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善

姜伟2018-5-23
Share:


扇善


 2018折扇已作。原本计划5月初启始月中结束,中途Artand帮我推出定制服务,一下子肖像订单堆积,只得白天画人晚上画扇,折扇延至5月22日全部完工。 



 佛 

连续四年折扇画佛,除弥勒系列已固定表现手法,其余的每每求变,《佛呢》2018第一次于扇面探讨光影,石像的粗砺斑驳与线条结合,不经意间营造出湿意朦胧的具有真实感的假像,一左一右画了两张,左像铺在地板上晾干时,我女儿打闹恰巧摔倒在上面把它扯破了,眼睁睁看心血被践踏,当时心痛地想哭,凶了她们一顿,晚饭就给她们吃粥和豆腐乳,本来威吓,一周没肉没菜以示惩罚,晚上冷静下来,想想还是女儿比扇子重要,第二天恢复正常饮食。


扇善

扇善

 《佛呢》2018 ⬆️ 

——————

扇善

扇善

《弥勒 · 戊戌》⬆️ 

——————

扇善

扇善

《不凡身》⬆️ 

卧佛完成,可算今夏重器,我自己先被震撼到了。小小折扇无法收拢他强大的气场。 "行住坐卧,纯一直心不动道场,真成净土,名一行三昧。 "

————————


 悟空

猴王圣者威仪,沧桑尽显,或许是因为我这个作者不再年轻了,轰轰烈烈起起落落后,心中的慨叹落入方寸折扇中,西界东土云和月天上人间仙与魔,幡然成浮屠,成那须发荏苒眉宇钩沉的悟空。 

悟空呃,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悟空现身寰宇之内盖无英雄。 

可他因何而沧桑。 

曾与天齐斩妖除魔换得一袭袈裟,归来后,戒了锋芒收起血性,目光里皆悟皆空。 

扇善

扇善

《悟空》⬆️ 

————————


 

去年画马,扇友赵明朗问能否画十二生肖,当时没答应,因不爱写命题作文,喜欢随心所欲自由发挥。但这个命题自此挂在心上,十二生肖唯一一个神兽是龙,可以一试。

 平常吃些小零食消磨,画龙头时我正含着两颗红枣,边嚼边考虑用什么颜色,选了朱红,下笔后屏气凝神万分紧张,忽然把一个枣核咽下去了,虽惊却停不下来,调整姿势继续画,画完后红色的龙头,狂妄又诙谐。创作就是这样,最后一笔结束你才能知道效果。 那个不慎滑入腹腔的枣核引起我几天的担忧,它两端尖利,会不会划破内脏,会不会腹内生根发芽。 

扇善

扇善

《赤面》⬆️ 

—————————


 

街边图文店养了一只猫,白身,少部分黑黄花纹,在它很小的时候非常可爱,我去复印时,摸摸它,被它的小爪挠到手背,起了一点点皮,这事一直忐忑,没出血,不知道会不会染上狂猫病毒。 现在它长大了,不再奶声奶气,沉着睿智优雅,我对它心怀畏惧,上次去店里印图,它跳上一个圆凳,背对我坐着,就是折扇上面那副样子。 

扇善

扇善

 《猫》⬆️

————————


 

画虎本意不在生肖。猫画完心想不如再画一下虎吧。折扇重重波折,不知道写实还可以进行到怎样的程度,于是玩了一把,写实耗时,明年不会这样画了,浅尝辄止。线条更适合折扇起伏。 

扇善

扇善

《盯》⬆️ 

————————


 月儿

折扇上不曾画过美人,月儿的背影尚属首次。月儿是我梦见的姑娘,姿态柔美,极为迷人,照片拍出来稍稍变形,实物丰腴典雅。 

扇善

扇善

《月儿 · 再》⬆️ 

——————

扇善

扇善

《月儿 · 三》⬆️ 

————————


海子

湛蓝清澈的海子为我所爱。每年画两把,不赘述。

扇善

扇善

《海子 · 2018》⬆️ 

——————

扇善

扇善

《山水》⬆️ 

————————


 采莲记2018

 小区池塘里有三个品种的荷花,一种白色大朵,一种粉色小朵,还有一种开花奇多并且花期最长,初夏一直开到秋天,花苞时略灰的紫红色,与平常荷花并无两样,初开时花瓣大而圆,雍容端庄,盛放时外围大花瓣下倾,露出内部繁茂的小花瓣,似粉芍药,花枯时所有花瓣丝丝缕缕如波斯菊。花与叶密密岑岑蔚为壮观。 

