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在开始的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光-彭博作品

    一切在开始的时候是最美好的时光

    2014年7月22日,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在北京朝阳区望京花家地西里的房间里注册了ARTAND的用户,正式加入了ARTAND。在那个时期我自己在一个创作迷茫阶段,从之前的植物系列过渡到《后会无期[Read more]

  • 一角金币 · 记-姜伟作品

    一角金币 · 记

    爸妈生三个女儿,叔叔婶婶生两个女儿,一致的性别没有轻重之分,我奶奶特别疼爱孙女,可以说奶奶当年就是带这么多孙女累死的。我两岁时奶奶因病去世。而我的爸爸妈妈叔叔婶婶也都属于惯孩子的父母,反倒[Read more]

  • 碗碗炒饭通“艺术”-颜文渊作品

    碗碗炒饭通“艺术”

    其实艺术家这个词离我还是蛮遥远的,在这个平台潜水了有一年多吧,看到了很多优秀的艺术作品,同时让我看到了某种可能性,大概谁都有个艺术梦吧。 我叫颜文渊,一个热爱艺术的普通人,首先我要感谢平台[Read more]

  • 书沽画感怀(致artand五周年文)-田浩作品

    书沽画感怀(致artand五周年文)

    田浩 高风弥望,是日郁蒸,未见旭霁,但犹芒芠。湘江滵汩而杂蓬尨茸,星沙泥涂而黎众骚屑。转阁迂廊,绵顿稍备勒挣;游步持体,懈忒微妨复振。抚桭下肥瘦,沉沉似奄首;睨壁上丹青,圉圉如困獬。自肄业[Read more]

  • 我打开了一扇门,那里有绿洲和森林,还有五彩斑斓的梦。-王唐糖作品

    我打开了一扇门,那里有绿洲和森林,还有五彩斑斓的梦。

    读了那么多艺术家精彩的故事,我的犹豫使我迟迟动不了笔,一是不知道怎么写,二是不知道写什么,再者就是万一写得冗长没人看我会有点伤心的。 我叫王唐糖,本来就是个有点木讷的人,没什么故事,没有倾[Read more]

  •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张勖作品

    一篇旧文-张勖自述

    ▲《Unknown Dream》木板坦培拉混合技法 40cmX40cm 2018年3月画如其人,确实如此。画作呈现出的面貌来源于内心的指引,一个人的性情、气质、学识、态度……都会在画中留下痕迹和线索。[Read more]

  • 带发卡的女孩-房圣易作品

    带发卡的女孩

    画了91幅《带发卡的女孩》,又从中选出36幅做成限量版画。我一直在做一个艺术计划叫《一角金币·送给小女孩的发夹》,就是把在欠发达地区兑换的一角硬币镀上黄金,然后在发达地区销售出去,再用销售所得...[Read more]

  • 朱心宇个展『三叠纪』于5月1日开幕-Artand作品

    朱心宇个展『三叠纪』于5月1日开幕

    三叠纪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ates: 2019.05.01 — 07.19地点| Venue:至家Hommey Lab地址 | Add: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园区706北一街B27A...[Read more]

  • 内在的我-张姗姗作品

    内在的我

    我从小被认为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这可能和幼年时独处的时间较长有些关系。记忆中,我常常一个人玩,我会用自己拿橡皮泥捏的美人鱼和王子玩过家家,我会以连环画的形式描绘一个人一天的生活,美术课总是[Read more]

  • 不忘初心,方归远-张泗洋作品

    不忘初心,方归远

    深圳智慧中心人才基地关山月巨幅大作不忘初心,方归远芳草地“胸中甓积千般事,到得相逢一语无。”ARTAND是一块芳草地,艺术人无界自由的家园,本想写篇与平台的话,但觉得一些私话还是不出幽门床榻为佳...[Read more]

  • 突如其来的光-诗荟Shihui作品

    突如其来的光

    『前记』 其实在一个多月前看到Artand的5周年征文活动就有冲动想写,但努力回忆,似乎只有一个个记忆的碎片,很难连续成文,于是作罢。今天是我自由职业的一周年,也是我在Artand上卖出第一件作品的一[Read more]

  • 我的艺术成长之路-刘潮作品

    我的艺术成长之路

    我从小受的是严格的素描训练,那个年头,那个偏远的山村里的孩子能够得到素描严格的指导和训练,实属罕见。这我又要念起我的启蒙老师卢柳琴老师和高慧珍老师了,感恩那个无私奉献教育可爱老师的知青时代...[Read more]

