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and.五周年

Artand.五周年

杜华27 days ago
Share:

大时代中的浪花


        对于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对于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我个人一直处于一个比较疏离的状态,大部分时间尽可能的是一个冷眼旁观的情绪。

       06年美院毕业后开始了职业画家的生涯,十几年弹指即过,经历了互联网的论坛黄金时代,雅昌艺术网曾经风头无两,这个阶段是我个人比较舒适的一段,一个开放的无界限的知识井喷式碰撞的时代。

         然后是互联网+艺术的电商时代,包括嘉德在线等一大批艺术品电商蜂拥而上。我个人当时特别不看好艺术品+互联网,因为总感觉这中间似乎有极强的悖论,所以我几乎从未参与过艺术品电商的宣传和销售。这一段的大概场景是: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


       再然后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了,ARTAND在初期做艺术品社交平台时听朋友介绍过,后来也注册过,不过一直没有太上心。大约过了一两年,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才又重新认真参与进来。

         Artand几次大的转型期算是都跟着经历了,个人比较直观的感受是一些写实艺术家离开了,导致我孤单了一些,好在又有新的写实艺术家补充了进来。这个也是我比较喜欢Artand的地方吧,有不断试错的勇气和决心,也有足够高的调整效率。这个世界的逻辑就是变亦变不变亦变,所有的事物都在不断的改变,而保持不变实际上已经就是变得落后了,这一点上追求古典精神的写实类艺术家其实很难适应,因为这类艺术家总是在试图寻找到一种能够永恒的美。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已经经历了一次忽然爆发的高潮,最初的跟随经济发展的红利期已经过去,艺术家和收藏家忽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艺术品作为投资来说,流通性很差,门槛又极高,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大部分的艺术品甚至很难跑过通货膨胀。所以在08年以后,艺术品收藏的概念事实上是在向艺术品消费靠拢。目前从Artand的线上销售数据来看,基本上算已经成功的完成了这一重要转型,畅销榜已经说明了这个庞大市场的真实存在和巨大潜力,大大小小的消费记录也证明了确实有很多人因为移动互联网的便利选择了用艺术慰藉心灵。

       平台实际上是在建立一座桥梁,让两端的艺术家与收藏家有一个好的体验,ATRAND这方面显得特别的优秀,大部分的精力花在了桥梁的本身建设上,不断的在各种调整让两端都更加舒适便捷。现在回头看看那些同期失败的各种平台,根本原因是他们把精力没有放在桥梁本身的建设,而是急匆匆的试图按照他们的想法改变两端的人群。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平台的包容性吧!因为我个人的作品其实并不适合线上交易,也就是很难为平台提供利益,但是完全没有因为这个受到排斥,获得的流量并不比其他人少,这一点让我比较感激。当然可能因为平台创始人本身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有情怀的人往往格局更大。虽然现实世界中理想主义者未必能一定成功,但至少能获得更多人的成功祝福。

      通过Artand也认识了一些年轻有为的艺术家,这种大平台的模式和以往传统的画廊小圈子很不一样,14万的艺术家基数,完全真实即时的成交数据,能站出来吸引到视线的都是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有一个很残酷的金字塔说法,即金子塔的塔基人数越多,最后金字塔尖的高度也就越高,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兴盛,都需要吸引到更多全社会中有才华的年轻人来从事这个行业。这几年因为Artand而坚持选择画画的艺术家和新晋入门的藏家非常多,以后随着平台影响力的扩大更会越来越多,可能连Artand的团队自己都无法想象,一个平台可能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轨迹,甚至承载了无数人的希望与未来,当多年以后再回顾今天的大时代,可能会发现整个行业的生态已经因为Artand而改变。

       时间是这个世界最最强大的力量,几乎无法抵挡,Artand迎来了五周年,个人比较希望的是在十周年的时候,还能云淡风轻的写点文字,作为一个亲历旁观者的见证。


Artand.五周年

117,646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杜华's stories

    • 随心涂抹的画画(七)

      本命年在民间有很多的说法,有广泛的影响,南北的民俗中都有挂红辟邪的一些传统。刚好自己到了三十六这个本命之年,由此引起来一些相关的思索。 命和运一直是民俗文化中两个重要的部分,命理和运势本质[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六)

      关于《醉卧景阳冈》的一些文字 作为一个深入人心的文学人物,武松算是一个高大全的英雄代表了。 不过我少读水浒时就武松观感一般,远不如林冲让我痴迷,可能是后半部分一般不出现,一出现就是在跟宋江[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五)

      鹿灵这个系列的作品也画了有几年了。我的创作思路大体还是比较随心随性,几条线都放不下,就交替着行进下去了。 画到现在,最早的一些创作冲动自己都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了,开始的设想应该是一个偏古典...[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四)

      这些年有了一些关于古人的创作。主要是一些自己记忆中打动自己的碎片式场景。 文化是一种有很强穿透力和延续性的东西,虽然近百年来一切都有些支离破碎。至少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应该都是支离破碎后...[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三)

      大约是十五六年前吧,应该是刚上美院,看过一本何多苓的画册,里面讲了何多苓的作画过程,很多是在不要的画上重新画,有的打磨处理一下,有的利用下面已有的肌理。这个印象可能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二)

      对于人物题材的创作其实也是比较随意,个人的感觉吧在一个荒诞的世界,不管画出来什么都显得一本正经。 人物形象的素材是生活中偶然给朋友的随拍,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基本够用了。脸部打码了,毕竟颜值...[Read more]

    • 随心涂抹的画画

      关于《双清图》和《冥思坐忘》的一点文字 可能是社会节奏过快的原因,大家都普遍习惯先归类。十来年前刚毕业时就被归类到写实或者新写实了,刚开始偶有心情解释一下,后来慢慢就无所谓了。现在回忆一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