扇善

扇善

《妆》⬆️ 

——————

扇善

扇善

《采莲记 · 2018》⬆️ 

——————

扇善

扇善

《采莲记 · 芃芃》⬆️ 

————————


  天鹅 

湖中恬静游弋的天鹅,一对亲密爱侣,即使没有张开翅膀,仍富神秘超脱之态。

 鸣谢本站的房圣易老师,假如没有他的鼓励折扇不会坚持,两年前就停止了,折扇不仅因折痕而难画,还有画后的手工工艺,装扇粘扇都是细致活,需要耐心专心,若失误一张扇面就作废了。并且加上之前的挑扇骨之后的选扇盒,比单纯的纸上作品多了很多工夫,而且有的材料自己使用过才知道是否耐用。

扇善

扇善

 《天鹅》⬆️ 

————————


 至此,今夏共15把不会太多也不少,可造风可遮阳可障面不可泛滥,目标今后每年15把10寸折扇入夏。 

再交待一下经验,我年年都会为自己做一把用于扇风,扇骨结实的话仅扇面破损,第二年绘一幅新的粘上去继续用,也遇到过鸡翅木的扇骨,松脆易断,那个夏天扇坏两把,至此再也不使用鸡翅木。我的折扇全部手绘件件孤品绝不复制,建议收藏不主张真拿它们当风扇,扇坏就太可惜了。纸木结构当工具易破损,当艺术品妥善保存,上百年都可以。

 历届藏家朋友们假如发现扇面脱胶,不必丢弃更请不要愤怒投诉,折扇为传统器物,环境干燥潮湿可脱胶也可平常修复,墨画扇庄庄主提供的专业方法:将脱胶部位涂抹固体胶(文具店得力晨光固体胶都可用),压牢,收拢,用绳子或皮筋绑扎固定,两晚松绑。较严重的损伤问题请私信我。

扇善

————————


10,365 views
Share:

姜伟's stories

  • 城管他打人没

    遇到歹徒不要喊救命,要喊"着火啦",或者"城管打人啦"。女子防身技能里有这条。 自媒体人更熟谙群众心理,发《城管打人啦》会热门,发《城管见义勇为》,无人响应。 当初Majun被人抄袭,画画的一[Read more]

  • 画疫

    近来很多有关疫情的艺术作品,以及作品义拍捐助武汉的链接,对这个现象的批评嘲讽之声也随之而来。 研究病毒的科研人员忙于寻找对症疗法,前线医护超负荷救护患众,建设者们日以继夜建造火神山雷神山医[Read more]

  • 如何和裱画老板耐心合作

    在上海时先后找过几个装裱店,都不满意,后来朋友介绍一位离我家只有2公里的丁老板。 丁老板不爱说话,有一回他把肖像的皮肤弄脏,我讲了他,后来又弄脏好几次。弄脏的是他,修复的是我,之后我每一单[Read more]

  • 许先生的肖像折扇

    许大叔的女友许女士为许大叔定制肖像,要求画在折扇上 去年折扇画虎我已感到折扇不适合写实。今年画八戒沙僧,铅笔稿反反复复修改调形。 折扇一波三折画八戒都费不少工夫,竟然让我在上面画人物肖像,[Read more]

  • 折扇 · 西游记

    在上海生活很多年,在树林中的居所内生活很多年,喜欢那种闹市中独僻的安宁,低头是笔端沙沙声,抬头,是窗外树叶沙沙声,还有清脆的鸟叫。 孩子们的户口在家乡,大女儿今年升初一了,为了孩子读书考学[Read more]