  • 自然·文脉-许正龙作品

    自然·文脉

    许正龙/文展览导视图古人云:“万物有灵”,雕塑也是灵性物体,生命气息蕴含其中;雕塑还是智性物象,文化述求潜藏其间。本次展览核心词是 “中式物语”,强调中式,凸显立场与视角,表层是区域符号,[Read more]

  • 一次相遇,延续了童年的单纯快乐-黄震作品

    一次相遇,延续了童年的单纯快乐

    我第一次画出很明确的形态是在大概三岁左右的时候吧,当时家里人在西安的老动物园对面做生意,每天都会带着我,我在卖服装的摊位上自然是待不住的,而见到动物就会看的很专注,喜欢的不得了。于是,我每[Read more]

  • 小心楼梯,不忘前行-李灿作品

    小心楼梯,不忘前行

    一上午久坐于画室,休息期间下意识打开了ARTAND便看到苏葵老师所写的《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这篇文章,随后在我内心深处迸发出了写文这一可怕而又渴望的想法。(为何可怕?小女子打小内心深处的想[Read more]

  • 网恋从18岁开始-孟诺亚作品

    网恋从18岁开始

    一、网上初识 "上网不网恋,纯属浪费电。"和Artand的网恋,开始于2015的夏天,那时候我18岁。虽然画的不好,但也挤进了去北京学画的大部队,考上央美成了唯一的愿望。封闭的画室,外出要一级一级的请[Read more]

  • 刘晓俊 | 记住密码忘记我-刘晓俊作品

    刘晓俊 | 记住密码忘记我

    刘晓俊 | 记住密码忘记我 原创: Yuyao Hou THEMPI 今天 刘晓俊 | 记住密码忘记我 「命运密码」,布面油画,2019 说到密码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于电脑自动设置密码、记忆密码,以至于[Read more]

  • 在这里,ONE PIECE是存在的-张文学作品

    在这里,ONE PIECE是存在的

    身为一名90后艺术工作者,如今已到了而立之年的门前,从白面小生到福面糙汉,驻足回首,我与Artand相伴相行已四年有余,这四年见证了Artand从艺术网站浪潮中脱颖而出,在艺术App领域里一直被模仿,[Read more]

  • 没用的东西-赖文杰作品

    没用的东西

    南区办师生书画展,我邀请老爷子前来观摩,他看完很激动,和我探讨起了艺术。电话那头的声音比往常激昂了很多,毫不客气地说:你这样的作品我很不满意!挂断电话后不忘在微信上强调一遍,让人大跌眼镜的[Read more]

  • 出口-戴一树作品

    出口

    《盲区儿童》 50x50cm 油画 2016年 每每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总是将编辑好的文字在最后完稿时删除,我是个极度敏感且矛盾的人,深知有强烈的表达欲望却又不愿曝露内心,我不知这是不是水瓶座的通病。[Read more]

  • 老孟小记-孟宪旸作品

    老孟小记

    上世纪90年代末,我考取了云南艺术学院,进入油画2工作室学习。 跐溜一下,大学4年就结束了,毕业之后选择了转行,去北京一家平面设计公司实习,并留下来一直工作了3年时间,我在那儿一直选择做平面后[Read more]

  • 爱我所爱-何洁作品

    爱我所爱

    Artand 5周年了,从注册到今天,我在Artand的账号也有5年了,恰巧是在2014年注册的,当时并不知道原来这一年是Artand的创办年... 一直在关注,但从未投稿,原因不是其他,而是我正处于...[Read more]

  • 讲讲我的故事!——创作路上的我-孙志光作品

    讲讲我的故事!——创作路上的我

    虽然我在ARTAND平台卖的作品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个平台很好,使我觉得它就是最好的,没有之一。因为它像有生命一样,融入人文关怀与艺术讨论还有交流。简历。2012入学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到2017年毕业,[Read more]

  • 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朱丹作品

    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

    故事还要从2016年11月30日说起,那一天,我离开了公司,第一家,十一年。很遗憾的没撒鸡毛狗血,还得承认,在被建筑学光环笼罩的5+11 年岁月里,遇见了太多可爱的人,可爱的机会,可爱的起伏,可爱的[Read more]

