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瑞(JerryLee)-粉
15

丙烯(布面丙烯),丙烯雨露麻布,100×100cm,2020Not for sale

Reportage Creation : “就外在的概念而言,每一根独立的线或绘画的形就是一种元素。就内在的概念而言,元素不是形本身,而是活跃在其中的内在张力。” —《点线面》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线条,空间,是我对李家瑞作品的第一印象。那一笔笔繁密的线条自由的散落在画布中,将画中的二维画面变换为更加立体的三维视觉。好似超越了绘画本身,但又确实发生在眼前。当你与他进行沟通了解后,会发现来自于艺术家身上的纯粹艺术。 知其友:是什么原因开始绘画的呢? 李家瑞:从儿时开始通过剪纸,构建出昆虫和小动物到人物的方式启发了我对手工艺术的兴趣,有时候也会自言自语的编一些故事配着这些图案。这个可能是意识里喜欢硬边事物的开始。在中学的时候全年级的板报几乎都是由我绘制,后来在初三的时候开始系统学习绘画。大学也从一开始的动画系转到油画系,我认为绘画这件事更符合自己的内心需求,从而更加坚定做一个职业画家的想法。2010年毕业后我来到宋庄开始了职业画家的生涯。 知其友:有哪些艺术家是对你影响比较深远的? 李家瑞: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即兴》系列的作品对我影响较深,《即兴》是把大脑中无意识浮现出的印象立即留在画面上。但是每一幅作品都有特定的主题,更像音乐家的即兴演奏,使作品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比起近现代的艺术,我更喜欢老一些的东西。比如新石器或更早的时代洞穴壁画、纳斯卡线条、彩绘陶器和纺织品的上图案,包括非洲的木雕。简单原始的东西更有力量。 知其友:为什么会以线条作为你绘画的题材? 李家瑞:线条是最简单的绘画元素之一,也可能是多数孩童在画纸或墙上留下的第一条痕迹,它本 身包含着多重审美因素。曲直长短,可以简单也可以繁密。能够表达强烈的情感和抽象的形式美感,在画面里也是更自由的表达。 还有一个很偶然的契机,有一次在绘制一些比较工整的壁画后剩余了大量的美纹纸,觉得弃之可惜,就以美纹纸为主要工具画了两张作品,完成之后的偶然画面效果,已线为支撑,在表达内心感觉感受的时后更直观,理性和感性在画面之中同时并存,这个也是一直想要在画面上呈现的东西,由此开始了一系列的尝试。 知其友:可以分享些关于目前进行的创作吗? 李家瑞:最近创作的“双子”系列作品还是以传统架上绘画的形式,是情绪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游离不定思绪混乱的状态下完成的,既在时间和空间里来回反转游离,又在元素和记忆碎片里迂回,没有现实的参照物。 我把画面上的现实想象成两元的,即同实存,又各自分离,又会有相互的关联,是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符号化表达,也可以是对分子,光波,磁场的虚拟表达,又在画面上真实存在。这感觉有点像是人格的分裂,只表达感觉上的一种关系。 绘制方式借鉴了丝网版画的工作方式,但又和版画的严谨流程不一样,画面中的线条和色块并不是预先设定的,有很多偶然性,也有必然性,所有的图像是直接一层一层的画出来的。有点像电脑绘画的图层,在绘画材料中,用了新的一些金箔材料和传统绘画材料相结合,用色上受中国传统彩绘的启发,加大色彩矛盾,通过线性穿插与隔离,使画面颜色和谐。强调画面的空间关系的同时不想失掉平面的视觉感受。 知其友:在你的绘画中想表达什么呢? 李家瑞:其实没有特别具体的表达欲望,多数人会把绘画作品束之高阁,往往会忽略绘画本身最原始和重要的东西,纯视觉化的表达。我希望作品回到绘画的源问题,即画面的点线面以及空间视觉逻辑的展开,和颜色本身所具备的意义,回到一种纯粹的视网膜体验。 今年有朋友问会创作一些和疫情有关的作品吗?疫情本身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动荡冲击,会使我们重新看待自己存在的价值。毕竟艺术创作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相比之下医学和媒体会起到更大的作用。精神的固化和文明的流逝比疫情更可怕。不表达深刻的东西,那当代绘画太难了,其实没有比完全的自由绘画更难的东西了,这需要更坚韧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