸本设色,70×120cm,2019(已被收藏)从房圣易的一系列“风水”为主题的新作可以看出,作为自然的山水和作为观念的风水在其创作理念上形成了一种合流的趋势。该系列的作...[Read more]

  • 带发卡的女孩

    画了91幅《带发卡的女孩》,又从中选出36幅做成限量版画。我一直在做一个艺术计划叫《一角金币·送给小女孩的发卡》,就是把在欠发达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所得购买...[Read more]

  • 叶永青做的对,打倒西尔万!

    图一:左侧用中国国旗代表叶永青图二:用他们的头像代表各自一方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叶永青可能翻盘,第一种是“用民族主义情绪把事情搅浑”!事发至今,标着中国国旗的抄袭对比图片满天飞,传播甚广,但[Read more]

  • 房圣易:自由与界限

    艺术让人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我们和付出毕生时间觅食繁殖的动物不一样”房圣易作品《仿赫斯特笔意之水钻头骨》Q:您每一系列的作品都非常有辨识度,截然不同的题材,不停的颠覆自我。不同系列的创作之[Read more]

  • 你们泛泛地问,我泛泛地答-2

    1.您通常如何寻找灵感,或者您的表达欲望通常是如何被触发?答:灵感就像性欲,很难解释它被触发那一瞬间的场景。保持好奇、保持单纯、保持热情,或许会有帮助。2.《点石成金》这个作品很有意思,属于...[Read more]

  • 你们泛泛地问,我泛泛地答-1

    1、对自己的创作风格和创作理念,进行一个总体的概述。答:风格是背影,我自己看不到,要后来人说才算数。这话是吴冠中老师说的,我深以为然。我不会让任何与“风格”有关的东西束缚自己,艺术是最自由...[Read more]

  • 《千里江山图》咋变成了《南山几万重》?

    故宫博物院将于九月举办“青山绿水”主题展览,届时北宋王希孟名画《千里江山图》将再次展卷,上个世纪,这幅作品展出不过两次。值此时机,我愿重提《南山几万重》,这是我2010年的旧作,作品采取了中国...[Read more]

  • 房圣易:聊“当代”艺术的那些事

    最早认识房圣易老师,是在Artand平台上。值得一提的是,房老师的每一件作品都非常令我印象深刻;而且每一个系列的作品,都是完全不同的题材和体裁——每一次,都是在颠覆自己,这在当今被互联网一次次加[Read more]

  • 我们欣赏不了的艺术品,为什么能卖到天价?

    纽约时间5月18日晚,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的涂鸦作品在曼哈顿苏富比夜场以1.105亿美元成交,创造美国艺术家目前最高拍卖纪录。现年41岁...[Read more]

  • 《新闻视野》杂志“‘创新’是身不由己”

    “孩子终于睡了。”十月八日晚十点,艺术家房圣易第一次接受采访。1980年出生的他正处在人生中最幸福的阶段。作为父亲的他温柔而平和,然而在这份平静之外,他的另一个安身立命的身份——艺术家,则始终[Read more]

  • 仿赫斯特笔意之水钻头骨

    八年前,当我决定要仿制一堆“钻石”头骨的时候,我正舒服地窝在798一家咖啡馆的沙发里,还记得斜对面放着一只很大的LV包,里面还有一只同样棕黄色花纹的钱夹。我知道在北京有几个地方可以买到不错的仿...[Read more]

  • 程式碑

    我把自然科学中若干重要的方程、公式用中国碑帖的形式呈现出来,这些简洁的数学公式与物理学定律,描述的是已知宇宙的运行规律,可以支配我们平常体验到的一切事物。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碑文大概可分成三类[Read more]

  • 《点石成金》和贫穷艺术

    《点石成金》 碎石、金箔 2017 房圣易作品我在北京一处房地产的建筑工地,捡回几块碎石,把它们包上一层金箔,然后标价出售。为了确保这些“金块”的价值如房地产一样,我会通过自己的信用体系为其担...[Read more]

