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但这是一句玩笑话

田琦,双子座 她像一个“混合体” 思维敏锐独特 创作多元炫目 传统刺绣方式让画布绽放油画般质地 画面流露出波普、科幻、诡谲、忧郁、明亮的复杂质感 艺术创作是她的“玩物” 在学院的训练中,她打开一扇通往宇宙万物的窗 飞向星辰,飞向自己

田琦5-23
Share: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何止: 我们与不少女性艺术家交流过女性身份问题,她们都有一点共识:认为无需强调创作者的性别。你自己在创作中,你是怎样看待自己女性身份?另外,你作为一位女性主义者,你如何定义自己的"女性主义",是什么样的思想历程让你成为了现在的你? 


田琦:说实话,我喜欢说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但这是一句玩笑话。我无法严肃到担当"主义"这个词汇。"ISM"几乎是让我头痛的词尾,我不喜欢谈任何和"主义"相关的词汇,作为一个非常个人"主义"的创作者,我非常害怕这种社会学的词汇。(我好像跳进了自己挖的坑呢)。


 如今,我喜欢自己的女性身份,这确实经历了一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我曾经非常痛恨自己的女性性别,希望自己是个男孩子,希望自己从小在少林寺习武,或是在佛学院读书,最差也要变成古惑仔,混社会。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自画像》 布面综合材料 2014 


这些似乎因为我是个女孩子,以及被我不够浪漫主义的"正派"父母扼杀在了我的少年期。我成了一个老老实实读书的"好学生",一个"学院派"。现在再提起这些,似乎我一点都不为自己在外人眼里看来非常美满的学业感到"骄傲",在年轻艺术家眼里,这一点都不"cool"。太正常了,太普通了!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顺利地在学院毕业也许不是一件好事,还好我还有些困难事,因为我身为一个"女艺术家",还有些性别"麻烦"。这时候我的良心又会质问我:"你是一个艺术家吗?"从你现在的大多数作品中,只能看出你是个画画的,再加上少量"不专业"的行为艺术。你能够称自己为"艺术家"吗?想到这个,我有时候真会惭愧,想到美术史中浩如烟海的璀璨的大师们的作品,我真是自惭形秽。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Hidden-Link》 布面综合材料 2016 


但是我还是能说我是一个"女艺术家"。别的女艺术家可能讨厌强调性别,我一点都不讨厌,性别非常好的摆明了我不同于男性的关注点,一种女性化的"目光",可能是一种及其个人的"短浅目光"。我享受这种短浅目光,因为每次当我以为我足够个人化大概不会被别人接受和认可时,总有观者与我对视,碰撞出火花。我喜欢这些浪漫的惊喜,这大概也非常女性化吧,"浪漫主义"是我的创作里非常女性化的部分,想到这一点我认为很多传统词人也非常"女性化"。我每每读到苏轼的词总会落泪。 另外我也有非常男性化的视角,比如说我总是不能老老实实呆在地球上,总把目光放在全宇宙,从人类的诞生之前到人类的灭亡之后,我都试图把我的想象的触角延伸过去。"科幻"是我的一大创作母题,我没法在我渺小的此生的身边的那点事上满足我的好奇感,我可能是比猫更好奇的那一类人,我喜欢跟"宇宙"打交道。然而我认为宇宙也是由每一粒"微尘"构成的。我就是那众多"微尘"中一个小小的存在。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针成之物"展览现场——田琦作品《The One》布面综合材料


 何止:已经有不少观者反映你的架上作品有非常强烈的个⼈风格,从现阶段来看,你认为自⼰是否已经找到较为坚定的创作语⾔和风格?你自⼰认为至今在创作历程中最重要的"转折"或改变是什么? 

