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孙东旭:行走在油画与人偶雕塑间的“女汉子”

孙东旭2014-12-25
Share:

 3551!n600.jpg 
孙东旭在沈阳过着两点一线的宅女生活。每天早晨8点起床吃过早餐,打扫完卫生10点钟开始工作。在工作室一直工作到夜里十点,下午在健身房锻炼两三个小时。周而复始,油画画累了就去做她的人偶喝雕塑,总之手不闲着。

于80后、90后而言,卡通已经不是一种遥远的舶来物,而是自童年就已经开始浸淫其中的熟面孔。因此,卡通语言深入“新新人类”面对消费文化和数字化生活时的每个毛孔。孙东旭是1986年生人的80后,毕业于广州美院国画系的壁画专业,以“卡通一代”系列作品为人们熟知的黄一翰是孙东旭的老师。2008年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孙东旭一边在艺术家工作室打工,一边开始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毕业后在广东的四年,但在情感挫折与身体不适的双重重压越来越难以承受,这一时期的作品有一种“暗黑”气质,用艺评家策展人陆蓉之女士的话说:“敢买你作品的人内心需要特别强大“。

  早前,了解孙东旭是通过2011年由陆蓉之策展的《未来通行证:从亚洲到全球/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包括她以陆蓉之形象为原形创作的人偶雕塑。为了给完成的人偶雕塑选择适合的翻模材料,孙东旭买了各种材料试验,从人偶黏土塑造形再体翻制成现在用的无毒环保的宝利石材料,从打磨穿孔到缝纫活都亲力亲为,用她的话说:“把一个纯爷们逼成了连服装都会缝的小媳妇了。”
3552!n600.jpg
孙东旭 以当代著名女艺评家、策展人---陆蓉之女士为原型的人偶雕塑,总高650px,2014年作品

  被采访者:艺术家 孙东旭

  采访者: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 裴刚

  学画记 从沈阳到广州

  雅昌艺术网:你是广州美院毕业的,说起广州美院有很多大家都熟悉的艺术家,包括王肇民、潘鹤、黄一翰、邓箭今、徐坦.....有传统也有当代。你是怎么开始学画的,什么专业的?

  孙东旭:我很小的时候喜欢画画,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玩儿。我姥姥有个弟弟一位是国画家另一位是书法家,舅姥爷他们跟我说这条路不好走,学画画会很苦,让我选别的路。但是我喜欢,那个时候只知道画画,不知道画画之后干嘛,连美院都不知道。上高二之后开始系统的跟老师学画画了,才知道可以考美院继续画画。考广州美术学院家里面挺担心的,因为广州挺远的,还是一个女孩,他们照顾不到,挺心疼的。所以,毕业之后一直劝我说找工作吧。我挺拗的,一直坚持下来了。

  广州美术学院是国画系的壁画专业,以岩彩和水墨为主。黄一翰是我们老师,他画很多水墨,但他挺支持学生们有各种绘画形式的。我画卡通的,他不知道。毕业创作的时候不知道画什么,觉得还是画我喜欢画的吧,就画了卡通的,黄老师特别支持,那时候老师只是很担心毕业创作用油画画,是我不熟悉的材料。
3555!n600.jpg
孙东旭《 贞德 苏醒》  100x2500px  2013 布面油画

  卡通油画与人偶雕塑并进

  雅昌艺术网:现在你的作品整体的色调听明亮温暖的,而且可以看出来受纳比派或者维也纳分离派的的影响。

孙东旭:2008年刚毕业后的那四年不这样画,在广州时候的作品大多是很“忧郁”的。用艺评家策展人陆蓉之女士的话说:“敢买你作品的人内心需要特别强大“。

  雅昌艺术网:油画的作品风格是如何逐渐形成的?

