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角金币 · 记

姜伟7 days ago
Share:


爸妈生三个女儿,叔叔婶婶生两个女儿,一致的性别没有轻重之分,我奶奶特别疼爱孙女,可以说奶奶当年就是带这么多孙女累死的。我两岁时奶奶因病去世。而我的爸爸妈妈叔叔婶婶也都属于惯孩子的父母,反倒是邻居家的男孩子因为皮,挨打挨骂成家常便饭。 

我二姨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可能因为女儿最小,并且娇艳夺目,她幸运地躲过重男轻女成为家里最受宠的孩子,二姨姨父宠溺,两个哥哥也宠溺她,她被宠坏了,又因为漂亮,红颜多祸惹了不少麻烦,我二姨老了之后每次听到她的悲剧消息传回家就会伤心。 

我大姑姑姑父生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偏巧也是女儿最小,所以这位表姐也是家里的宠儿。前两年,姑父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我们晚辈去看他,姑父是个温和幽默的人,表姐忙前忙后,时时呼喊爸爸,那声调还像个小女孩一样,甜甜的脆生生的,使我产生恍惚错觉,时光真的已经逝去这么多了吗?也许,从她做他的小女孩儿,从她会喊爸爸起,父女之间的互为依恋就定格了,永远不会苍老。 

我奶奶生三个孩子,大姑姑老大,而后我爸、我叔。看不到他们小时候模样,但自记事起,爸和叔叔就对大姑姑尊敬有加,未见性别上的歧视。姐弟逢年过节大事小事都要坐一块喝酒,三人仍遗留前朝做派,长姐如母,把大姑姑姑父奉上坐,老弟俩分两边挨着坐,良酒入杯,堪嗟击缶千秋壮,莫道挥毫两鬓星。席上还会有我的小姑姑。 

我爷爷的弟弟弟媳只有一个孩子,就是我小姑姑,又是因她最小,独生女,不会受轻视,据说我小姑从小就是跟屁虫,这个我信,直到现在,大姑我爸我叔还把小姑当小妹妹护着。 

再延升而上,今年春节我爸喝多了,谈起他的爸爸,特别尊姐,别着枪骑着大马去帮出嫁的姐姐家里干活,给姐姐撑腰。我爸虚7岁时丧父,要不是喝多了恐怕永远不会讲,关于他那谜一样的爹的丁点记忆。 

 越扯越远。我的成长环境看不到重男轻女的具体案例,只有来自阅读或者别人转述的间接体会。前几天Artand群忽然谈起重男轻女。许许多多往事依稀浮出。 


儿时邻居河奶奶跟我妈聊天,我在旁边,听她讲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抓鱼为生的男人,讨老婆生了四个女儿,第四个让他忍无可忍,生出来就被他抱到野地,用铁锹一锹拦腰斩断,就地埋了,她老婆月子里,为被谋杀的小女儿哭瞎了眼睛。我妈不相信这个故事。我在旁边听得无比惊恐。此刻,写到这里眼泪再次涌出,没能忍住。 

13岁开始尝试写文章,《斩女》成为我少年时第一本手写小说里其中一篇。那本本子写满后我给爸爸看,他读完特地以《斩女》跟我讨论,叫我不要再写这样的内容。他说他也是父亲,他有三个女儿,每一个都很爱,故事太残忍血腥,故事里的男人没有人性,这样的东西假如存在,不配被书写。 

爸妈生三个女儿,生到我还是女儿,据妈妈说爸爸很不开心,声称自己气得路都走不动了,可能隐含有一丝重男轻女的成份,但更多的是儿女双全的本能愿望,两个女儿,再有个儿子就圆满了嘛,人之常情。 

接着有些闲事精就来跟我妈说,怎么又生个女儿,你们家这么穷,负担多重,把小女儿送人吧……我妈受了委屈,转述给我爸,也是试探看他会不会嫌弃小女儿。我爸性格冷话不多,不屑于为这些鸡毛蒜皮废口舌,只回了一句:讨饭也要背着她讨! 这一句,比什么婆婆妈妈的安慰都管用,我妈从此便安心了。 