  • 治大国若烹小鲜

    佳人,时刻在意仪容,醉心于护肤化妆发型衣饰包包,所到之处都迫使自己成焦点,惊艳众人。 匠人,沉迷手中的技艺,器具傍身 身心不离专业,为了一份衷爱甘愿沥尽最后一滴血。 思想者,万丈豪情惊天动[Read more]

  • 记《人群 · 绰绰洞中寻》

    那个叫柏拉图的古人写《理想国》,记录苏格拉底喋喋不休絮絮叨叨滔滔不绝的讨论,辩论。 尼采写《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查拉图斯特拉为名的思想者吟游诗,华美,流畅。不久施特劳斯为它谱写交响诗《[Read more]

  • 不要点开

    梦录 如果点开了,不要往下看,这只是一个梦的记录。 小小的村庄青砖黑瓦几户人家挨着,屋前屋后都种植很漂亮的花草,草木茂盛,盛开大朵大朵的月季,粉色,大红,深红。其中一户人家屋后,一株血红月[Read more]

  • 一角金币 · 记

    爸妈生三个女儿,叔叔婶婶生两个女儿,一致的性别没有轻重之分,我奶奶特别疼爱孙女,可以说奶奶当年就是带这么多孙女累死的。我两岁时奶奶因病去世。而我的爸爸妈妈叔叔婶婶也都属于惯孩子的父母,反倒[Read more]

  • 最闷的杀手故事——篇外

    我常做奇怪的梦,很多梦都有清晰的情节,很多梦现实世界不可能发生。所以我认为有轮回,有异次元,有平行宇宙的存在。我在别的空间里一定有各不相同又略为相似的人生。比如艺术,我的很多梦都有美景,地[Read more]

  • 最闷的杀手故事

    很多顺理成章的死亡,其实是完美的谋杀。凶手混在人群中继续过他们的人生。 铃儿的感冒 楼下来一个40多岁女人,粗粗的嗓门大喊"老吴!老吴!⋯⋯老吴!老吴!开一下门!⋯⋯"无人回应,她隔一阵喊一[Read more]

  • Artand·5周年

    彭博 Artand最早吸引我的是彭博,蒙蔽简介与头像,只看画,他是高智商的科幻少年,对宇宙充满好奇,兀自拨开瑰丽的云团窥探璀璨星空,他又是超凡的少年先知,手眼通天以上帝视角布置那些渺小黢黑的人形[Read more]

  • 裳裳者华

    忘我无我。抛开娴熟的工序,让线条谦逊,让笔墨听随眼前的人物状态试探行走。 不表现我。表现被画者。 不固定创作手法。努力为每一个她他寻找恰如其分的艺术语言。 做一面镜子。让人物跃然纸上。 水[Read more]

  • 感冒新禧

    刚放寒假大女儿猪猪就感冒,几天后传染给我,2019年1月28号(农历戊戌腊月二十三),早上起来头疼喉咙疼,没法画画。我惜时如金,休息一天太浪费,不如出去看展,顺便去福州路买纸和笔。 孟诺亚推荐的[Read more]

  • 《戳》步骤

    戳 这篇过程记录以图片罗列,减少废话。 12月25日起稿。 ⬇️铅笔 宣纸轻而薄易损易破,下笔也须轻而松,如练习水上飘,否则经不起一道道步骤。铅笔稿本就淡,又因夜间拍摄,所以毫无观赏性。大星球[Read more]

  • 正己则人

    12岁盛夏我被送进公园隔壁的画院,爸爸说以后每个寒暑假都要跟奇老师学画画。 奇老师年近50,不高,不帅,旧背心泛黄,灰黑宽大的短裤上粘着颜料,趿一双旧塑料拖鞋,走路发出脱塌脱塌的声音,偶尔也见[Read more]

  • 请问艺术家你的亲戚多不多

    ⬆️我憨憨的二姐 ⬇️小倪 二姐给我发来小倪的名片,我通过添加。小倪曾是我爸爸的驾驶员,跟随10年左右。我爸严重的丢三落四,小倪每次出门要操心爸的香烟打火机记事本图纸文件袋以及其它工作物品,[Read more]