  孙东旭:快毕业的时候有一段时候心情不是特别好,那时候情感上也很纠结受挫,心里比较复杂。就拿笔记本不停地画,画了十多张被“发丝”纠缠的女孩。毕业创作并没有画这些,画完之后没多久,就想有我自己的风格。我把“发丝”的元素放在卡通风格的油画作品中,就是现在画中人物一丝丝的头发,都是铅笔稿,比较过瘾,把心理的烦躁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出来。我的毕业创作是我第一张油画,对油画材料属性不是很熟悉。后来我考虑想把被发丝纠缠的女性画成油画,又考虑到发丝画起来挺麻烦,不知道怎么画。我就开始看工笔画,仕女图,老艺术家画的国画和工笔画,看他们如何画发丝的,慢慢用油画的方式,按照国画的技巧方式画出来了,一直就画到现在。我是觉得女性的发丝有点儿像个人的心理状态,复杂又纠结。
3556!n600.jpg

  《跟随自己的心》布面油画80×2000px2013

  孙东旭:比如,油画《跟随自己的心》我表达的意思是:再坚强的人都逃不过隐藏在心底那最脆弱的一面,独享内心的孤寂却是另一段美好旅程的开始。深邃的海洋与幽静的宇宙都是那样美的让人窒息,她们同样美的让你着迷,同时也展现了未知的恐惧。我们是自由的,却被一条隐藏着的美丽的荆棘捆绑着,它与我之间有着一段美丽的距离。

  雅昌艺术网:你的人偶雕塑是如何开始的?完全是自己手工制作吗?

  孙东旭:2010年开始,因为喜欢日本的球形关节人偶。但是我到网上去搜的时候,日本那些人偶卖的都很贵,国内网上卖的人脸很身体也没有我喜欢的,我就试着按照心里想的形象自己动手去做。

  开始我自己买了机器实验翻模。塑造和正常做雕塑一样,只是人偶有专用的黏土,做完后外表像石膏一样,干了以后特别坚硬。整体像做一件雕塑,然后再切割,加关节球和关节槽,最后打孔里边穿线,再化妆,制作道具和服装。现在是用日本的那种树脂,环保无毒的,这种材质比其他他们现在用的材质好,比较耐黄,上色效果也漂亮,质感也好。

  雅昌艺术网:人偶雕塑大概有哪几个类型?油画和雕塑是互相影响的吗?

  孙东旭:我的人偶雕塑分婴儿和成熟的女孩两个类型。在做雕塑的过程中,对造型的理解也会影响油画的创作。油画的色彩和造型也会影响雕塑,两方面是互相影响的。
3556!n600.jpg
孙东旭《隐藏的属性》布面油画 40×1500px 2014年

  创作的两个阶段 从广州回沈阳

  雅昌艺术网:你后来为什么从广州回到沈阳?而且你的作品也不像你前面说的灰暗?

  孙东旭:之前我在广州天天画画,身体特别差,一年有近8-9个月要吹空调度过,从不运动。我脸色很糟,身体特别糟,整个颈椎和脊椎问题都挺严重的,回到沈阳之后因为有好的健身房,天天跟着上课,现在整个身体状态调整过来了,作品颜色跟以前也不一样了,刚毕业的时候特别压抑,就知道画,还在画室打工,晚上回家熬到后半夜画画,天天那样挺辛苦的,一年只能画出三四张就很多了。身体已经糟的不行了,后来觉得该回沈阳了,起码回沈阳不用租房子,在广州要租一个住的地方,还要租一个工作室,压力都很大了,最后就选择回到节奏闲散的沈阳。

  雅昌艺术网:回沈阳后的创作进行得如何?创作的数量和画面的气质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孙东旭:我2012年春节回沈阳的。回沈阳后第一年忙着收拾房子,那一年没怎么工作,从2013年开始做新作品。

  孙东旭:我没有考虑过属于哪个风格,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喜欢就这么画,我不会给自己定一个什么风格去画的,喜欢维也纳分离派,比较喜欢平一些,简单些。这次展览油画17张,雕塑五个,人偶若干件。

  雅昌艺术网:你都心作品中有的画面感觉是受了维也纳分离派克里姆特的影响,你也有局部在用金色,和平面装饰性的色彩和构成。

  孙东旭:那我尝试着实验了几张。每个作品基本上都是出于好玩才做的。

  雅昌艺术网:色彩明亮了,也丰富了。

  孙东旭:以前色彩特别灰暗。现在画面色彩明亮了,也不会那么恐怖了。

  雅昌艺术网:环境和身体的调整改变了你的画面气质?

  孙东旭:对。太重要了。
3557!n600.jpg
3557!n600.jpg

  独自翱翔在世界的尽头 高1125px 2014年 高宝丽石综合材料着色

  人偶雕塑的制作

  雅昌艺术网:你的人偶雕塑制作流程是怎样的?

