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Share: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Unknown Dream》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40cmX40cm 2018年3月

画如其人,确实如此。画作呈现出的面貌来源于内心的指引,一个人的性情、气质、学识、态度……都会在画中留下痕迹和线索。所以,尊重、听从自己的内心,充分的表达出自己,是每位成功的艺术家最擅长做的事。好的艺术作品具有绝对的唯一性,一位艺术家的同一幅作品画两次也会非常不同,好的艺术不可能被复制,他也不能容许自己原地踏步,艺术品的价值也正是来源于此。一篇旧文-张勖自述▲《审美片段-2》 布面油画 100x110cm 2017年6月一篇旧文-张勖自述▲《审美片段-3》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80cm×57.2cm 2018年5月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古城的回响》布面油画 130cm×100cm 2018年11月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祝福》木板油性坦培拉 50cm×50cm 2019年1月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未来》布面油画 55cm×50cm 2019年2月

画风、画法虽然可以模仿和借鉴,但那总还是别人的东西,到自己这里还是需要消化、吸收,融入成为自己创作时的自发行为。在近几年连续、系统的学习中,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学以致用"的重要,这个词语从小就听说,但却一直被忽略,最近几年随着对自己作品的体会越来越多,这个词语又闪现出来。"学"是前提,"致用"才是关键。一篇旧文-张勖自述▲《我的朋友-1 》130X100cm 布面油画 2017年3月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我的朋友-2》40cmX30cm 布面油画 2017年12月

2014年-2016年在中国油画院学习,在此之前我时常为了画面语言的掌握和运用而苦恼,因此我很珍惜这段学习时光,并且诚恳的接受了油画院体系化的训练,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观看方式,这一点非常重要,在创作中,观看方式可以说是一幅作品实际实施的起点,其中包含了自己内心太多的东西,也是不同艺术家面貌迥异的源头之一。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中国油画院课上习作》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中国油画院课上习作》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中国油画院课上习作》

这段时间,我暂时放空自己,放下自己已有的东西,重新以"无知"的状态去接受新的系统的冲击,油画院的艺术理念很纯粹,在两年多心无旁骛的绘画训练中,不只是在绘画中,更是在面对绘画的态度中收获很多,从心底感谢中国油画院以杨飞云院长和诸位老师们的理念为核心而形成的艺术气场。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静物、风景写生》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场景写生》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新疆风景写生》

2016年在李可染画院西方绘画材料研究中心学习,在这段时间我集中解决材料技法方面的问题,使绘画在物质材料层面更加有法可依,一方面,材料技法的充分了解和熟练运用可以让自己的表达更加得心应手没有障碍,让一幅作品的效果充分实现;另一方面,对于自己竭力经营的作品是负责的,可以经得起上百年岁月的检验而最大限度减少其损坏和变色。一篇旧文-张勖自述▲《法国写生》

从湿壁画、坦培拉到坦培拉油画的混合技法,再从由坦培拉混合技法发展而来的古典底层画法到直接画法,西方绘画材料技法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各种材料技法既承前启后,又有独特的魅力和无限发挥空间。感谢李晓刚先生的教导,打开了我绘画艺术的另一个维度,使得艺术创作变成了有趣的事,带给我更多的可能性。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临摹达芬奇《蒙娜丽莎》77x57cm 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2017年11月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临摹波提切利《圣母子像》55x40cm 木板坦培拉 2017年10月

在集中学习之后,我继续实践与创作。之前所学总体上都还是属于"术"的范畴,真正要在艺术上有所成绩,还是要在"艺"上 多花心思,偷艺不算偷,学到的东西不会丢,在实际的创作过程中,之前所学的也都是"工具",怎么运用很关键,我希望这些还是要退到作品之后,画面是思想的凝结,表达的呈现,不应作为炫技的场所。我希望把技巧技法适当隐含起来,我自己退到作品之后,让作品自己娓娓道来,让面对作品的人不被画面的本体语言所干扰,而浸入到画面所传达的信息之中,感受到画面之外的内在。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临摹达芬奇《费隆妮叶夫人像》50x40cm 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2017年8月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临摹《蓝衣女孩肖像》40x30cm 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2017年11月

一幅画的内在用语言表述详尽是困难的,语言和绘画是两个不同的表达方式,所以,再多的注释也解释不出一幅画所蕴含的所有内涵与外在。在一幅足以打动人的作品面前,只看画就够了。

2018年8月5日

张勖于北京

330,217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张勖'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