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冠华:不应将农民单列出来

吾谷网专访

唐冠华2014-6-29
Share:

89年生人唐冠华,他有着艺术家、志愿者、生态建筑家,甚至于发明家的多重身份。他以对生命、自然的反思,于09年与爱人发起“家园计划”,旨在建设自给自足的生态社区,从房屋建设到清洁能源,从种地养鸡到手工制造,他们在崂山实现着永续生活的理想。

U48764da.jpg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我们要做的工作是让人们幸福,这是不分城乡的

网友:你一直从事艺术工作,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农业的?起源是什么?

唐冠华:大约是09年,不断的搬家和朋友们日益加剧的生存压力,让我想要做点什么。
况且反思艺术创作过程,发现许多作品停留在情绪的表达,而不能影响实际的生活环境。
就思考做一些非架上或美术馆的切实行动。

网友:你是如何将艺术创作与生态农业的建设结合起来的?

唐冠华:我觉得任何事物相对于某类观众都有其艺术性的一面。

网友:作为一个八零后有这样的反思和行动力我很佩服您,但您是具备有农业方面基础呢?还是仅仅通过“反思”来进行您的永续生态?

唐冠华:哈哈 我是故意让你佩服的
我从小在城市长大,家境殷实,五谷不分。农业方面真是从零开始,至今也在不断学习。但我相信,只要愿意学习,就能学会。因为这都不是什么新发明,我们所实践的生活方式都是历史经历变革到今天所能够涵盖的知识技能。
只是我们今天习惯使用货币,一旦口袋里没钱,就困不堪,生存困难。这是因为我们发明了货币,长此以往的消费习惯让我们不由自主遗忘了许多曾经擅长的能力。现在,有人发现不能都忘了,都忘了可能会对自身这个族群的精神和物质发展产生限制和不幸福。于是就试图是找回来,或者说,回忆回忆。

网友:许多的艺术家的创作都与土地相关,特别是中国的艺术家,背后的缘由是什么?您对土地、自然的态度是什么?

唐冠华:我也觉得这的确存在一个普遍性问题。也是发起家园计划的初衷之一,我观察国内的艺术创作者,普遍侧重现实题材。似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在做一个大作品,拍卖啊、酒会啊、竞争、符号化等等。似乎都在做一件作品。
为什么不能像苏格兰草原上资源丰沛的民族一般,三五成群,坐下来抱起琴就是一曲,多么自然。文明似乎才能进步。
否则大家斗来斗去,挣得都是一家人自己的东西,就算分出个你我,已经失去了有限的时间。

网友:你对“城镇化”怎么看?

唐冠华:我觉得这都正常的需求和选择。人们去做想做的事,过想过的生活。无容置疑!没有必要也没人有权利让谁非要去哪或留在哪。
我们要做的工作是让人们幸福。这是不分城乡的。

网友:你在微博里写到过“有机食品质量很重要,有机的协作也很重要。”能具体阐释下“协作”的含义吗?

唐冠华:对的人干对的事。包括现在许多养老、教育机构。为什么出现质量问题、服务问题。因为这些从业人员都不是为了抚养老人和教育儿童而来工作的。他们来到这个单位,仅仅是为了拿工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所以要做正确的事,首先要有正确的人。事在人为。
这也是推进自给自足的生态社区的重要动机!首先,在这社区里生活、工作的人们要独立自主能靠双手自养。解决不了本地的生活必需品的自给自足,人们都怕没饭吃,都背着贷款,担着抵押。他怎么能够爱自己的同类?!解决了当地自给自足的问题,这些人又是有社会经验或是兴趣不在物质攀比上。
那这些人把自己生活中必须的生活用品,无论是吃的、住的、用的、穿的,多做一件,作为产品。
那这种产品的质量怎么会受到质疑呢?
就如同农民给自己的小菜园从来不施农药一个道理。

网友:你们在“家园”的食物是全部源于自己耕种吗?是选择的自然农法进行耕种吗?从技术唐冠华:角度而言,如何保证数量与质量的?