  孙东旭:我开始非常喜欢婴儿的形象,就在网上搜婴儿的造型,婴儿的下颌是浑圆的,特别可爱。我根据自己心里的形象画草图,再作雕塑。

  另一类,是我特别迷恋一种女孩的形象,是我认为美好的女性形象,有一些人觉得她的眼神挺忧伤的,我没觉得哀伤,我觉得那种眼神流露的是无畏与坚定,每个人看后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现在我在沈阳就让广州学服装的学妹在材料市场帮忙找材料。我回沈阳的时候租了一个地方买机器自己翻模型,但是噪音都挺糟糕的。实验成功了以后,我就选择工厂做了。因为我自己了解材料了,选择宝丽石的环保材料翻制人偶雕塑。先设计形象,再翻模,翻模以后是一个人体坯子,坯子拿回来再上色、配服装、配道具、装头发。

  一个形象大概需要一个月。加翻模,还要做服装,因为小东西的服装有时候会缝得手抽筋。现在我把服装设计好就会找专门的人帮我缝出来,毕竟他们专业比我要好一些。基本上把一个纯爷们逼成了连服装都会缝的小媳妇了。

  “贞德”的形象,先从画开始,后来想试着做成雕塑,画是1米的,雕塑做成了30公分的,想试一下,因为没有做过大的雕塑,不知道能不能把握住,外加上我比较习惯用做人偶的土,那种土是我可以坐在沙发上抱在怀里看着美剧做,因为正常雕塑架,很脏,什么都不能干,一直坐在那儿捏,我没用雕塑泥,还用做人偶的土做的,比较方便。

  后记

  《独自翱翔在世界的尽头》这件作品孙东旭写了一段文字是这样的:把活着的日子过好,是人面对死亡最好的方式。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即便是人类和地球。经常幻想地球因各种因素而面临毁灭或不适宜生存的状态下,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人还是人,只是物非人似,拥有的还是那个弱小的躯体和智慧的头脑。只要活于现世,没有人是真正的自由人,不论你是诗人、艺术家、思想家或者是拥有权力、金钱和地位的人。任何一个生者都被无形的条条框框束缚着。自由是相对的,哪怕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他的一举一动被人们注视着,被国家和世界束缚着,整个地球,又被宇宙束缚着。在我眼里,每个人都是被隐形的提线控制的人偶,插上了天使般纯洁的双翼想要独自离开,翱翔在世界的尽头。

3,909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孙东旭's stories

  • 奇妙

    奇妙布面油画2014年60×40cm逃避现实世界,逃去那个最隐蔽只有自己找的到的世界,才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已经伤痕累累。现实世界映衬在这个可能比宇宙还要广大的世界里,处处充满无法预料的惊喜与恐惧。没人...[Read more]

  • 未知的屬性

    名稱:未知的屬性 2014年作品 布面油畫 40*60cm 已售出現實,容不得幻想插上雙翼所以,我們要學會隱藏易碎的心,迎接所有挑戰。長大以後,我們可能會成為自己不喜歡的那個人,但確是帶了一個保護真...[Read more]

  • 遗失的时间

    我们并不能如圣经里开辟天地时人们的寿命那样长久,实际上我们存在的时间相对于宇宙存在的时间几乎等于从未存在过,甚至不及过眼云烟停留的时间长久。如果问我最想掌握的唯一一门超能力,那就是‘控制时...[Read more]

  • 守护静候的世界

    这混沌的世界已是你我无法想象的,曾经处在社会边缘的那些被人否定的文化,最后皆被主流文化接受甚至成为主流的一部分。不耻的行为、不择手段、肮脏的勾当皆以被众人默认接纳,因为人们只看重结果而不是...[Read more]

  • 独自翱翔在世界的尽头

    独自翱翔在世界的尽头2014年45cm高宝丽石综合材料着色,羽毛,施华洛世奇水钻“把活着的日子过好,是人面对死亡最好的方式”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即便是人类和地球。经常幻想地球因各种因素而面临毁灭...[Read more]

  • 国内新锐青年艺术家孙东旭的个展——“共生の界”

    摘要: 2014年12月21日下午,国内新锐青年艺术家孙东旭的个展——“共生の界”,在北京西单老佛爷百货隆重开幕,此次展览共展出孙东旭的个人作品共32件,作品表现形式包含油画、雕塑、关节人偶。“共生...[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