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越-○·所见-玄黄
19

○·所见-玄黄丙烯(布面丙烯),雨露麻画布上丙烯颜料,松木内框,130×130cm,2021Sold

Reportage Creation : 说明:1,包邮内地;2,色差等问题,以实物为准。 《○》系列作品自述 当规律、秩序和法则成为所有的文明乃至于我们未曾了解的,或者说我们所揣测的一切存在的核心价值导向时,历史的自主选择,生命的周而复始,宇宙的运行轨迹还是万事万物的永恒性都更加的趋向于一种 “○” 的方式或者说轨迹。这个符号若以文字来叙述的话,“本元”可能比较贴切一点。 永恒的时间法则被打破以后,宏大的命题性思考便由分散和碎片化的当下认识论所支撑。这样一来便产生一个问题,万物的历史发展和生命个体的自主演进行程中是否存在者,不为今人所知的或者说,知而不可或不敢或难以描述的视觉形式呢?若以一定的形式去承载和表述微小而又宏大的命题时,在我看来,圆形的本质内化倾向,具有历史和至今思论的集合点。然而要以视觉为植入点且给出或映射一个疑问点时。可想而知是非常困难和不可思议的。同心力的作用便显得具有可塑和可识性,圆的本质性正好反应了,或者说可以承载这些问题。 “圆”的视觉性与精神性,具有某种不可过多言语的神秘感,这种神秘性的缘由,几乎所有文明之始均有所论及,且时下各学科之论证都趋向“圆”的性质。我想做的,就是去消解这种敬畏心,或者说从视觉上去将它归于平淡。 我从古典文论为出发,今之科学理论为佐证,试以探求当下社会的时代体征及文化诉求。此时“圆”性的,无一例外的成为我的第一入手点。作品形式以三维的方式对平面绘画做出一个提设的同时,来质疑视觉真实性和可靠性这一问题,然而我想解构的是“圆”的这种精神上的神秘性存在,我试图以一种视觉上的平淡化或者说平庸化来达到这个目的,同时也更多地回归到了物理性的层面。通过颜色的强烈并置,柔和的过度,凹凸明暗等所产生的视觉上的迷幻,以此来消解精神上的恐惧。而以题设的方式参与到这一解构的过程之中,从而去还原一个纯粹的实用主义者的价值导向,描述一个“本元”的精神自由化的“圆”的本质世界。 在一个“圆”的现实世界里,任何的消失,都不会产生半点涟漪时。我想,若真能够安静的消失在这里,也不失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