“家园”不是一个小范畴的某地院子。家园计划在各地有许多伙伴,他们有不同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形态。
例如上海崇明岛的贾瑞明主要以生产大米为主,武汉的香草农园以综合蔬菜和市民体验为主,北京平谷的乐和仙谷,主要以当地水源和果树制作的天然果汁饮料与东方文化修行为主,他们修建了当地的道观和寺庙及周边古建。
我和我爱人生活在山东青岛崂山清凉涧实验基地,这里只能种植蔬菜,面积不足以生产粮食。我们在这里研究生活能源和日用品的制作工艺。并拍摄视频和编撰图片文本。

网友:中国的传统农业,就是一种永续农业、自然农法,这是一种回归吗?如何看待技术与自然的关系?

唐冠华:是什么不重要,能解决问题就行了。况且人类是不可能开倒车的,没有这个倒退的能力。我们的没一点行动都是进步。只不过每一步都决定着我们的未来有多远。

网友:你也参加了很多的农业会展,你所做的实验对于农业的意义在哪里?

唐冠华:这不是一个我能定义的问题。

网友:你觉得农事带给了你怎样的改变?

唐冠华:现在的一切都是目标之前的积累。这个阶段的工作多是繁重和枯燥的,我发觉自己开始变得不如从前敏感,过于理性。但又知道这是必经的“舍得”。

家园计划的实验主题:探索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网友:如何参与家园计划呢?

唐冠华:如何参与?
0、首先,大家在这里交流,思考,这种关注就是一种参与。
1、手册大家写,需要你的知识参与,一起实践检验
2、你可以赞助公共基金,提高整体的工作效率,帮别人实现梦想。同时也可以异想天开,申请资金支持,实现自己的有关生态、环保、可持续技术等领域的设想。
3、参与到具体项目中,例如检验某种我们制造出的植物或食品的具体参数,收集塑料瓶等城市垃圾,前往实验基地现场参与施工劳动等。
4、翻译、一个建议、口耳相传,都是真诚的参与。
5、请大家在现场登记自己的身份信息,我们在有与你兴趣对应的需求时,会即时与你联系。
6、我们还有免费分享课在全国进行,你可以参与学习也可以学做讲师。
7、最好是告诉我们,你想干什么,我们挑能干的一起去实现。

网友:现在有多少员工?如果想成为家园计划的一员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唐冠华:也推荐你在网站登记:http://www.anotherland.org/index.asp
通过回答问题,我们会得到一个包含大致的世界观、价值观的数据库,今后各地做社区的朋友需要各领域当地人士参与协作,都可以调用这个数据库,找到较为合适的伙伴。

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工作周期上,无非分为流动性较强的参与者和常驻参与者两类。家园计划是一个开放的概念,他的定义也将随着人们的工作和发展而变化。家园计划本身是没有门槛的,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行动以示加入和退出。而今后可能会在各地形成的生态社区,很可能是不同类型的(信仰、兴趣爱好、饮食习惯等),那些具体的规则由当事人制定。家园计划目前来看,可能作为这些生态社区的技术、资源和可持续生活方式参考的一种传播、服务机构。

网友:家园计划的实验主题是什么?这项实验进行到今天印证了哪些预期?

唐冠华:探索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因为事物不可能完美,所以城市也就有缺点。我们一个劲的去查漏补缺,很可能拆了东墙补西墙。
如同阴阳鱼。

U28764da.jpg

我们探索一种新的环境,来让两者互补平衡。此优势对应彼缺憾。彼此补充。自由出入。相互依存。让天枰不至于倾倒,维持这个种族的稳定和更长久的生存发展。否则天枰一边过重,必会全然倾塌。所以,如果明天生态、有机、平等这一头过重了,我相信家园计划也会去另一头使劲。

如同今日这种访谈交流,这就是原先想象中情形,今天正在实现。这就是实现了预期,改变了未来。

网友:似乎资金等一系列现实的问题,对于你而言都不是最大的问题,那在你心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唐冠华:都是问题。我是一个极普通的人,可能大家有的,我都没有。我能做的可能仅仅就是抛砖引玉,筑巢引凤。有事情必须要凤凰去做,龙去做。我是一群飞鱼,就露出水面让大家看看海洋的神奇而矣。
事情不能一个人做,但又不能没有一个人先做。这就充满了困难。对我而言,那座生活的山谷就是问题之山。上山之前我就知道,去了就是去与问题相遇的!而解决问题的人肯定不是我,我没有能力,这需要更多人,更多不同领域的人参与进来。方可成就大家的梦。
我有时间、有精力,我就先去弄。也只能如此。

网友:家园计划未来的发展,你有什么计划吗?

