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钰涵-我们的悲伤感与麻木感
15

我们的悲伤感与麻木感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纸本水墨,矿物质颜料,岩彩,136×136cm,2020Not for sale

Reportage Creation : 个别事物是半实在半不实在的;那些转瞬即逝、变化万端的个别事物只有一种影像一类的实在性,因为它会消逝,所以就仿佛不曾有过似的。“人”这个共相比任何一个个体的人都更实在。——《非理性的人》(威廉·巴雷特) 当时读过这一段文之后不禁有诸多感慨,也有许多的疑惑:因为自己是学习水墨人物画专业的,这种过于本质的理论是否有利于我的继续创作?从另一方面来说,我正怀疑着存在主义的合理性时,在对“人”的造型塑造上也有了新的思考。于是在画面上的那些人偶尔会出现清晰的脸庞(sadness),有时候又仅仅只是“人”这个共相(numbness)而已……他们随着一些特殊情景的切换,在我眼中(笔下)出现着、转换着不同的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