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溪子

130件作品2857位圈内人关注2件藏品

洛杉矶

2015,本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一工作室

2017,艺术研究生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圣路易斯

现生活于洛杉矶

个人展览:

2017 Xizi Liu: Non-Places, Thomas Paul Gallery, 洛杉矶,美国

2017 Indoor Landscape, Bruno David Gallery,圣路易斯,美国

2016 Live in The Moment, University City Public Library Gallery,圣路易斯,美国

2016 Snapshot, Lewis Center,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圣路易斯,美国

2015 空间游戏 ,时代空间,北京

部分群展:

2019 青年艺术100,嘉德艺术中心,北京

2019 Beverly Hills Art Show,洛杉矶,美国

2019 威德艺术港宝安机场机场群展,深圳

2018 相遇亚洲-多元化的青年艺术视觉,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重庆

2018 小幅绘画群展, Bruno David Gallery,圣路易斯,美国

2017 MFA展,Midland Kemper美术馆,圣路易斯,美国

2017 HIHEY新年艺术展,朝阳大悦城,北京

2016 MFA Candidacy Exhibition Part #2, Des Lee Gallery,圣路易斯,美国

2016 Calling for Freedom, The Boyle Family Gallery,圣路易斯,美国

2016 Hi21 新锐艺术市集,SOHO复兴广场,上海

2015 Parabola 2015, Des Lee 画廊,圣路易斯,美国

2015 本科生毕业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2015 尚品生活艺术节,厦门,福建

2014 大学生艺术博览会,广州,广东

2014 再会伊维尔,虚苑艺术广场,北京

刘溪子——现实的“玩味”话语

伴有浓厚资本化的消费场所,以及制造业工厂是刘溪子创作的主题与核心。在这一基础上,刘溪子通过巧妙的构图与鲜活的颜色应用,诉说着其对于资本主义语境下商品经济与消费主义的“玩味”话语。

早期的视觉艺术作为高于普通民众生活的精英式文化,其存在着崇高性、理想性、功用性等多方特点。当马塞尔·杜尚第一次将以《泉》命名的小便池在美术馆中进行公开展示,其在真正意义上彻底冲击了艺术的精英化,并打破了一切因袭观念,打开了公众对于艺术的全新思维方式,孕育了各种当代艺术流派的产生。至此,西方艺术也进入了一个新纪元,并朝着自由化、常态化、感官化的方向发展。波普艺术作为达达的余辉,继承了达达主义的精神,以都市文化作为创作的主要素材,并为西方当代艺术拓宽了道路。刘溪子的作品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下,对达达主义后的艺术形式进行了辨证的剖析,以波普的艺术风格及色彩应用去构建其图式化的艺术。

在刘溪子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直观的发现其构图的巧妙以及场景化叙事的精心安排。刘溪子巧妙地利用空间感,将画面中的前景-中景-远景极具层次化的表现出来,这不由让我们想起16世纪尼德兰画派彼得·勃鲁盖尔(c.1525-c.1569)对于社会生活的全景化描绘。此外,在画面的处理上,刘溪子以丙烯为创作材质,利用大量硬朗的直线线条,以极为写实的方式将画面中每个对象的轮廓都进行了精心的勾画,以此来突出作品的立体感与写实性。有意思的是,在注重线条、细节刻画的同时,刘溪子以平涂的方式模糊了作品中人与物的细节刻画,使作品的整体性又上升了一个高度。颜色的大胆应用是刘溪子作品的另一风格化符号。波普化的用色使得作品整体洋溢着一种轻松愉悦的氛围,而在同一画面中,颜色间的差异性与碰撞感不仅加强了空间感的呈现,更缓解了作品主题本身所具有的严肃性。

在创作题材上,刘溪子致力于表现资本化社会的千万面。无论是作品《Computer Factory》还是《Boeing Factory》都源自对制造业的描述,而《Market Place》更是直观的抓住了消费经济的社会常态。刘溪子以这两大主题场景的描绘为出发点,分别叙述了商品化社会的两端——制造与消费,而人在此过程中充当着支配者与被支配者的双重形象。一方面,工业化的发展推动着制造业的进步,而制造业的崛起直接加速了商品经济社会的构成,人在此过程中直接完成了资本主义垄断与操控。另一方面,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人们沉溺于由“彩色商品包装”所构成的表象世界,面对消费主义与商品化社会人们举步维艰,进退两难。这些无疑都是艺术家对于消费主义及商品社会的思考,然而这种思考并不是站在批判或是支持的某一边,而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进行一种客观性的描述与分析。

晓楠

20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