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天-谈-Die Zeit

谈-Die ZeitIntallation,软陶,4.5×23×23cm,2021版数:1Sold

Reportage Creation : Die Grenzen meiner Sprache bedeuten die Grenzen meiner Welt (Wittgenstein 1922).我语言的极限意味着我世界的极限(维特根斯坦1922) “谈”开始于12岁时的一次喃喃自语。当看着自己的手,呢喃自语了一番之后,画了第一幅小油画,即两双相对的手,描述了两个自说自话的我,并以“谈”命名。至于为什么以手作为表达的意象,我只想选择一个最真实的,且无法掩盖的表情,表达一段对话。曾经自问,试图描绘一段 “巴别式谈话”的意义所在(巴别,希伯来语意为“变乱,混乱,愚昧”。生活中,我们的交谈时常是“巴别”式的,对于同一事物,各有不同的语境,所以交谈中的壁垒是绝对的,我们皆是言而不能谈。)我想在这个交谈的过程中,试图发现 “真实的……”是坚持“谈”的主要原因。感恩,有机会可以在德国继续深造,“谈”计划还在不断的延伸,我现在在德国做的“真诚文字计划”、“巨婴交谈计划”、“出麦田记”皆是来自于“谈”。

手语装置7,506 views

Comments