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在的我

张姗姗20 days ago
Share:

我从小被认为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这可能和幼年时独处的时间较长有些关系。记忆中,我常常一个人玩,我会用自己拿橡皮泥捏的美人鱼和王子玩过家家,我会以连环画的形式描绘一个人一天的生活,美术课总是得90分以上,参加艺术节的比赛可以得奖,但当众说话时,我会害羞。

上初中时,妈妈为我找了老师,正式开始学画。从此开始了为考学而画画的日子,记忆中那时没有休息日,整个青春期都在画石膏像、人像和静物,最后顺利考上大学。对于晚熟而自我意识觉醒得较慢的孩子来说,大学是一扇窗,它向你展现这世界的种种可能,然后又在你毕业的时候关上了它。

那是我一生中最迷茫的时期,父亲生病手术,我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我患上了抑郁症,工作初期也不顺利,生活在弱者面前是极其残酷的,我甚至习惯于看见人性中的恶的样子,麻木的活着,直到触底反弹。

内在的我

第一件羊毛毡雕塑作品《片刻》2016

在病愈的几年后,我的内在感觉慢慢苏醒了,它来自我的童年经验,它沉睡多年,在经历了苦难的,为了生存而不断打拼的日子后,它开始发出微弱的声音,告诉我,内在的那个我才是正真的我。不是外在的,人们出于各种目的,想要赋予你的那一切。为了表达出这个原初的梦,我开始尝试运用我所擅长的手段去实现,这是一个在记忆中拾取珍珠的过程,剪掉外界曾经强加给我的那些锁链,而只耐心浇灌自己内心的小苗,让它长大,任它开枝散叶。

内在的我

《苏朦》2016

就像山本耀司所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我,在人生的中段,重新长出了一个自我。

内在的我

《初绽》2018

羊毛这个材料像一个入口,让我重新进入艺术的花园,它可以唤起我记忆中的一种关于温暖,细腻,安好以及生长的感觉,它是一种让我不得不说却又难以言说的视觉经验,我觉得这种经验是属于我的,它承载了我一直以来都渴望表达的东西,凭着自己的直觉,我选择了以感官为主要表现对象,使用针毡的制作手法,创作了一系列羊毛毡雕塑作品,这些作品的表达是非常朴素的,温存的,窃窃私语的,难以解释的,是只能借助视觉经验来体会的某种生命状态。羊毛不仅仅作为一种表面质感,更使形体看上去仿佛是轻盈的,可以呼吸的,空气从形体中穿过,使人不忍触碰。

内在的我

《夜》2018

内在的我

《触》2018

我的创作,表面上看,做的是人和动植物的造型,但如果你连续地观察,会发现一些要点,比如它们都是生命体的感官的形态,表达着各自不同的生命状态,这些作品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自说自话,更是对自我状态的一种体察和关照,是通过感官和形象来进行自我认知的通道,是使人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成长的一种方法,而人只有在很好地协调了自己的身心之后,才能进一步地去认知他人以及更广阔的自然世界。

内在的我

《时光的表面之三》2019

我的作品治愈了我,我希望它也可以抚慰别人。

每个艺术家都希望靠自己的创作来换取生活来源吧,结识ARTAND,是因为我也一直在做这个梦,而现在这个梦已经初步的实现了。其实对于艺术家来说,卖掉作品,换来的并不仅仅是金钱,这个交易的过程也是与社会的一种信息交换,艺术家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成长,作品会越来越成熟。ARTAND是我接触过的线上交易平台中最活跃最有趣的,我想我会在这里长驻下去。

105,244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张姗姗's stories

    • 我觉得我懂他

      心心念念的 意大利雕塑家 布鲁诺 的展览 终于 来北京了 昨天刚开幕 今天就去看了 展厅不大 作品也不是特别多 但一件是一件 很耐看 之前在网上见过他的作品 印象朴素内敛 很喜欢 今天遇到[Read more]

    • 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其实是在和自己交流,是精神在关注身体,身体是敏感的,诚实的,有经验的,隐藏着无数秘密的。精神只有去关注身体的反应,与之协作,才能了解到人的需求,协调好生命的状态,再近一...[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