  • 大时代和我的一段小历史-李百鸣作品

    大时代和我的一段小历史

    一、大问题 有一天,我五岁的女儿非常严肃地问了我一个问题:"爸爸,你是每天等我和姐姐睡着后,就拿着你画的画去咱们买好吃的那个市场去卖吗?"我一口饭差点没吐出来。市场是个交易的地方,要卖东西...[Read more]

  • 十字路口的美丽邂逅-陆彦雪作品

    十字路口的美丽邂逅

    十字路口的美丽邂逅 文/陆彦雪 "我竟然也有‘艺术家’朋友了......" 对面的朋友逗趣的笑着对我说。我们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他是我刚从央财毕业时共事过的小伙伴,趁着来广州出差的机会,我...[Read more]

  •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徐未济作品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一个真实的故事,关于我,关于艺术,关于Artand。一个没什么天赋,但是又出奇倔强的人的故事。 徐李睿,字未济,1991年生于四川望县的一个小山村,儿时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画家。高中时代开始学习绘画至今...[Read more]

  • 狗屁潜规则-蓝易章作品

    狗屁潜规则

    有某家成都的艺术公司曾和我接触,要求收购我以前全部作品,代价是签三年合同,三年作品归他们,回报是三年内捧红我.....朋友戏称:"终于被包养啦". 时常想起那家艺术公司的老总说过的:加盟后...[Read more]

  • 早已不怕孤独-刘海轮作品

    早已不怕孤独

    曾经的我孤独无助,无处安放。我毕业于一所普通综合类大学——北华大学。 大一下学期结束前选专业,由美术学细分为四个专业,本想选雕塑,因为选课人数太少,雕塑专业夭折,最终选了油画。下面的文字有...[Read more]

  • 直到长出青苔-吴奇睿作品

    直到长出青苔

    直到长出青苔,这是杉本博司的一本书名,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信念。滚石是不能长出青苔的,只会圆滑,磐石坚韧不移,保留了棱角,又有新生的青苔与之附着,意在一个点深入下去,坚持做一件事,才能有所积淀...[Read more]

  • 每个徘徊都有暗自的方向-代英伦作品

    每个徘徊都有暗自的方向

    记得是2015年,只身去北京工作的狗弟告诉我了一个很专业很高级的网站:可以把作品放到上面展示,还能标出价格。而且整体设计非常有X格,不像廉价的东西。但当时面对着毕业创作焦头烂额的我实在没什么像...[Read more]

  • 五年不痒-郭警作品

    五年不痒

    这次我不太想聊具体的作品,实际上我也很不擅长这个。我更想聊一点我的一段路。 虽然我的家庭和成长环境跟艺术几乎没有半点关系,但很幸运的,我自小萌发出来的涂鸦兴趣和一点点所谓的天赋被父母看到并...[Read more]

  • 清明节 | 我挖开了父亲的坟墓……-司原逐冀作品

    清明节 | 我挖开了父亲的坟墓……

    我父亲过世有三十年了,临近清明,我回了一趟老家,目的就是为我的父亲换一座新坟,同时我有一点私心,我想完成自己另外一个愿望——与我父亲的尸骨拍一张合影父亲过世的时候我只三岁,是因为肝癌去世的...[Read more]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陈梦嘉作品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其实小的时候,我是喜欢音乐的,喜欢指尖在钢琴上的跳跃,也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钢琴,但最终没坚持下去。而画画对于我来说,像是一种随心的释放,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了,但是据母亲回忆,小时候随便...[Read more]

  • 这里有我-张国勇作品

    这里有我

    不知不觉,加入Artand已三年多了,五周年之际最想说的是感谢有你,感恩有你们。 初识Artand是朋友雨霏的推荐,然后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加入Artand,其间还加入别的很多平台(现在想想,当时只是想宣...[Read more]

  • 白沙烟盒上的那只鹤-吴晨曦作品

    白沙烟盒上的那只鹤

    对于画画的初印象是我们一家三口围着桌子看电视,我随手拿笔在废纸上画下一只鹤,白沙烟盒上的那只鹤。这是我第一次自主意识的画画。一只鹤对于一个四年级没有接触过美术的小学生并不简单,所以这让我妈...[Read more]