  • 我如何理解“当代艺术”

    图:艺术北京“艺术突破”主题展区,几乎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会低下头来仔细地打量房圣易的作品当代艺术在时间上似乎泛指“当下正在发生的艺术”,但实际上主要是指具有当代精神和具备当代视觉语言的艺术,...[Read more]

  • 金陨石

    一块金陨石,八个土壤重金属污染地区,一年的时限。艺术家房圣易用24K黄金覆盖在一块陨石的表面,创造出一枚金陨石。他将这块陨石放置在一处荒野之中,并提供了八个污染地区的地理位置,如果有人通过陆[Read more]

  • 冒天下大不韪

    典型的艺术史是只记载革新者的历史,渴望精神不朽的欲望驱赶着艺术家们“不断创造新玩法”。于是,艺术家们有一条心照不宣的底线,那就是“不能做和别人相同的事”。 2005年,我用中国水墨画材料创作了...[Read more]

  • 摆脱美学的误会

    一、“美学”的误会 1750年,在我们的历史里也就是清朝乾隆十五年,在这一年里,乾隆皇帝为了孝敬他的母亲,决定动用448万两白银在北京西郊兴建一座花园,这座花园后来被命名为颐和园;同样是在这一年...[Read more]

  • 来了!尤伦斯男爵

    《黄金粪》 房圣易作品2007年底,我在《当代艺术》杂志发表《来了!尤伦斯男爵——说资本强权及其他》,是国内第一篇质疑尤伦斯的文章,文中特意提到了炒高出清的可能性,并在几家主要艺术门户网站刊登[Read more]

  • 我们这一代

    我们这一代,是在日、美漫画的陪伴下成长的。这些漫画里的主人公在传递一些品质,例如要坚持正义、要相信友情、要保持理想、面对邪恶不要畏惧、要为了自己的爱好奋斗……这些价值观已经成为我们的潜在人...[Read more]

  • 污舵艺术谈(第一回)

    在群聊的世界里,有一个“污舵”,那里集聚着几十位因艺术创作而相识的男男女女。由于都是成年人,有时聊天内容难免色情点,因此被戏称为“污舵”,其实绝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讨论是关于“艺术”的。截取...[Read more]

  • 仿沃霍尔笔意干嘛?

    “知道安迪·沃霍尔吗?”浩子叼着烟问道。“听说过,也是画画的吧?”我把烟头弹出很远,漫不经心地搭话。“他是同性恋!”“……”“还是带着假发让男人操的那种,叫‘受’”浩子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说到...[Read more]

  • 《寸金集》

    《一角金币》2012年,艺术家房圣易把在欠发达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销售所得购买漂亮的小发卡,送给贫困地区的小女孩。漂亮的小首饰虽然也具有实用性,但是对于贫困...[Read more]

  • 徐冰:希望我的坦诚能对年轻艺术家有所帮助

    2007年春节前,徐冰从美国回来,他将任职中央美院副院长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我和他约在北大校园的方正楼见面,采访期间,徐用我的手机给美院组织部回了一个电话,结合他愿意接受我提出的与“年轻艺术家”...[Read more]

  • 另一个世界的旗帜

    《另一个世界的旗帜-红米国》 丝网版画 50×75cm 2015人类对于旗帜总是有一种热爱,我们用一块布料,或印或绣各色图案,然后无比庄重地对着脱帽、敬礼、手按胸膛或举过头顶、有人发誓用生命捍卫,有[Read more]

  • Art and Me

    《Don't Shoot》 版画 50×70cm 2001 房圣易 人不能孤独的活着,我们总要想办法与人相处、和社会交换价值,艺术家无中生有地创造作品,就是渴望与世界沟通的表现之一。但是在过去,由于缺...[Read more]

  • 《废纸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惯常用来形容舞台表演艺术家的不容易,其实视觉领域工作的艺术家们也是如此。从幼年习画的稚拙线条开始,到终于走向孤独创作的无尽海洋,总要十数个春秋吧。若是凭着固...[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