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天

牟林童

牟林童2015-1-16
Share:

38!n600.jpg

(图片来自网络)


有那么一天


有那么一天

我将抵达太阳之城,

必须在艺术破解了精英之前,

和眼泪们一起,我想我会去到那里,,,

明天我将会去沟通,如果上帝可以挽救满地飞跑的女王们

明天挺着身子的教夫将完成一个动作,在蓝天失明的情况下,露出微笑

明天会去见光明 ,同他约好在午夜时一个小酒吧见面,可在出门之前我已修成正果,

明天我想满腹狐疑的锁起海洋,不需要去理解任何人的呼吸,

明天我将画画,这是我的宿命,因为它永远也不会准备服务他人,

明天摇滚们来了,一切都在操纵中,制造着的名字只有一个角度,

我肯定印刷广告和添油加醋的官方制度,只因为这是到达“真正”过程的一段路

明天为了自由的侵犯,不会再去考虑低于水面的事情。

2006于广州

1,285 views
Share:
Reward

If you like my essay,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牟林童's stories

  • 看完这个展览你能活到99岁

    看完这个展览你能活到99岁--新雕塑 从视觉到观念 文/牟老湿说明书:这是应邀写的一篇吐槽展览的文章,与其中很多艺术家相识,东拼西凑胡说一通,难免得罪,还望包涵。放到Artand仅作留念。何为新雕...[Read more]

  • 原来艺术史里充满了 “葛优躺”!

    原来艺术史里充满了“葛优躺”!久未在银幕上露面的葛大爷,最近给大家示范了什么叫做“躺着也能火”,一张葛优躺在沙发上的照片,再次刷爆朋友圈。传达出“生无可恋”、“物我两空”的深层含义,以及让...[Read more]

  • 《四时光纪》

    作为国内新生代艺术家的代表,我们能够看到牟林童这一代艺术家相较于上一代艺术家,对艺术中意识形态方面的主观消弱,更为自觉地关注整体人类在当代的困境与无奈,从个体经验出发对艺术语言重新进行探讨...[Read more]

  • 艺术是一种想象力的体验

    《献给弗里达的花》 布面油画 2014 牟林童艺术是一种想象力的体验前段时间很沉迷看法国后现代主义哲学家让·波德里亚的散文集《COOL MEMORIES》。记得第五册的某处有这样一句:“那些撕扯的笔触...[Read more]

  • 你和孤独去向何方

    《这个夜晚。改变了什么》尺寸:195x108cm 材料:油画 2013— 天才,是上天赋予的才能 —你能看见你能听见你能感受到这个世界这都是上天赋予你的才华— 牟林童 —拥有了受伤的右眼,他和孤独依旧...[Read more]

  • 打开一盏小灯,涂抹内心

    牟林童 《所以你在这里,我孤单的天使,和我漫步人生中吧》 2011 布面油画..牟林童 打开一盏小灯,涂抹内心文:安息香牟林童=牟 安息香=安个展即将拉开帷幕的牟林童腼腆地坐在对面,常常一句话...[Read more]

  • 隐没在花园深处的孤独

    隐没在花园深处的孤独 文:蓝火 ..和一个作家朋友通信,提及各自的近况,尤其是入冬后,日渐明显的孤独感与抑郁。她说,她刚读完了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的《孤独及其创造的》,觉得很有收益,文中写...[Read more]

  • 说句话呗,让我知道你的存在。

    和我说句话!和你说句话!评论里聊天呗!![Read more]

  • 《无处不在的星辰》

    . 《无处不在的星辰》 ..不会是谁,也不会是我发现了 这个秘密谁愿意鸣响谁就不能鸣响,不肯露面的懦夫们牵着他们的摇滚,在扩音器的边缘行尸走肉的舞蹈这不是你所想象的地狱,冒着烟的森林和黑色...[Read more]

  • 可以吸烟吗

    可以吸烟吗朗读版:http://site.douban.com/100788/?s=7034可以吸烟吗,我亲爱的手链?不该问你,你已经被我从电话本里删除了我没觉得那些羽毛有什么,只是略显苍白,它们不必...[Read more]

  • 悲剧

    《悲剧》牟林童你站在很久以前,你的名字总是覆盖着让人惊讶的碎片,你会在黄昏时举起一本书,而你不会去纠正里面的平庸你很匆忙,走过街道,象所有贫困的天才一样,想越过天堂,你时常会被不知名的人和...[Read more]

  • 不能谈论和不能相信的一切

    不能谈论和不能相信的一切 牟林童不能谈论合理和别的标准,不能相信从前的自由和某种更高的标准, 不能谈论加缪和他的主人公,不能相信阳光和不充分的死亡不能谈论结束,隋唐...[Read more]

  • Fantasy&Happiness

    后记 08年6月在玉兰堂的第一次个展《Fantasy&Happiness》时和广先一起上来北京,借住在谢海巍家。不过个展后没几天就又来了趟北京。当时我们在广州成立了一个叫“飘一代”艺术团体,...[Read more]

  • 这是不可能被改动的,就象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这是不可能被改动的,就象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牟林童一只18世纪的紫色尖嘴鸟梦见了一座宫殿,,一位中世纪的巫师正在用玫瑰花的女人,炼制黄金,,...[Read more]

  • 我追求.......

    我追求.......我追求轰鸣中的温暖和下雨时消失的喘息 我追求偶然涂在画板上的一种信念 我追求优雅的死和可以做为矛盾的自己我追求凳子和梨子不会腐烂的眼睛追求猫遗失的雪白,并且就在触摸燃烧...[Read more]

  • 我想象自己活在金色的世界

    草图2005于广州我想象自己活在金色的世界我想象自己活在金色的世界,那里没有战争,只有蜕变,,那里有无数粒大象挥动着手臂穿过陆地.稻草长在海里,,还有麦田,,原野上空没有泪迹,,当你前额贴近蒲...[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