田琦:上面讲到我有一种性别上的认可转变,这种转变大概发生在我有"性经验"之后。 在这之前,我看不到一个女性的性别优势在哪里,并且我也是一个非常粗枝大叶的人,可能处于一种"原生态"的混沌感觉中。有了性经验之后,我从那种混沌不分男女的状态中走出来了,意识到自己是个女性。这非常像《圣经》中夏娃偷吃了禁果后发现自己是裸露的,开始不好意思起来,她有了性别的意识。我的作品《先知》系列就是表现这个的。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星云》《先知》 布面综合材料 2018


 我在确定了自己的性别经验之后,发现了一些作为女性的优势。比如说对于"性"的敏感的多层次的感受,这种感受会渗透到创作中,这时候平面的画布更像是皮肤了,用针刺透画面就像是刺透皮肤的纹身一样,画面变得更有"生命力"了。我不是自夸自己的作品变好了,只是我突然从那种学生状态的"材料试验"中走出来了,进入了一种日常的与自己的身体感受紧密结合的创作,我的创作与我的身体感受溶为了一体,如果我连续多日创作,我的"用力过猛"就会把我的手指扎的千疮百孔,难以愈合。所以我要特别控制这种令自己陷入疯狂状态的事情(如创作和性)的量。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我选择了做瑜伽,做行为,学习佛法智慧来平衡自己陷入"疯狂"。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针成之物"展览现场——田琦作品《Rose Garden》


 何止:为什么会做行为?它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田琦:上面我已经回答了我做行为的一个内在动机-balance(平衡)。我的很多女孩系列作品都用了这个名字,我也想不出更合适的名字了。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Balance》 布面综合材料 2017 


开始做行为的时候大概就是在我的手指"千疮百孔"期。2016年我在歌德艺术中心得遇一位非常优秀的女艺术家Dagmar I. Glausnitzer-Smith 。她是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主要从事行为艺术创作与理论研究的非常"cool"的女艺术家。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我参加了她的行为艺术工作坊,并且在歌德艺术中心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个行为艺术表演,叫做"无边"。那次的行为艺术演出反响很热烈,我甚至收获了一些"粉丝"。从此我无法阻挡的爱上了"行为艺术"。当然不是因为我是那种非常有表现欲的人致使我走向了行为艺术。而是因为我的身体除了"手"的创作,又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口。我学会了使用我的全部身体去创作,我曾经是一个非常腼腆,喜欢躲起来独自创作的人,经过了那次行为艺术表演,我主动创作了很多行为艺术,我不给自己限制创作地点和题材,我喜欢偶发性行为。有时候在户外的残垣断片瓦砾中,有时候也在画廊,有时候在小河边......总之,我感觉我玩起来了,快乐起来了,我也喜欢带着别人一起玩,尤其是那些还没有体会过做行为艺术的"快感"的人。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I Never Promise You A Rose Garden》 行为项目 2017 北京 颖画廊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Kusalassa Upasampada》 行为项目 

2017 北京 妙有艺术空间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洗白》 行为项目 2017 北京 京旺家园 简易棚 商户遗址 


 何止:能否谈⼀下科幻小说、瑜伽或修佛学经历对于你的启发?这两者所塑造的宇宙观对于你来讲是如何⾃自洽的? 

田琦:前面讲到我的一个创作大母题"宇宙",那么它又包含了哲学和宗教共同讨论的大问题"人从哪里来,到那里去"的终极问题。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T-INGO》 布面综合材料 2018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天乘》 布面综合材料 2018 


