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扇 · 西游记

姜伟2019-10-25
Share:


在上海生活很多年,在树林中的居所内生活很多年,喜欢那种闹市中独僻的安宁,低头是笔端沙沙声,抬头,是窗外树叶沙沙声,还有清脆的鸟叫。 

孩子们的户口在家乡,大女儿今年升初一了,为了孩子读书考学回来,也为了能够多陪伴父母,回到亲人身边。

 新住处与大女儿初中相距300米,小女儿小学500米,左上角医院,右上角高铁站,左下角市政府,都在一公里之内,东面临河,西边高中,位置极佳却是老小区,并且小,车位比绿化多,零落稀疏几棵树并不能满足我的绿色欲望,然而住过来才发现,鸟儿鸣叫声也是终日不绝。 

楼下偶尔的奇奇怪怪的叫卖声吆喝声慢慢听懂了一些,"豇豆丝瓜筋…","卖白合…卖老菱…","青菜两块半一斤…","老糕…馒头…","回收废铜废铁废铝…","收旧家电,旧手机,长头发…","卖方饼…",这位卖方饼的我至今看不懂他卖啥,骑一辆自行车后座上装有一个脏污的方木箱子,"方饼"只是谐音,没有方饼。还有个男人驾着电动三轮每天风风火火地在小区里流窜一遍,嘴里喊"sei…sei…sei…",后来我看见他车里装的是煤气罐,但是以他的车速,分明是不给居民叫停他的机会。

 小区右边一墙之隔的高中,高中孩子辛苦,安安静静不闻人声,但间有音乐铃声、做操的乐曲。 我的创作环境比以往热闹许多,但这些都构不成干扰。

 ㊙️毛笔画在宣纸上会有沙沙的声音,很细很轻,极致的静秘专注与孤独,将微弱的沙沙声放大,折扇宣纸因为浆过,沙沙声更为清晰。画到紧要处,外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有笔触。 

 构成干扰的是家务琐事,以前有小刘,如今,还没有找新的帮手,一是害怕重新与一个陌生人朝夕相处建立情义,另一方面,想自己接送孩子给她们买菜做饭,想让她们更多地享受我亲手完成的从菜谱里学到的晚餐。时间一天天过去,没有工作却像是比上班的人还忙,换一个城市生活,竟比在大都市更加紧张,阅读的时间少了,小说几个月停滞,讲好了每年十余把折扇,今年从夏磨蹭到深秋,只画出三把,我在透支时间,我此刻做的,本应是数月前的工作。 

一切都还在调整与适应阶段。 

前年画过白马,去年画过悟空,今年画了师父八戒沙师弟。 

前年的白马不是白龙马,还得为师父单独画一匹,今年画,还是明年?铁皮老六老师调侃让我画一台电扇到折扇上,去年挨到今年,也还没画。

 赶着Artand双十一活动投稿,少就少,先这么着吧。 

小时候看小人书,以及后来的动画、动漫,有些羡慕,作者把古典文学人物画得很潮很动感,可到自己下笔,却希望他们安静,好像唐僧师徒走进一家照相馆,摆个表情,而我如同照相师如同一名肖像记录者,对他们说,放松,笑一个,…咔嚓。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师父》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2018《悟空》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八戒》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沙师弟》


周末女儿陪在我身旁看86版西游记。

那时的特效声效都还很落后,但剧情精彩,尤其演员出色,悟空,八戒,师父,…,无法超越。⬇️

折扇 · 西游记

折扇 · 西游记


4,996 view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