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

Share:

平台里可能我是卖画最多的人,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大家肯定说我太张狂,就讲讲我令人唏嘘的画画的故事吧。

大学前的一切我都很顺利,工薪家庭的我中考是美术生特招,三年高中继续强化美术培训,艺术类高考也很顺利,98年进入考入浙江丝绸工学院服装艺术设计专业(现浙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

进入大学后空闲的时间就比较多了,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总有一些新奇的想法想去尝试。于是我画了几张美女头像画,周末我骑上单车就在西湖边一个游客来往的角落摆起摊来,一个小时后我就知道这次尝试是失败的,没人买我的画,但是游客们都觉得我画的不错,有几个希望我给他们画张肖像,这触发了我新的灵感,那就给游客画肖像吧。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

那时候我不太了解画像居然是个行走江湖的卖艺职业,尽管如此,这不妨碍这个行业出现一批学院派画像艺人。99年春天我和同学余卫青准备了几幅范画,背着画板,拿上两个小马札,骑着单车向着西湖出发了。51节的西湖边,游人如织,我在苏堤的一个桥头摆好了范画,正式招揽起生意来,初来乍到,脸皮很薄,不怎么会吆喝,王婆卖瓜一样似乎不太符合艺术家应有的内敛气质。没过多久,运气来了,顺利开张了,尽管过去了20年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画像的顾客是一位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美女,不错,很顺利,20元到手。99年20元可以解决2天的饭钱。我有点小激动了,就想去看看我的"战友"余卫青,他正在苏堤的另一个桥头,不知道有没有画一幅,找了好一阵之也没找到他,后来隐约间听到树丛中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一看余同学居然躲在很偏僻的绿化带里,一番交流,发现他更加腼腆,不敢明目张胆的摆在路边。万事开头难,我们俩相互鼓励,在那天下午先后完成了处女作。晚上我决定继续干,转战白堤。白堤的收获是巨大的,画了两个小朋友,这次价格还出的高一些,又有60元进账。高兴!如果第一天画像的日子这样结束,那就近乎完美,可世界总不会这么美好。画完第二个小朋友,有两位一男一女的制服着装的城管向我敬礼了,后来的事情可以预见,我的画板和画纸和两个小板凳,都被没收了,我还是很感激两位城管并没有在我画画的时候打断我,那样我恐怕会有心理阴影。不完美的一天就这样度过,有收获、有教训,人生本该如此。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

后来的日子里我们摸索出了西湖画像这个江湖的规矩,哪些地方可以画像,哪些地方不能画,哪些地方是严管区,哪些地方是几点有巡逻,一个摆摊注意事项逐渐再脑海中形成。晚上10点以后的白堤就可以去画了,夜班城管下班了,展示给游客的范画也可以用复印件代替,这样即使被没收了也没有什么损失,西湖边有几棵大树有很深的树洞可以藏一些画板和小马札,在城管突击检查的时候可作为临时的储藏柜。青涩的文艺青年终于蜕变成和城管捉迷藏的老油条,我大学寝室的同学在我的带动下也都开始了西湖画像生涯,那时西湖边三教九流,乞丐、算命、野导、出租车司机、加上我们这些画像的文青,好不热闹,也算是初入社会了。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大学四年时光(98-02年), 在西湖边断断续续"勤工俭学",锻炼了胆量,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各种人,有了阅历,画了不少人像,赚了一点生活费,建立了自信,画像有时像一种富有魔力的行为艺术表演,10几个人围着你看你画,大家七嘴八舌,作为主角的你既要画好,又要会沟通,比如有的美女会要求画瘦一点,正在减肥,画出她3个月后的样子。我甚至给一个孕妇妈妈画了一张未出生宝宝的头像,还和她说是个女孩,对于顾客来说这是一种消遣,一种对生活的调侃,对我来说可以理解为一个丑陋的街头小贩谄媚般的营销伎俩。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此刻不妨探讨一下,画像是真正的艺术么?不是,作为资深从业者我认为不是,社会上大多数画像人的都是拜师傅的炭精画出手,人物刻画死板,模式化严重,作为学院派的我觉得10-20分钟的所谓的素描其实就是慢写,甚至是速写,或者漫画,不会很深入,只是把人画的比较像,用了一些抹、擦的快速的手法,毕竟有速度才有效益,大部分时候,画像只是用来果腹的伎俩,难登大雅之堂。没有人来西湖是为了画像的,偶然画一张和在景区拍照留念没有什么区别,这张画可能在他第二天的行程中就会丢弃在垃圾桶里,没人在意他是不是一张作品,那只是满足了一时的一个冲动、一个心情。尽管如此,我还是对我的画充满自信,我觉得我画的不错,那时没有智能手机可以随时拍照记录下画出去的每一张画,有些遗憾,如果有谁还保留着西湖边签名"京晨"的肖像画,我非常想再看一看,甚至想据为己有。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02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有几年我离开了杭州,07年又回到杭州创业做服装公司,但是做亏本了,那时我已经有了妻儿,孩子尚在襁褓,又在杭州买了房,创业的失败、房贷的压力、年幼的孩子……生活压力陡增,我再也不是那个了无牵挂的西湖边画画的浪子。思量一番,我重拾画笔,再一次骑上单车,走向西湖……

最难的日子,画画支撑我前行,那时已近而立之年的我变得愈加成熟。一只画笔,就有饭吃,我就是这样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2007-2010年在煎熬中苦苦支撑,画像赚钱使我的房贷仅有一次逾期了3天,这不是我想象的美好生活,我相信我终将走出低谷。从1999年到2010年十年间我从一个青涩的艺术生青年变成一个创业失败的房奴,造化弄人,这期间我大概林林总总画了1000多张人像,每张几十元计算,大概赚了5万元钱,钱不多,却支撑我走过了最困难的阶段。手中承载着高尚艺术梦想的画笔,此刻变得如此沉重,成为赖以生存的谋生工具,神奇或腐朽、高尚或卑微、理想或现实此刻混沌的难以捉摸,大概从此,画画之于我多了一层深沉的含义,不知道画出去的每一幅作品中,笔触间是否透露出生活的艰辛和挣扎。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2010年以后我变卖房产,告别杭州,到义乌创业,从一个淘宝店开始,几经周折,生意渐入佳境,经过几年的努力,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生计的问题都解决了。2017年再一次重拾画笔,在公司一角专门开辟了一个画画的地方,人生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在项强同学的推荐下我加入了ARTAND平台,很欣赏各位的作品,百花齐放的感觉,也希望在此和大家多多交流,共同进步。非常看好互联网时代下的ARTAND这种艺术家商业模式,我也在不久之前ARTAND上第一次出售了作品,恰如20年前我在西湖苏堤上卖出了第一张画像。

人生如同白驹过隙,一晃二十年,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懵懂少年变成了油腻大叔,西湖边的浮光掠影依旧历历在目,画像的日子成为我最独特最宝贵的一段记忆。

最难的时候 画画支撑我前行

258,362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毕京晨'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