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捉迷藏
14

捉迷藏Oil Painting,120×120cm,2017Not for sale

Reportage Creation : 我的作品会有多重图像符号与含义,它游走在虚拟与现实,表象与意识之间。人们会通过自己的经验与学识找到溯源与边界。这种将虚拟与现实的边界打破,又将原本图像与新的意识诗意的叙述出来的方法像猜一个谜语做一个游戏。这张画就用了这样的手法。纵观艺术史我们会发现不论是西方还是中国的美术史都有权充的影子。在我的画作中,你发现有些作品是将某件西方古典画作进行一种挪用或者转换,然后将这种图像和情绪各异的猫或兔子的形象并置于同一空间。每当我们在看到一些经典之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甚至是误读,但这很重要,因为那个时候你在别人的作品里看到了你自己。我把一个东方人的内心感受通过新的构图与内容表现出来,使之产生一种新的语境与意义。这同时也是向自己所崇拜的大师致敬的一种方式。 我的作品里经常可以看到维米尔的身影,他那恬淡惬意的画意加以当今的想象,图像时代所呈现给人的感受与反思,蒙太奇式的掌握在新的气氛和情境中。而我们都知道维米尔也是偏爱画中画这种创作形式的。在他的《弹建琴的女人》这幅画的背景中我们看到了德里克·凡·巴布伦的《老鸨》。这张画同样出现在维米尔的另一件作品《音乐会》中。看来德里克·凡·巴布伦对维米尔是有些影响的。那维米尔又对谁产生了影响呢。达利的《代夫特的维米尔的鬼魂》中我们看到他挪用了维米尔《绘画的隐喻》中画家的形象,在他眼里维米尔是位鬼魅又神秘的画家,从他的画中看到了神秘光辉与空寂的广袤空间。于是他把这位画家置换在了这充满光辉的神秘旷野。同时画家的身体延伸了桌子,上面放着酒瓶酒杯。这使得两张画产生了截然不同的情绪。梵高是个天才,他作品的风格独树一帜,但他也热爱日本的浮世绘,挪用了很多歌川广重的作品。不同的是材料和手法置换了精神。我的画有个特点是隐藏了一些趣味性,比如墙上的画中画,眼中的影子,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地方。这是一个视觉游戏,有些看似无关的细节却影藏着某种关联,观众在细看画时会突然看到,熟悉美术史或图像学的人会看的其中的叙述性与关联。会对图像传达的意义产出共鸣。这一刻不言而喻的乐趣是我与观众一起玩的视觉游戏。

15,980 views
Reward

If you like my works,feel free to reward

Received0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

    张凯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