唐冠华:我的计划依然是在2016年以前,制作出图文视频并茂的《自给自足生活手册》。
2013年,家园计划将免费为全国各地的有机农场和生态社区的建设发展,提供技术、资源、和生活理念的支持及一切能尽之体力、脑力。

设计来源于生活需求

网友:这些机器都是你自己设计的么?

唐冠华:并不全是。实际上就算是我设计的,也不过将许多见过的、学过的东西整合在合适的时间、地点。
这个设计过程,大多是在生活中体验需求是什么,然后通过各种渠道找到这个领域的专家或者感兴趣的人一起研讨制作。
经过实验基地常驻人员将讨论出的知识技能进行实践检验,根据成功率再进行记录或者再推敲。

网友:你们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哪儿?设计一项产品的过程是什么?要用多久?

唐冠华:2011年,我们在青岛崂山成立了自给自足实验室。
工作分成了几个主要步骤:
a.创建项目

a.1 立项流程
依托坐落于青岛崂山汉河西九水村清凉涧的林间天然模拟生活区,采用一名男性和一名女性人类作为实验样本,在山谷中实地进行自力更生活动,并观察和及时反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自给自足实验室在第一时间处理收获的问题并与相关专家研究立项。
a.2 项目管理
立项后,项目工程部将即时通过网络和媒体发布项目梗概,并跟踪项目进度。制定和分配工作周期,储存并归纳有关文本、图片、视频档案。
b.组织人员
自给自足实验室与中国科学院、中国海洋大学、北京大学等院校师生保持密切的联系。项目创建后,实验室将会迅速与对口领域专家、专利持有人、技术持有企业取得联系,并在有关院校教师协助下与其签订技术开源协议,再组织对项目有兴趣的学生与实验室共同对技术进行实践检验和记录编撰。
诸方面合作原则遵从以下目的:
为企业提高社会影响力,推进新技术。为学生增添课外兴趣实践和工作资历。为教师发挥职能责任并激励知识转化为生产力。为家园计划创建自给自足的生态社区做实际技术准备。
c.资金管理
c.1 线上集资
通过网站逐一公开项目进度及出纳明细,采用网银及支付宝转账系统接收每一笔针对逐个项目的资金赞助。
c.2 线下募捐
在有关活动和展览现场设置合适的项目简介和募捐容器,并会专门为某些项目在合适地点举办募捐仪式。
d.检验编辑
由项目负责人组建并带领团队在天然模拟生活区,按照总结学习到的工艺技术,实地进行操作,过程通过图片、文本、视频的形式进行记录并实时更新于网站项目页面。经过与企业、专家的持续探讨,多阶段实践改进,最终在计划日程内总结编撰出言简意赅、精练实用,达到令没有受过专业学习的人通过阅读、观看便可动手完成制造的工艺指南。
e.技术分享
e.1 线上分享
通过网站发布《自给自足手册》,并依照知识共享组织公共许可(CCPL)2.5中国大陆授权许可进行传播。
e.2 出版发行
通过工本费定价公开出版发行上架销售以及独立印刷赠送的方式进行实际传播,范围主要集中于:别墅区、乡村以及相关公益组织、开放式营业场所免费取阅。也可通过网站免费订阅。力求让每个想获得知识信息的人都有权通过尽可能低的成本便捷自由地使用这本手册。

谁高兴了都不对,那是阶级兴奋

网友:为什么会想着把资料开源共享呢?如何能推广到农民中去?

唐冠华:这是人的基本权益。也是文明传承的和对应人的制造优越感本性的措施。
只有人们只要想,都能够找到师承,践行生存之道时。就没有人会装逼了,人们在技术分工协作上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可以被解决掉一大部分。
当大家发现,每个人离了别人都能自力更生、自食其力时。而自己干,仅仅是效率低了点。那何不一起合作呢?但这种合作,是摒弃了垄断和知识优越感的可能性,而出现的新平等协作。是自愿自发的。与被动无奈是完全不同的积极生活、劳动方式。
我始终认为,从我的角度不应将农民单列出来,许多问题是全人类的,士农工商皆包罗。谁高兴了都不对,那是阶级兴奋。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U38764da.jpg

网友:有没有想过办一次展览将您的成果和概念推广给更多的年轻人?