我作为一个宇宙的微尘,一个极其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这么一个存在(站在宇宙的角度)想体会这么一个无边无际的宇宙的大,这是否有点痴人说梦的疯狂? 实际上,我在宗教,瑜伽和科幻小说中都能找到一部分答案。科幻小说和电影能够给予我具体的,可视化的未来图景。让我的创作与现实有一个对接口。而瑜伽和宗教,则让我在身体力行的层面切切实实能体会这种无边无际的大。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修行"。瑜伽靠体式上的修炼来达到"三摩地""无我"的状态来体会那个无限的大,佛教通过践行佛陀留下的"八万四千法门"来体会空性,在空性的怔悟中体会这个无我和无限的大。 当然,这都是非常艰难的修行,因为要克服种种小我的"错觉"。但是我这个人就是非常喜欢艰难的东西,可能是那些短暂窥探到宇宙真理的时刻的刺激吧,我很想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在这些领域中走下去。并且,我相信科学,艺术、宗教向上走的时候,都会是自洽的。深层次的内在自洽,因为宇宙本身是和谐统一的。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2292,387》 布面综合材料 2018 


 何止:长期以来学院经历对于你的重要性及局限性各为什么? 

田琦:这可真是个尴尬的大问题,毕竟我就是在这样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教育体系中走出来的人。对于我的母校——中央美术学院,更多的是感恩之心,这不是统一的官方说法,是我个人发自内心的感恩。它让我突破了一个小镇青年的存在,来到了北京这个大城市,接受了国内最好最正宗的艺术教育。并且免费读完了我的研究生课程(美院的保送研究生制度获益者)。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在京旺家园拆迁形成的瓦砾堆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在美国金门大桥


在美院的那些日子里,我从一种混沌无知的状态中磕磕碰碰的探索,渐渐通过艺术的训练认识到我是谁,我与别人的不同。现在回想起来,美院的7年生活真的是特别纯粹的,时间一晃而过。刚刚毕业的时候,就像脱离了母亲保护的孩子,感到无所适从,以及一种大环境扑面而来的冷漠感。这种感觉与美院象牙塔式的教育有关,更与我的个人性格有关。脱离了学院"组织"的温暖,不那么容易参加各种学院式的艺术"竞赛"了。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家,尤其是一个女艺术家,要开始鼓足勇气"混社会""混圈子"了,这听起来真是让人恐惧的开始。然而在美院的教育中,我发现了自己最大的一个获益处,就是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且找到最优解决方案。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田琦 《L.A》 布面丙烯刺绣 2018 


美院的教育实践当然主要是解觉艺术创作上的难题,但是毕业后面对着作为一个独立艺术家的身份,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生存问题。很多艺术家刻意回避这个"难题"。因为学院的教育中很少直接涉及这个问题,而是让我们做好作品,仿佛做好了作品一切都会来到。但是就像我们练瑜伽一样,一位瑜伽大师说过:"坚持每天站在垫子上练习,一切都会来的。"但是这个一切,包含了好与坏。在学院的教育中,我可能更期待那个好的到来,但是脱离学院之后,我在慢慢学会接受那些"坏的"到来,当然,那些非学院式的人物可能更擅长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他们早早的面对了生存中的困境,有更多的应对方案和良好的心理素质,而我显然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学院式的人,总是要把一件小问题放在整个人类的尺度,看清它没有什么,才能平和的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种解决方案,我学不来那些"生猛"的处事方式,那些圆融的人际技巧。这可能是多年学院教育的弊端,越是好学生,越难"生猛"起来。但这也是我本人非常个人化的感受和经验,毕竟我不能代表学院制度下的每一个人说话。而在任何一种教育模式下,总是存在各种各样的人。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2017年于张家界国际驻地艺术工作坊



                原文 发表于 何止文化公共号 专访

                                            2018-12-21


专访 | 田琦:我喜欢说我是一个


针成之物 The Needle's Heart 策展人|翟耀南 Curator_Zhai Yaonan 艺术家|田琦/林荣生 Artists_Tian Qi / Lin Rongsheng 展期|2018.12.09-2018.12.28 Duration_9th.Dec.2018-28th.Dec.2018 主办机构|雅昌艺术中心 Organiser_Artron Art Centre 承办机构|深圳市何止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Executive Agency_Shenzhen Hezhi Culture & Art Development Co.Ltd 跨界合作&冠名赞助|罗奇堡家居 Cross-Border Cooperation & Title Sponsorship_Rochebobois 特别鸣谢|吾契国际文化 Special Thanks To_WUCHIY