  • 迷茫过,才更加坚定-陆离作品

    迷茫过,才更加坚定

    我出生在国画世家,从两岁多能握住笔开始,就和绘画结缘,一直到现在。儿时家里没什么玩具,能玩的只有毛笔。三岁开始我就在北京的很多儿童绘画比赛中拿奖,但回看儿时比赛作品的照片,我不愿意相信那是...[Read more]

  • 故土追风-许正龙作品

    故土追风

    许正龙/文许正龙 《江南——流淌的记忆》,综合材料,40cm×15cm×30cm,2009年戊戍冬日,在杨泽银君的努力下,得到合肥师范学院各级人士的支持,在安徽底蕴深厚的花甲学府成立了“中式物语·徽系[Read more]

  • 吭哧吭哧一路走-LINSHU琳姝作品

    吭哧吭哧一路走

    比起Artand站内的大多数艺术家,我是很惭愧的,持之以恒的创作状态与我相去甚远,虽然平时也会记录一些突发奇想,但也总是被"懒惰"和工作压得执不起笔。写下这篇文章,也是希望自己在创作的境遇里能够[Read more]

  • 怀揣梦想的小鱼-马修作品

    怀揣梦想的小鱼

    感谢有你一路相伴 今天是加入Artand第1082天,获得了481万多次的访问量。 期间成功售出了约40幅画作,结识了一批优秀艺术家和优质艺术收藏家,成绩不能算好,对于我却是踏出了另一片广阔天地。Ar...[Read more]

  • 生日同乐-谢坚作品

    生日同乐

    我的水彩开始于2014年,也是因为这几年的水彩热吧。开始的时候喜欢那种能够出去写生的快活。在大自然里画画总有一种惬意和舒畅。我喜欢画城市,当时画了很多,不少人喜欢,我连送带卖的也流通了不少,渐...[Read more]

  • Artand·5周年-姜伟作品

    Artand·5周年

    彭博 Artand最早吸引我的是彭博,蒙蔽简介与头像,只看画,他是高智商的科幻少年,对宇宙充满好奇,兀自拨开瑰丽的云团窥探璀璨星空,他又是超凡的少年先知,手眼通天以上帝视角布置那些渺小黢黑的人形...[Read more]

  • 我的执念-许木辉作品

    我的执念

    记得澳门回归那年,学校举办绘画比赛,我向同学要了幅作品,签上自己的大名,提交后同学获得一等奖,我也拿了三等奖,白得一相册。高兴之后惴惴不安的心情驱使我加入了学校的美术兴趣小组。临毕业,经美[Read more]

  • 也许摄影是我一生的瘾-梵丁作品

    也许摄影是我一生的瘾

    其实我也是美术生出身,但是艺考成绩并不理想,复读了一年上了一所普通二本大学,上了大学之后几乎就没怎么动过画笔。学校大二的时候开设了摄影课,自然而然就接触到了摄影。最初的时候对摄影还嗤之以鼻...[Read more]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天”-邓相伟作品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天”

    我的第一个个展是Artand方隈空间举办的,也是画廊做的首个艺术家个展项目,由衷的感谢平台和画廊。终于在26岁完成了画画这么多年的第一个目标。展览开幕是Artand的四周年生日5.20的前一天,日子很...[Read more]

  • 公开的私人记述-马英戈作品

    公开的私人记述

    《熙梦长空》布面油画 70×100cm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出生在陕西北部的小县城,当时的黄土高原上没有火车也没有高速公路,交通不便相对闭塞,主要信息源依靠报纸和无线电视,一片前现代的农耕景象。那...[Read more]

  • 给自己一个理由-龙冰作品

    给自己一个理由

    看到Artand五周年征文的时候,我正在画我的新画,朋友发来链接说你可以写写。也是凑巧,前俩天晚上和工作室朋友看着我挂满墙的画聊着天,从几年前的到现在的一些变化,也讨论着关于创作方向和出路以及生...[Read more]

  • 工作&画画-董光运作品

    工作&画画

    五年前我还是一名在中国西北地区读大二的环艺学生,对未来的人生职业有无限美好的幻想和不确定性。五年后我在上海成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希望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事情还得从小...[Read more]

  • 如梦不真实-肖少芳作品

    如梦不真实

    从读书起寄宿在学校,爸爸生病了印象里没有他的样子,妈妈很忙。童年的记忆里都是哥哥的身影,内向的喜欢一个人安静呆着。 一个人可以在房间里呆一整天,记得小时候会攒着钱去小卖部买一本一元的小西游[Read more]