我大姐姐小时候是个爱哭鬼,夜里闹不让人睡觉,我爸火得很,把我妈掰过来打了两个屁股,我姐立马不哭了,说,姆妈,爸爸打你啊。妈说嗯,谁让你哭。姐又转过去说,爸爸,谁让你打姆妈了,我打死你哦。此后姐姐忽然懂事,再没夜里闹。 

当时爸妈都很年轻,那是我爸唯一一次对我妈动手,疼倒是不疼,但她耿耿于怀几十年,常翻旧账,说这个人真是怪,女儿哭,舍不得打女儿,打我!有了外孙外孙女,她又会在他们哭闹不肯睡觉时,把这件事讲给他们听。 

很小的时候,夏天,有一次晚上在二楼阳台上乘凉,爸爸赤膊躺在阳台的围栏栏板上,约20几厘米宽,比他的身体窄很多,我叫他下来,老实坐在板凳上乘凉不行吗?爸不肯,说躺在上面吹风特别舒服,开始讲故事,他喜欢把小说里有趣精彩的桥段讲给我听,我拽着他的胳膊说你快下来,你这样掉下去会摔死的,他说你松手,我要是掉下去,你太小拉不动我,还会被我带下去,一块摔死。我更急了,脑中浮现爸爸掉下去还拖着我一块摔死的景像,手抓得越发紧,开始哭,很严重地哭,说爸爸你快下来快下来。爸摸着肚子笑,翻身下来,后面几天晚上我都紧张地看住他,不过他很自觉,没再躺上去过。 

近40年记忆中有极其多爸爸慈爱的细节,所以他说"这样的东西假如存在,不配被书写。",我能够感受他低沉的愤怒,直到现在仍记得,他捏着我的本子,手和唇微微的颤抖。 

谈起自己的父母,似乎闸门就很难关上,亲情源源流出。 


因为斩女故事,重男轻女在我潜意识里总认为是男人干的。天下的母亲,自己体内孕育出来新生命,疼爱,甘愿为之付出一切才是天性,重男轻女的风俗里母亲亦是无力反抗的受害者吧,比如那个哭瞎了眼睛的女人。 

阅读经验中偶然得知西方传教士游历中国,见中国贫苦家庭里,重男轻女的实施者通常是祖母,将刚出生的孙女儿亲手扼杀。(可能是利玛窦所写,不太确定,如果有误今后读到正确作者再来修改。) 

群聊的当晚,我用大女儿号码注册Artand帐号,购买房圣易先生的一角金币。金币里蕴含着这位艺术家的悲悯、他对重男轻女痼疾内受着苦的女孩的关怀。 这枚金币是大女儿人生中第一件艺术收藏。我跟我的两个女儿说,很远的地方,还有女孩在遭受来自血缘亲人的歧视和不公对待,什么错都没犯,只因她们来到这个人间,是女儿身。 

跟她们简单讲了重男轻女的历史成因,也讲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后,这个残酷的现象会逐渐消除。但性别差异仍在,比如成年后,女性养育孩子和事业奋斗无法兼顾时,如何抉择,平等的愿望会在现实问题中受阻。 


 房圣易作品 ——

 《一角金币》 

 《带发卡的女孩》


叶浅韵《生生之门》段落(散文)——

一角金币 · 记

一角金币 · 记



57,936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姜伟's stories

  • 最闷的杀手故事——篇外

    我常做奇怪的梦,很多梦都有清晰的情节,很多梦现实世界不可能发生。所以我认为有轮回,有异次元,有平行宇宙的存在。我在别的空间里一定有各不相同又略为相似的人生。比如艺术,我的很多梦都有美景,地[Read more]

  • 最闷的杀手故事

    很多顺理成章的死亡,其实是完美的谋杀。凶手混在人群中继续过他们的人生。 铃儿的感冒 楼下来一个40多岁女人,粗粗的嗓门大喊"老吴!老吴!⋯⋯老吴!老吴!开一下门!⋯⋯"无人回应,她隔一阵喊一[Read more]

  • Artand·5周年

    彭博 Artand最早吸引我的是彭博,蒙蔽简介与头像,只看画,他是高智商的科幻少年,对宇宙充满好奇,兀自拨开瑰丽的云团窥探璀璨星空,他又是超凡的少年先知,手眼通天以上帝视角布置那些渺小黢黑的人形...[Read more]

