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瑞(JerryLee)-双子-4
15

双子-4综合材料,丙烯 油彩 金箔 雨露麻布,80×80cm,2020Not for sale

Reportage Creation : 一切从一条线开始。线确定方向,划分空间,连接远处的点;当孩子们在一张纸上、墙上或任何可用的表面上开始探索,留下富有“魔力”的印记时,线就成为第一个痕迹;因此,许多艺术创作都始于线条,它们是用来记忆或想象的,线条是任何人类书面语言的核心。 当以一个相互连接的螺旋形连接在一起时,线条是每一个生物最基本的部分,附有优雅而神秘的基因;因为线条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以至于大多数时候它们都没有被人注意到。 艺术家李家瑞向线条致敬,把线条带到了台前,使之成为他艺术创作的主角。它们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生命”,它们在充分释放自己的力量与潜力,促使观众注意到它们,并提醒人们,它们在我们的世界中的重要性。 雅克布(意大利) Everything begins with a line. A line identifies a direction, divides a space, joins distant points; as children start to explore the magic of leaving marks on a piece of paper (or on a wall, or on any available surface), lines are the first traces; so as many (if not all) artistic creations begin with lines, drawn to remember, or to imagine. A line is the core of any human written language.When joined together in a linked spiral, lines are at the very basic of every living creature, in all the elegance and mystery of the DNA; lines are everywhere to be found, so ubiquitous in our daily lives that most of the time they go unnoticed.Li Jiarui pays homage to lines bringing them to the foreground, making them the main characters of his artistic creations. His lines have life of their own, unleashing their power and potential to the fullest, forcing the viewers to notice them, and reminding them of their fundamental importance in our word. by Jacopo Della Ragione “就外在的概念而言,每一根独立的线或绘画的形就是一种元素。就内在的概念而言,元素不是形本身,而是活跃在其中的内在张力。” —《点线面》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线条,空间,是我对李家瑞作品的第一印象。那一笔笔繁密的线条自由的散落在画布中,将画中的二维画面变换为更加立体的三维视觉。好似超越了绘画本身,但又确实发生在眼前。当你与他进行沟通了解后,会发现来自于艺术家身上的纯粹艺术。 知其友:是什么原因开始绘画的呢? 李家瑞:从儿时开始通过剪纸,构建出昆虫和小动物到人物的方式启发了我对手工艺术的兴趣,有时候也会自言自语的编一些故事配着这些图案。这个可能是意识里喜欢硬边事物的开始。在中学的时候全年级的板报几乎都是由我绘制,后来在初三的时候开始系统学习绘画。大学也从一开始的动画系转到油画系,我认为绘画这件事更符合自己的内心需求,从而更加坚定做一个职业画家的想法。2010年毕业后我来到宋庄开始了职业画家的生涯。 知其友:有哪些艺术家是对你影响比较深远的? 李家瑞: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即兴》系列的作品对我影响较深,《即兴》是把大脑中无意识浮现出的印象立即留在画面上。但是每一幅作品都有特定的主题,更像音乐家的即兴演奏,使作品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比起近现代的艺术,我更喜欢老一些的东西。比如新石器或更早的时代洞穴壁画、纳斯卡线条、彩绘陶器和纺织品的上图案,包括非洲的木雕。简单原始的东西更有力量。 知其友:为什么会以线条作为你绘画的题材? 李家瑞:线条是最简单的绘画元素之一,也可能是多数孩童在画纸或墙上留下的第一条痕迹,它本 身包含着多重审美因素。曲直长短,可以简单也可以繁密。能够表达强烈的情感和抽象的形式美感,在画面里也是更自由的表达。 还有一个很偶然的契机,有一次在绘制一些比较工整的壁画后剩余了大量的美纹纸,觉得弃之可惜,就以美纹纸为主要工具画了两张作品,完成之后的偶然画面效果,已线为支撑,在表达内心感觉感受的时后更直观,理性和感性在画面之中同时并存,这个也是一直想要在画面上呈现的东西,由此开始了一系列的尝试。 知其友:可以分享些关于目前进行的创作吗? 李家瑞:最近创作的“双子”系列作品还是以传统架上绘画的形式,是情绪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游离不定思绪混乱的状态下完成的,既在时间和空间里来回反转游离,又在元素和记忆碎片里迂回,没有现实的参照物。 我把画面上的现实想象成两元的,即同实存,又各自分离,又会有相互的关联,是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符号化表达,也可以是对分子,光波,磁场的虚拟表达,又在画面上真实存在。这感觉有点像是人格的分裂,只表达感觉上的一种关系。 绘制方式借鉴了丝网版画的工作方式,但又和版画的严谨流程不一样,画面中的线条和色块并不是预先设定的,有很多偶然性,也有必然性,所有的图像是直接一层一层的画出来的。有点像电脑绘画的图层,在绘画材料中,用了新的一些金箔材料和传统绘画材料相结合,用色上受中国传统彩绘的启发,加大色彩矛盾,通过线性穿插与隔离,使画面颜色和谐。强调画面的空间关系的同时不想失掉平面的视觉感受。 知其友:在你的绘画中想表达什么呢? 李家瑞:其实没有特别具体的表达欲望,多数人会把绘画作品束之高阁,往往会忽略绘画本身最原始和重要的东西,纯视觉化的表达。我希望作品回到绘画的源问题,即画面的点线面以及空间视觉逻辑的展开,和颜色本身所具备的意义,回到一种纯粹的视网膜体验。 今年有朋友问会创作一些和疫情有关的作品吗?疫情本身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动荡冲击,会使我们重新看待自己存在的价值。毕竟艺术创作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相比之下医学和媒体会起到更大的作用。精神的固化和文明的流逝比疫情更可怕。不表达深刻的东西,那当代绘画太难了,其实没有比完全的自由绘画更难的东西了,这需要更坚韧的意志。

李家瑞(JerryLee)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