275,215 views
Share:

田琦's stories

  • “蚊子”

    一只蚊子 喜欢彩虹 一只蚊子 喜欢奶茶 一只蚊子 五个小时停在彩虹里 一只蚊子 一辈子沉溺在奶茶里 诗人曹久忆说 你这不叫诗[Read more]

  • 任性的田老师和坚强的师傅

    明天展览了 田老师的布展才刚刚开始 钉子从上海来晚了 田老师还在练瑜伽 田老师还在唱歌 田老师还在和策展人撤咸蛋 师傅上电锯了 田老师不见了 。。。。。。 无论你哪天来看展 都有可能看到正[Read more]

  • LED

    警惕可能性 警惕纯粹 所有的可能性都是陷阱 所有的纯粹都是毒药 譬如诗歌 譬如性 🌕🌖🌗🌘🌑🌒🌓🌔🌙💫⭐️🌟✨⚡️[Read more]

  • 悲伤的时候你就拿起彩虹武器

    day1-悲剧电影里的人更像真人 day2: 悲伤武器:红黄蓝 day3:使用750ml悲伤完成一幅作品 # # day37《 2,292,387号星星:女科学家星》[Read more]

  • 访谈

    你有一系列绘画与手工刺绣结合的作品,最初促成这种结合的机缘是什么呢? 2010年我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保送研究生,继续版画的创作。当时我的研究课题是版画的现代语言研究。版画是一种既有趣又无聊的...[Read more]

  • ROCK 肉

    艺术家林子春说:"平胸的女艺术家适合搞行为,因为不会轻易激起男人的性欲。" 通常我们会讲"欲望的深渊"。因为在纵欲之后,空虚感往往容易将我们拉入虚无感的无底洞。然而我喜欢说"欲望的奇迹"。[Read more]

  • “隐秘之物 ”

    关于开幕行为艺术 : Kusalassa Upasampada /众善奉行 金刚经里说:"佛说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意思是不要执着于名相,真相不在名相中。但我依旧要解释一下此次行为艺术的名相。此[Read more]

  • “野蛮生长”并不野蛮

    今天马可鲁老师看完了我们的展览目光停留在海报"野蛮生长"上,说我们的作品一点也不野蛮,我很认可。 出于个人而言,我是喜欢"野蛮"这个词的,不管是艺术作品还是情感伴侣,我喜欢野蛮的状态,它包...[Read more]

  • 田琦行为作品 ——《梦呓.无边》北京歌德学院,798

    田琦/2016 《梦呓.无边》作为"装傻"行为表演工作坊第四期的一个行为表演出现,探索了艺术家的⾝体,及其与时间,空间和物件还有他者的关系。艺术家在此时特别关注的是如何专注于当下同时把过去的想[Read more]

  • 当代画家田琦:艺术是有治愈功效的 愿它能为你医好所有伤痛

    怀抱着小熊,神情有点寂寞的少女明明手握着气球却丢了手中线的无奈小丑外面光鲜,影子却稍有残缺的兔女郎抑或是想要一个和多啦a梦一样随时穿越空间的任意门?是不是瑞小美还没开口你们就被这些作品迷住[Read more]

  • 田琦 五百种彩色棉线丨Art289

    2015-07-10 289艺术2015年6月Art289中国新势力|田琦文|Art 289记者 管鹍鹏图|Art 289摄影记者 李毓琪发自北京Art289编辑_陈静怡©本文选自《289艺术风尚》6...[Read more]

  • YAI青年艺术家访谈—田琦 第三期

    《伪装系列之三》 50cmX40cm 2013 布面综合材料YAI:认识你将近两年,还没有好好和你谈谈你的作品,很想知道你开始用针线进行创作的机缘是什么?田琦: 前几天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给我打电话,告诉...[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