  • 裳裳者华

    忘我无我。抛开娴熟的工序,让线条谦逊,让笔墨听随眼前的人物状态试探行走。 不表现我。表现被画者。 不固定创作手法。努力为每一个她他寻找恰如其分的艺术语言。 做一面镜子。让人物跃然纸上。 水[Read more]

  • 感冒新禧

    刚放寒假大女儿猪猪就感冒,几天后传染给我,2019年1月28号(农历戊戌腊月二十三),早上起来头疼喉咙疼,没法画画。我惜时如金,休息一天太浪费,不如出去看展,顺便去福州路买纸和笔。 孟诺亚推荐的[Read more]

  • 《戳》步骤

    戳 这篇过程记录以图片罗列,减少废话。 12月25日起稿。 ⬇️铅笔 宣纸轻而薄易损易破,下笔也须轻而松,如练习水上飘,否则经不起一道道步骤。铅笔稿本就淡,又因夜间拍摄,所以毫无观赏性。大星球...[Read more]

  • 正己则人

    12岁盛夏我被送进公园隔壁的画院,爸爸说以后每个寒暑假都要跟奇老师学画画。 奇老师年近50,不高,不帅,旧背心泛黄,灰黑宽大的短裤上粘着颜料,趿一双旧塑料拖鞋,走路发出脱塌脱塌的声音,偶尔也见...[Read more]

  • 请问艺术家你的亲戚多不多

    ⬆️我憨憨的二姐 ⬇️小倪 二姐给我发来小倪的名片,我通过添加。小倪曾是我爸爸的驾驶员,跟随10年左右。我爸严重的丢三落四,小倪每次出门要操心爸的香烟打火机记事本图纸文件袋以及其它工作物品,...[Read more]

  • 胸中丘壑,笔下行云

    从大量照片中选出两张,构成合影。妈妈和宝宝五官清秀,容貌非常适合国画表现。宝宝的眼睛像两枚精巧的琥珀。 ⬆️草稿 没开玩笑,这就是草稿,先试右边的横构图,脑补画面,不太好,又画左边竖构图,...[Read more]

  • 文明

    ⬆️《bei》 ⬆️ 8月25日,画家陈龍在我的《bei》下留言,说"大家知道你是假画,小心有人举报你了",我随即做简单回复,但是这几天心情和睡眠略受影响,举报,如果是真的,不光涉及我,还给Artan...[Read more]

  • 扇善

    2018折扇已作。原本计划5月初启始月中结束,中途Artand帮我推出定制服务,一下子肖像订单堆积,只得白天画人晚上画扇,折扇延至5月22日全部完工。 佛 连续四年折扇画佛,除弥勒系列已固定表现手法,...[Read more]

  • 肖像定制

    只需800元,你发照片我来画 肖像在人们的常识中是否更适合油画表现,不论写生或者画照片,油画都可以做到几近逼真,国画则相对较难,写意人物神韵鲜活但细节不够,工笔人物丝丝入扣却略嫌呆板。姜伟不...[Read more]

  • 足足两天暴雨,接着是洪水,在镇上当差的爹两天没有回家,姆妈叫国绅去看看。河连着沟,沟通着渠,水漫过道路漫进田地,一片汪洋。国绅延两旁的树一路摸到镇上,公署里人说两天没见他来上班喽!国绅回家...[Read more]

  • 摆盛

    地理位置:和巷,也叫和尚里———蔡家门———摆盛家。 摆盛家旧宅家业盛大,背东朝西几十间排开,整个蔡家门望尘莫及,新中国时期连同土地财产强制分给贫困户,只留最南端两间,就在我小姑家屋后。 ...[Read more]

  • 编号

    上面一根线下面一根线,眼珠随意一点,有双眼皮便在上面加一根细线,有眼袋便在下面加一根细线,中国古代人是这样画眼睛的。 工笔画发展到今天,一些艺术家画眼睛犹如制作医学示意图,外部构造一笔一笔...[Read more]