  • 静静地等待花开-严泽明作品

    静静地等待花开

    我的艺术萌芽于故乡,80年代的家乡尽管贫瘠闭塞,却总是充满诗情画意,如田园诗般美好,自由自在野蛮成长,骑在牛背上,扛着锄头握着火把,以自身独特的视角感知着这个向我真诚坦露的世界。 对我影响最...[Read more]

  • 一路前行-陆新作品

    一路前行

    初三那年,我很迷茫,一方面是我的文化成绩一直上不去,老师怎么讲解,我是竖高了耳朵也听不懂,另一方面是面临着中考,我想学好,我想上一个好一点的高中,可惜,这种现状让我很绝望。 一次偶然的机会...[Read more]

  • 生命如花  需要一缕阳光-魏利波作品

    生命如花 需要一缕阳光

    前两次的文章都是写在我自己的生日,这次献给artand五岁生日。我很少写文章一是自己只读了五年小学,自觉文字功底浅薄,二是一写文章就会从自己不幸又痛苦的经历开始那是我不愿回忆起的遥远记忆。轮椅上...[Read more]

  • 支持和坚守的力量-葛春晓作品

    支持和坚守的力量

    从小学习绘画,到现在断断续续也算有些年头了,从开始兴致勃勃,到处处受挫,一路走过来.开始学习是因为个人爱好,学点简笔画,随后进入初中以后家里认为学画画终归不是一个好的出路,所以就停止了画画...[Read more]

  • 我的流水账-刘迪作品

    我的流水账

    我的流水账—刘迪 我一直不认为我算是职业艺术家,算业余艺术家吧,但现在的生活状态我很满意。日常谋生的工作不算忙,又有寒假暑假,所以还是有时间画画的,这很令人满意。只是家里有了小朋友之后,思...[Read more]

  • 骑着二八自行车的少年-杨燕作品

    骑着二八自行车的少年

    是什么驱使你走向职业艺术家之路? 当看到这个问题时,我想抽支烟,蹲马路牙子边儿,迎着春风 —— 把烟抽完。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艺术家,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艺术家,但目前走在艺术这条道上。...[Read more]

  •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苏葵作品

    创作就这么无理由的发生着

    如果要说和Artand的缘分,我想应该是从2014年开始的。那年某天,无意中看到了Artand的软件,带着一丝好奇与期待,打开界面。那个时候注册的人还不太多,进入我的视线的只有几位艺术家,但是,每位的...[Read more]

  • 自在的游弋,温暖的休戚-李海云作品

    自在的游弋,温暖的休戚

    我天性散漫,爱人如同我的师长一样,督促我注册平台并上传作品,为满他所愿,我完成了这个任务。画画于我并不是谋生的手段,因为深知自己技术拙劣,不善经营,根本不是干这行的料。无奈师长关爱,良心受...[Read more]

  • 我很不幸但又很幸运-陈建周作品

    我很不幸但又很幸运

    三岁那年,我发了高烧,被送进医院治疗,但是高烧一直不退,一段时间后,医生告诉我的爸爸妈妈说,很不幸我的耳朵失去了声音。我当时不懂,只见爸爸妈妈难过,然后爸爸妈妈带我去好多地方治病,但还是没...[Read more]

  • 我的背景色-邱丹丹作品

    我的背景色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在躺下睡不着时脑子里经常反复出现一个纯抽象画面,几个很大的椭圆形物体,和几块小而轻薄的片状物体,它们都是半透明的柔软的,漂浮在没有边际的黑暗空间中,两种体积悬殊的物体不...[Read more]

  • 没有预设主题  反倒更为明朗-薛飛作品

    没有预设主题 反倒更为明朗

    第一次接触Artand应该是在2014年,当时还在念大学,对于认证职业艺术家,或者未来是否会走职业艺术家的道路并没有太大的概念,只是纯粹的把它当做一个画的存储空间,偶尔发发作品,在上面的活动和互动很...[Read more]

  • 坚定而自由地活着-张玲作品

    坚定而自由地活着

    也许每个人小时候都说过这样的话:我长大了要当一名科学家/医生/作家/演员……仿佛从我记事起,我的理想就是当画家,这个选项从没改变过。 也是从记事起,我就喜欢画画,每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时间是...[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