  • 胸中丘壑,笔下行云

    从大量照片中选出两张,构成合影。妈妈和宝宝五官清秀,容貌非常适合国画表现。宝宝的眼睛像两枚精巧的琥珀。 ⬆️草稿 没开玩笑,这就是草稿,先试右边的横构图,脑补画面,不太好,又画左边竖构图,[Read more]

  • 文明

    ⬆️《bei》 ⬆️ 8月25日,画家陈龍在我的《bei》下留言,说"大家知道你是假画,小心有人举报你了",我随即做简单回复,但是这几天心情和睡眠略受影响,举报,如果是真的,不光涉及我,还给Artan[Read more]

  • 肖像定制

    只需800元,你发照片我来画 肖像在人们的常识中是否更适合油画表现,不论写生或者画照片,油画都可以做到几近逼真,国画则相对较难,写意人物神韵鲜活但细节不够,工笔人物丝丝入扣却略嫌呆板。姜伟不[Read more]

  • 足足两天暴雨,接着是洪水,在镇上当差的爹两天没有回家,姆妈叫国绅去看看。河连着沟,沟通着渠,水漫过道路漫进田地,一片汪洋。国绅延两旁的树一路摸到镇上,公署里人说两天没见他来上班喽!国绅回家[Read more]

  • 摆盛

    地理位置:和巷,也叫和尚里———蔡家门———摆盛家。 摆盛家旧宅家业盛大,背东朝西几十间排开,整个蔡家门望尘莫及,新中国时期连同土地财产强制分给贫困户,只留最南端两间,就在我小姑家屋后。 [Read more]

  • 编号

    上面一根线下面一根线,眼珠随意一点,有双眼皮便在上面加一根细线,有眼袋便在下面加一根细线,中国古代人是这样画眼睛的。 工笔画发展到今天,一些艺术家画眼睛犹如制作医学示意图,外部构造一笔一笔[Read more]

  • 浅阳

    延着围篱我走入小院,老奶奶坐在厨房里发呆,身后灶台冒出缕缕热气,看到我她微笑着迎出来,院子里老爷爷正在用铁锹搅拌水泥沙浆,他也停下活,撩起肩上的毛巾擦汗,他身后砌了一圈红砖,刚刚浮出地基10[Read more]

  • 簸娘

    这条长长的堤坝,波浪从两边经年冲击与侵蚀,越来越窄,我们搬到泥猫沟之后,它只有一米左右的宽度。 1984冬天某个傍晚,我的大姐姐姜草萍沒有按照正常的放学时间到家,天已全黑,妈妈焦急万分,全家陷[Read more]

  • 三庐

    和三顾茅庐毫无关系,和第一炉香第二炉香更不相干。 一庐是一间柴房。二庐为一室一厅。三庐,三室小院。 我出生在一所乡间的三室小院。奶奶住一间,爸爸妈妈带我们姐妹住一间,叔叔婶婶家住一间。 爷[Read more]

  • 与扇为伍

    2015画十五把折扇,送一部份给亲朋友人。2016画十五把,全部售出。 2017为肖像忙碌,想停一年折扇,前一阵房圣易老师在Artand群里忽然提到我的折扇,并且标价都记着,这下偷懒不得,2017,至[Read more]

  • 关于肖像预定

    根据照片来定大小和构图,有的适合A4特写,¥900,半身的A3¥1800,A2¥3600,90x45cm ¥5000。如有更精美宏大的要求,再议,两人合影x2,三人x3⋯⋯含装裱。 请多整理些照片原图[Read more]

  • 告示

    藏家们,装裱后的画有没有出现拱起的现象?如有,请留言或私信。[Read more]

  • 雨林 1-10

    雨林 1-10 老友莫莫有次问我,会画当下流行的小清新热带绿植水彩么,我说太简单啦!淘宝上嗖搜,真多真便宜,可我不想那样画,走套路有什么意思?歪路野路邪路才诱人。 《雨林 1-10》便陆续诞生,[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