  • 浅阳

    延着围篱我走入小院,老奶奶坐在厨房里发呆,身后灶台冒出缕缕热气,看到我她微笑着迎出来,院子里老爷爷正在用铁锹搅拌水泥沙浆,他也停下活,撩起肩上的毛巾擦汗,他身后砌了一圈红砖,刚刚浮出地基10...[Read more]

  • 簸娘

    这条长长的堤坝,波浪从两边经年冲击与侵蚀,越来越窄,我们搬到泥猫沟之后,它只有一米左右的宽度。 1984冬天某个傍晚,我的大姐姐姜草萍沒有按照正常的放学时间到家,天已全黑,妈妈焦急万分,全家陷...[Read more]

  • 三庐

    和三顾茅庐毫无关系,和第一炉香第二炉香更不相干。 一庐是一间柴房。二庐为一室一厅。三庐,三室小院。 我出生在一所乡间的三室小院。奶奶住一间,爸爸妈妈带我们姐妹住一间,叔叔婶婶家住一间。 爷...[Read more]

  • 与扇为伍

    2015画十五把折扇,送一部份给亲朋友人。2016画十五把,全部售出。 2017为肖像忙碌,想停一年折扇,前一阵房圣易老师在Artand群里忽然提到我的折扇,并且标价都记着,这下偷懒不得,2017,至...[Read more]

  • 关于肖像预定

    根据照片来定大小和构图,有的适合A4特写,¥900,半身的A3¥1800,A2¥3600,90x45cm ¥5000。如有更精美宏大的要求,再议,两人合影x2,三人x3⋯⋯含装裱。 请多整理些照片原图...[Read more]

  • 告示

    藏家们,装裱后的画有没有出现拱起的现象?如有,请留言或私信。[Read more]

  • 雨林 1-10

    雨林 1-10 老友莫莫有次问我,会画当下流行的小清新热带绿植水彩么,我说太简单啦!淘宝上嗖搜,真多真便宜,可我不想那样画,走套路有什么意思?歪路野路邪路才诱人。 《雨林 1-10》便陆续诞生,...[Read more]

  • 望芽村痴鬼

    我过世的外婆老家附近,有个望芽村,那地方有个名人,叫望芽村痴鬼。 望芽村痴鬼从小不痴,聪慧好学学霸一方,考上北京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即分配在医院药房。工作不久,老家给他娶一位漂亮姑娘,他极爱...[Read more]

  • 十·一

    本应载歌载舞的日子,在家画了一整天。1号即将结束。地球上时间流逝的速度,我总嫌太快。 祖国万岁! 看到一位老同学的话:节日让孤独的人更感孤独。[Read more]

  • 村中

    风袅袅拂动叶子,零碎的光垂入草中。黑瓦成了灰瓦覆满烟尘。白墙剥落,青苔试图蹿上窗户。 我迷恋这些安静的村庄,在这里长大的年轻人遗弃了它们。 … … …[Read more]

  • 种种挫折,差点生气收拾行李回唐朝,愤而花了一个星期学会支付宝、微信付款,学会用优步打车,对生存又多了一些信心,再来点暴风雨是否也能徒手拨云见日?哇哈哈哈哈一一一网络正在改善我的生活。 郑重...[Read more]

  • ::

    我这个手机摔坏过,近两天触屏又犯病。为好的画赞了取消取消又赞赞了又取消发现后再赞,这样的情况大家多多包涵。 有一天,图图姑娘让我传张画。我的画都高高低低堆在北阳台,翻找起来费劲。于是忙乱中...[Read more]

  • 无边

    喜欢画佛不是因为信佛,艺术是我唯一的信仰。 爱佛因其低眉颔首满目慈悲。只一点点笔墨,轻柔寡淡却美态不可方物。[Read more]

  • 仍心系风景

    少年意气时立志,做一个风景画家,生前小康、死后盛名,将列维坦甩下去…… 如今奔四了,风景无人问津,倒是被水墨人物累瞎。[Read more]

  • 卖画费神经

    切身体会,卖画要比画画费神经,许多倍。 曾经想过炒股赚钱,经老同学劝说没有进行,否则如今我可能四处踩点,找个风光无限壮哉的高楼纵身寻死。 画画养家糊口吧,除此一无所长,呆头愣脑。[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