唐冠华:嗯,曾经在美术馆、画廊举办过。这个随时可以做!

让自然的能量回到自然

网友:您对“永续”是怎么定义的?

唐冠华:这是我从台湾看来的一个词,我觉得顺耳,有时就引来用了。

网友:你们的产品除了自用外,有没有推广给当地的农民?你们设计的理念中,是如何体现永续生活的?

唐冠华:成熟的技术当然会推广,但这是微妙和循序渐进的。
一取决于我们的团队和资源与工作量的比重问题,我们可能会先做技术实践和编撰。需要不同的组织、机构协同来做,比方说一些乡村建设团队,一起合作起来,许多事情才能有效成行。
二是推行一些东西可能不仅是把技术交给他,这里面有许多中国乡村的特色问题,当地人的公共关系和习惯性的城乡观念都决定了许多事情不可替代的喜欢也分工和难度。
我之前回答中,发布了一些图片,你可以看到从建筑、能源、食品、日用品几个方面,我们所做的探索和设计。我们希望本着“让自然的能量回到自然”甚至回馈自然的原则来处理各种工艺和材料的择选与运用。例如,在建筑设计中,我们要么就地取材天然,要么采用城市废品再利用。

网友:国外有很多人选择了永续生活方式,他们远离现代文明,回归田园,那么中国的永续唐冠华:生活生产群众基础如何呢?有什么自己的特点吗?

中国有太多独特之处了,从技术特点到人文特征,这些差异性足够值得作为目标去探索一条中国的可持续生活的道路。从土地制度到经济制度、教育体制、文化发展、福利系统以及媒体职能和历史线脉等等。
都是问题,也都是答案。我们必须择其一种去践行到底,方见一个较长阶段的真理。

网友:现在很多人意识到要与自然和谐共生,但又不愿意放弃快餐式的生活,你觉得从“利用自然”到“与自然和谐共处”中间的过渡,或者说突变点是什么?

唐冠华:人们要找到自己想要什么,才能去追寻。
一位加拿大科学家对我说:心、脑、身这三个部分,要从心开始出发。有的人脑袋很好用,去做高智商犯罪,黑客入侵等等,只是为了表现脑力的优越性,最后还会迷茫。有的人身体在做功,在工厂每天劳动,但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有从心出发,心中知道想要什么,然后传递给脑,脑袋计划怎么去找,然后再动身着手。
如此才能不迷茫的选择生活。

网友:中国缺乏“社区属性”,也缺乏归属感,大家对于社会、自然的责任很难理解与实践,太多了的人用这些所谓的责任来发表看法,却不去思考、不去做实事儿,你怎么看?

唐冠华:什么样的人都有,没人错也没人对。管别人干什么,连命运都不必管,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不后悔,这还不行么?

认为对的事情就要做下去

网友:小伙子是富二代吧?只有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孩子才能有将艺术融入生活的精力吧。

唐冠华:我自小独立,高一退学创业至今,虽然身在老家,却几乎不回家。我指的家境条件,实际上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我的父母他们无需我过多担忧,他们有自己稳定的事业和家庭。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馈赠,我更有条件、责任和理由去做一些认为对的事情,哪怕没有人认为对。

网友:你们算不算中国式的嬉皮士????

唐冠华:任何今天给出的定义、词汇都将随时间变化。同一个词在不同历史语境下,意义会有巨大差异。
古时的大侠可能是今天的歹徒。旧日的粮食短缺时期的“计划经济”,可能是未来人人有车有房的“计划经济”。

网友:当时一同与你搞创作的朋友们,都已经长大开始了自己的社会生活,你选择离群索居,保护着理想主义,孤独吗?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能理解吗?

唐冠华:认为对的事情就要做下去。

网友:我只想知道,在你的青春里,什么东西影响了你,救赎了你?忠于理想,不怕受伤吗?

唐冠华:看来我们要当面聊聊了 :)欢迎上山住一阵子!


访谈时间:2012年12月25日 下午2:00---3:00

963 views
Share: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唐冠华's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